|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十六章 訓(上)

第十六章 訓(上)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26

東廠的人留下了身上的所有銀子,灰溜溜地走了。不過看他們臨走前告訴張延秀,這件事情沒完,絕對沒完!隆興樓的老闆清理了一下東廠的人留下的錢,一共有兩千多兩,東廠的人還真是富得流油啊。

隆興樓的老闆把錢送到了張延秀面前,張延秀搖了搖頭,大聲說道:「在場的錦衣衛,有一個算一個,把你們樓里最好的酒菜都送上來,今天大家一起喝個痛快,至於剩下的,算是這些年對你酒樓破壞的先期賠償,後面不足的部分,等東廠的人再送錢來再補給你。」一聽張延秀這麼說,在場的錦衣衛都笑了起來,不過小單、老陳和張承德卻很為張延秀擔心。再怎麼說,張延秀都是他們的少爺,如果張延秀有什麼意外,張佐那裡,他們要如何交代。

隆興樓內已經很久沒出現如此熱鬧的場面了,本來無精打採的小二和掌柜們,臉上也有了笑容,但在他們笑容的背後,更多的是擔憂。在他們心裡,也許錦衣衛今天是勝利了,但明天呢?後天呢?東廠受到的屈辱越大,那麼今後的報復,也就更大,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啊!

一場酒宴從中午吃到了晚上,隆興樓內的所有存貨都被人吃光了,很多人喝得爛醉如泥,直接在隆興樓里過夜了。酒宴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張延秀就有點醉了,那個時候,張延秀豪情大發地對大家說道:「我不管你們是恨我還是怨我,是覺得我太狂妄了還是太目中無人了,我都不在乎。我現在最在乎的是,我們錦衣衛的面子,怎麼才能賺回來。三年間,你們敗多勝少,你們可以為自己找很多借口,其中,最簡單最直接的借口就是,你們可以說你們不是錦衣衛的精銳,打輸是正常。但是京城的老百姓不這麼想,京城的普通官員們也不這麼想,輸就是輸,贏就是贏,現在在他們眼中,東廠的人就是比我們錦衣衛強!」話講到這裡,真是越講越氣,一怒之下,摔了手上的杯子。

在張延秀摔出的杯子落地之後,整座樓突然都靜了下來。大家的目光都向他集中而來,有不甘、悔恨、沮喪,也有憤怒、無奈,甚至是憎恨,當然,裡面的絕對部分憎恨是沖著張延秀來的,張延秀不過是一個錦衣衛千戶,張佐雖然是錦衣衛指揮使,可在大部分人眼中,也只是一個本來家道中落,卻幸運地得到皇上寵信的暴發戶而已,張延秀有什麼資格訓斥他們這些名門望族之後。

「昨天我在東宮晉見太子的時候,在太子面前打了保票,要好好地滅一滅東廠的威風。為此,太子殿下特地向我提到了隆興樓,雖然太子殿下也知道各位與東廠之間的爭鬥敗多勝少,但太子殿下獨具慧眼,他認為,各位都是可造之才,之前的一切不過是因為經驗不足而導致的暫時失利而已,只要大家肯努力,壓制東廠,重振錦衣衛聲威不過是時間而已。」

既然這些人一直以名門望族自居,那麼張延秀就只好拿一個身份比他們更尊貴的人來壓他們,對張延秀來說,太子殿下是最好的人選,而且張延秀這樣做也可以幫太子殿下拉攏人心,又提高了太子在錦衣衛內的威望。話說完,張延秀髮現這招效果還不錯,各種眼神逐漸融合變化為三種:狂樂、疑慮和冷漠。

「為了完成對太子的承諾,也為了重振我們錦衣衛的聲威,我主動辭掉了差事來幫助大家,我父親那裡也答應我,只要各位有那個能力,我父親將派給你們相應的差使。」世襲錦衣衛最大痛處就是沒有實權,他們雖然貴為錦衣衛官員,可身邊最多也只是兩名部曲而已,他們沒有權力調動錦衣衛的其他部屬,同樣,也沒有任何的晉陞機會和油水可刮。

隆興樓又開始熱鬧了起來了,每個人都因為張延秀的話而變得狂熱無比,當然,喝酒喝得也越凶了。隆興樓里的喝完了,還沒倒下的竟然還要去喝花酒,不愧是大少爺。張延秀趕緊拒絕道:「喝花酒你們自己去吧,我得趕緊回去,不然老爺子那裡不好交代。」家裡的老爺子不用白不用,只要張延秀把張佐抬出來別人就沒什麼意見了。「張少這麼快回去,不僅僅為會了張指揮使吧,那些庸脂俗粉怎麼能跟京城四大名妓之一的鄭香伶,張少不知羨剎了多少京城風liu才子啊。嘿嘿。」消息傳得真快,張延秀給大家一個只有男人們才懂的微笑,轉身就要走。

「等等。」剛催馬要走,張延秀髮現身邊少了一個人。「張承德!跟我回去。你父親還在家裡等你呢!」本想矇混過關的承德無奈地走到張延秀面前,指了指臉上的傷痕,說道:「少爺,我這個樣子怎麼回家啊?」張延秀讓小單把承德的馬牽過來,手上的鞭子先指了指承德,再指了指他的馬。「少說廢話,有我幫你,你還怕什麼,而且你臉上的這些傷是教訓東廠那群傢伙時留下的,張伯是不會怪你的,說不定還會為你驕傲。」

「可是少爺,我還是害怕,不然這樣吧,最遲明天晚上,我一定自己回家。」對於張承德的這麼多廢話,張延秀很了解,因為昨天張延秀的樣子,跟張承德現在的樣子差不多,看來張家的老頭子們還真是「教子有方」啊。

「哪那麼多廢話,叫你回家就回家,不然我跟張伯說你整天喝花酒不回家,還跟嫖客打架,最近還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正準備給張伯個驚喜呢?」

「少爺,你可千萬不能跟我爹這樣說,不然我爹非打斷我的腿不可。」張延秀再次指了指承德,再指了指他的馬。那眼神明顯告訴他,你再不快點我就這麼說。看到張延秀態度如此強硬,無力反抗的張承德耷拉個腦袋騎上馬。「少爺,你可一定要在我爹面前幫我說話啊。」「哪那麼多廢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