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十一章 家(下)

第十一章 家(下) (1/2)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283

走進家裡的大廳,張佐就坐在大廳正坐,溫佳蓉坐在張佐的旁邊,張佐的另三位夫人分坐兩旁,鄭香伶、潘怡婷、林子盈站在溫佳蓉身後。張延秀進來之後,香伶抬起頭深情地看了看他,又低下了頭看了看溫佳蓉;怡婷從張延秀進大廳之後,眼光就沒有離開過他;小迷糊一雙大眼睛一直在轉,看他來了就想撲過來,還好被怡婷一把抓住,在耳邊說了幾句。小迷糊聽後,吐了吐舌頭,對他笑了笑。

「父親。」張延秀低下頭站在張佐面前。「你知錯了嗎?」張延秀點點頭說道;「兒子知錯了。」已經這樣了,張延秀只得乖乖認錯,越狡辯,罰得越重。「到院子里給我跪一個時辰。」沒有任何辯解,張延秀說了聲「是」就走出大廳,來到院子中央跪了下來。因為張佐尊重溫佳蓉的關係,另三位夫人都沒有生育子女,因此她們一直把張延秀當成自己的兒子看待。她們看到張延秀受罰,都想為其求情,可都被溫佳蓉制止了。溫佳蓉說道:「鐵不打不成鋼,玉不琢不成器,這孩子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現在不好好教訓一下他,難保他以後不摔個大跟頭。」聽溫佳蓉這麼說,她們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延秀受罰皆因香伶而起,香伶願同延秀一同受罰。」香伶突然站了出來,對張佐親說道。張佐聽完有點吃驚,也有點高興,他什麼也沒說,只是點了點頭。看香伶走了出來,跪在張延秀身邊,張延秀有點愧疚地說道:「傻瓜,我受罰並不是因為你,而是我在朝堂上做錯了事情,你何苦來跟我一起受罰呢?」香伶看著他,微笑地回答道:「香伶生是公子的人,死是公子的鬼,公子高興香伶陪公子一起高興,公子傷心香伶陪公子傷心,公子受罰香伶陪公子一起受罰。」「你啊!」張延秀牽起香伶的手,緊緊地握住。「公子,我們來陪你了。」怡婷帶著小迷糊也來到了張延秀的身邊。「公子,大家一起跪一定很好玩,而且公子也不會孤單了。」小迷糊說道。

看著三個丫頭一起陪著自己受罰,張延秀有點高興過頭了,一人親了她們一下。「秀兒!你在幹嗎!」雖然張延秀動作很快,但是還是被張佐看見了,他趕緊低下頭,乖乖跪著。香伶和怡婷被張延秀的突然動作搞得滿臉通紅,兩人都低著頭不說話;倒是小迷糊說了句,「公子,你剛才那麼做好好玩哦,子盈還要。」真是讓張延秀有點哭笑不得啊!

一個時辰說慢不慢,說快不快,但張佐和夫人們都一直坐在大廳里,陪著他們。終於,張伯說了句「時辰到了。」四個人一下子全坐在了地上,張延秀到是沒什麼?在密營的時候,因為偷懶,沒少被師傅罰跪過,可香伶她們就有點受不了了,一直起不來,看樣子,腳已經麻痹了。「都乖乖坐著,不要亂動。」張延秀親自為她們一個一個地按摩通血。過了一會兒,她們終於互相攙扶著站了起來。

「下次別再這麼莽撞了,做之前先考慮清楚,不要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有多大的靠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你要清楚,別人做錯事情最多自己一個受苦,你做錯事情,大家都要陪著你受苦。」張佐訓人的時候,從來不多說廢話,只講重要的,但前提是張延秀要一字不差的都聽進去,否則張佐就將會更重地責罰。「是的,父親。」張佐看了看張延秀,然後再看了看大廳上的其他人。「天晚了,你們都下去,我還有點事情要跟秀兒說。」張佐談正事的時候,向來不喜歡無關的人在場,就是溫佳蓉也不能例外。

人都走光了,大廳里只剩下他們兩父子。「今天你見過太子了?」張佐讓張延秀坐了下來。「是的,父親。」張佐點了點頭,又問道:「你決定了。」張延秀抬起頭,看著張佐回答道:「是的,我們是吃同一個母親的奶水長大的,我不幫他難道去幫外人。況且母親的話我從來沒有忘記過。」張佐避開了張延秀的眼神,說道:「既然你已經下定決心了,我也不再多說什麼了?不過有件事情你要記清楚,你是你,我是我,你所說所做的,並不代表那就是我意思。」張佐身為錦衣衛指揮使,那麼他所效忠就只能是一個人,那就是當今皇上。「還有件事,你明天不用再去紫禁城,我和你義父一致認為,你現在還不是那麼接近權力中心的時候,過幾天我會重新給你找個差使的。」

「什麼!」張佐的這個決定對張延秀有如晴天霹靂:「父親?你不能這麼做,我好不容易走那麼接近它,你現在卻要我遠離它,我辦不到!」張佐站了起來,指著張延秀命令道:「這是軍令,你必須服從!」說完,就轉身離開了。看著張佐遠去的背影,張延秀憤怒地將桌上的所有茶杯全部摔碎。溫佳蓉在遠處看到他我如此,想上前安慰他,但被張佐制止了。「他必須自己學會忍耐,誰也幫不了他。」溫佳蓉看了看張佐,又看了看遠處的張延秀,談了口氣,跟丈夫一起回後院了。

張延秀回自己房間的時候,已經很晚了,但他的房間還亮著燈,鄭香伶一直再等我。看鄭香伶那疲憊的樣子,今天實在是苦了她,張延秀盡量控制著自己,不讓自己的怒氣牽連到她。「延秀,你回來了。」鄭香伶馬上站了起來,幫張延秀寬衣。「延秀,你生氣了。」鄭香伶很細心地發覺到。鄭香伶試著微笑了一下,說道:「沒有啊。」

鄭香伶一邊為我洗腳,一邊對張延秀說道:「少爺,雖然奴家進家門還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