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十二章 情

第十二章 情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224

潘怡婷、林子盈兩丫頭很小的時候就在張延秀身邊了,她們都是被家人送進張府的,一開始張佐並不願意收留她們,一來她們都是罪臣之女,二來張佐也沒有那種嗜好。後來是溫佳蓉出面收留下她們的,溫佳蓉當時說的話好像是「孩子都會長大的,秀兒也正缺兩個貼身丫鬟。」就這樣,她們兩人已半童養媳,半丫鬟的身份留在了張府,當然了,她們的親人也因為張佐的保全不用人頭落地,特別是林子盈的父親,不僅貪墨的修河公款不了了之,聽說最近還官復原職了。

天蒙蒙亮,轉過身來看了看床邊,張延秀真懷念前天晚上那種香玉滿懷的感覺。現在這個時候那三丫頭還沒起床吧,張延秀想不出來等下要去哪裡,他可不想一整天都待在家裡。自己穿上了衣服,隨意地梳洗了一下。之後走出房門來到後院,打起了太極拳。功夫一天不練就會生疏,三天不練就會退步,更何況延秀昨天一整天沒練過了,昨天晚上幫王譖療傷又消耗了那麼多的功力,得儘快補回來。

練完一套太極拳,準備再練一套刀法。此時三個丫頭都起來了。鄭香伶和潘怡婷都來到了後院,一個撫琴,一個泡茶,張延秀很久沒有喝到潘怡婷親手泡的ju花茶了,真是有點懷念。在鄭香伶的琴聲中,張延秀舞起了隨身佩帶的綉春刀,人隨琴舞,刀隨人走,好不愜意。

一曲過後,張延秀將佩刀扔在地上,接過鄭香伶遞過來的香帕。「怡婷呢?剛才還在的啊?」鄭香伶接過張延秀遞迴去的香帕,將原先鄭怡婷泡好的ju花茶送了上來。不錯,ju花是早上帶著露水剛採摘來的,水是剛才山上送下來的,至於茶葉,更是西湖今年的極品雨前龍井。「怡婷妹妹去為公子準備熱水了。」「都姐姐妹妹地叫了,看來你們處得不錯啊。」張延秀微笑地把鄭香伶摟在了懷裡,她開始還有點掙扎,但當張延秀用力地抱住她,她也就不再拒絕了。「很辛苦吧。」鄭香伶把她埋到張延秀的懷裡,低聲地「嗯」了一聲。現在的鄭香伶好想在張延秀的懷裡好好休息一下。這個家,讓她感覺好累。

「公子、香伶姐姐,我給你們送早點來了。」不遠處,小迷糊向他們揮著手喊到。看小迷糊來了,鄭香伶掙扎著離開了張延秀的懷抱,張延秀無奈地看了看鄭香伶,可她卻一直低著頭整理身上有點繚亂的衣服。「哎喲!」蹦蹦跳跳一路跑過來的小迷糊一不小心,腳下一歪,差點摔倒在地上。還好張延秀眼急手快,一手抓住她手中的食盒,一手抱住她。香伶趕緊走過來接過張延秀手中的食盒。「你啊,還是這麼毛毛躁躁,真是個小迷糊。摔壞了沒有?」小迷糊吐著舌頭,搖了搖頭。「公子、香伶姐姐食盒裡的早點是我剛做的,你們快點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我這就去叫怡婷姐姐一起來吃。」說著,又蹦蹦跳跳地跑開了。「你小心點啊,摔倒了,哭鼻子了我可不管。」

小迷糊親手做的早點就是不一樣,跟密營里做的比起來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不過密營帶來的壞習慣張延秀一時還改不過來,左手一個,右手一個,一口一個,吃得那個狠啊,小迷糊是看得目瞪口呆;鄭香伶是直勸我吃得慢一些,又沒人跟我搶;怡婷更是一手拿著早點,一手端著茶杯,怕張延秀噎著,隨時準備站起來,給水喝,幫拍背,同時她也對張延秀勸道:「少爺,慢點吃,吃的時候要…。」結果,四人份的食物,光張延秀自己一個人就吃了一半,看著三個丫頭吃不飽的樣子,張延秀真是有點慚愧。趕緊對自己說,要快點把這個壞毛病得馬上改掉才行。

時間過得很快,吃完早點後,鄭香伶要去伺候溫佳蓉,小迷糊要去準備午飯的食材,張延秀身邊只剩下潘怡婷一個人。「公子,熱水已經準備好了。」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出了一身的汗,張延秀身上已經有點味道了。「那是我自己洗呢?還是你幫我洗?」張延秀在潘怡婷耳邊輕聲地問道。被張延秀這麼一問,潘怡婷突然紅著臉大聲說道:「婢子是公子的丫鬟,當然要伺候公子。公子請跟我來。」說完就在前面帶路,張延秀無奈地搖了搖頭,本來以為潘怡婷已經把以前的壞脾氣改掉了,沒想到這麼快又發作了。

熱氣騰騰的浴池內,漂滿了各種新鮮的花瓣,張延秀背靠在池邊,身後一身緊身素衣的潘怡婷正為張延秀梳洗著頭髮。張延秀現在很想轉過身去看潘怡婷現在的樣子!從張延秀脫guang衣服下水之後,潘怡婷就不許他轉過頭去,否則她就馬上離開,無奈的張延秀只好背對著她,偷看著水面那模糊的倒影。

「怡婷,你幫我出出主意,我今天到底要去哪裡才好,父親罷了我的差使,我又不想一整天都待在家裡,你說說,這北京城裡有什麼好玩好看的。」潘怡婷將手裡的頭髮放回水裡,盛起一盆水,輕輕地從張延秀頭上澆下。「公子真愛說笑,婢子知道這些事情,婢子和子盈已經好久沒出門了。」說著說著,她手上的動作慢慢停了下來,張延秀身後傳來了微微地嘆息聲。潘怡婷是想家了。在張延秀的記憶里,她和小迷糊至從進了家之後,就沒有再回家過。「怎麼了?想家了。」

「沒…沒有,公子。」潘怡婷一聽到張延秀問她這個問題,趕緊繼續手上的活,因此,一大盆水從張延秀頭上傾瀉而出。「好燙啊!」聽到張延秀的叫聲,潘怡婷趕緊將手上的木盆拋掉,拿了快毛巾過來為他擦拭。嘴裡一直念道:「公子,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趁這個機會,張延秀轉過身來,握住她的手說道:「我沒事,你放心,一有機會,我就會跟母親說,讓你們倆回家看看。」

「謝謝公子。」怡婷低著頭,眼睛有點紅紅的,當她再次抬起頭的時候,看見張延秀正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啊!」的一聲逃了出去,潘怡婷力氣還挺大的,逃走的時候,一用力就把張延秀推到了水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