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十章 家(中)

第十章 家(中)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112

一頂轎子,三匹馬,沒用多長的時間,張延秀跟王譖就來到了家門口。「義父,您先進去吧,我等下再回家。」王譖看著張延秀搖了搖頭,笑著說道:「你啊,還是個孩子啊!」的確,張延秀現在就像個孩子一樣,犯了錯不敢回家,只知道逃避。不過堂堂錦衣衛千戶站在門外,不敢進家門,而且早上還剛剛出了個大風頭,如果讓別人知道,那還不笑掉大牙。而且,這裡連個坐的位置也沒有,天也有點涼了,張延秀無奈中,只得乖乖進家門接受家法好了。

可前腳剛跨過門墩,他的後腳就不聽使喚了,張延秀好不容易可以回家了,可他實在不想前一天剛到家,第二天就要受罰。張延秀撅了撅嘴巴,退了回來。「少爺,不如我們先到門房那裡坐坐吧。」小單說道。張延秀看了看大門內邊上的小房子,點了點頭說道:「也好。」進了門房,張延秀無奈地坐了下來,看著窗外!

「我這到底算什麼啊。明知道逃避沒有用,還是這麼做了,再這樣下去,父親不扒了我的皮才怪。」張延秀左思右想後,只能下定決定,站起來,準備走出門房,迎面就走來一人,兩人差點面對面撞上。

「張伯!」是張家的老管家,從小看著張延秀長大的,最疼他了。「張伯…裡面沒事吧?」張延秀有點膽怯地問了一下。張伯把茶點放到了桌上,對著張延秀搖了搖頭,感嘆道:「少爺啊!」又要說教了,雖然說張延秀很喜歡張伯,也知道張伯很疼他,是為他好,可今天對張延秀的說教實在是太多了。

張延秀趕忙搖著張伯的手,撒嬌地說道:「我知道張伯最疼我了,不然不會親自送茶點過來,你就告訴我嘛。」看到張延秀這個樣子,身邊的小單和老陳一直是想笑卻不敢笑出來,因為張延秀的表現在今天的反差實在是太大了。張伯看張延秀這「可憐」的樣子,早就狠不下心再說教了,改口說道:「小姐已經不再生氣了,香伶姑娘很懂事;可老爺那邊還在氣頭上,現在正跟王公公兩人在密談,怡婷和子盈兩丫頭正在小姐身邊為你求情,希望能說動小姐勸勸老爺。」

張伯是溫佳蓉娘家的人,從小叫溫佳蓉小姐叫習慣了,一直改不過來,出於對張伯的尊敬,張佐也沒讓張伯把稱呼改過來。張延秀家是錦衣衛世家從洪武皇帝開國至今,世代都是錦衣衛,張佐年輕的時候家道中落,又被派出京城,成為當時被變相流放的獻王的宿衛扈從,那時候,溫佳蓉跟張佐已有婚約,可溫佳蓉的娘家看張佐如此,想要悔婚,溫佳蓉得到消息後毅然帶著黃秀娟和張伯,千里尋夫。

路上,從小嬌生慣養的溫佳蓉病倒了,多虧黃秀娟和張伯的照顧才沒事,可等到了張佐那裡,黃秀娟也病倒了,雖然最後通過大夫的全力救治才轉危為安,但黃秀娟卻失去了生育能力!就這樣,一家人在獻王府一起度過了最困難的日子。後來,張佐成為了錦衣衛指揮使,溫佳蓉和黃秀娟被張佐風風光光、明媒正娶地娶進了家門。本來不姓張的張伯也被張佐賜其張姓,成了張府的總管,張伯的兩個兒子:大兒子張承恩比張延秀大七歲,現在是錦衣衛百戶,就職於錦衣衛內部的北鎮撫司;小兒子張承德,小張延秀一歲,現在是張承恩下屬的兩大總棋尉之一,張承恩下來,就屬他最大。兩兄弟現在可是北鎮撫司里大紅人,張佐的親信。

「張伯,真是對不起,這次要連累承恩大哥了,都是我太莽撞了。」從小到大,張承恩就像大哥一樣守著張延秀,護著張延秀,張延秀可不想連累到他。「沒事,奴才哪有不聽主子的道理,再說了你是錦衣衛千戶,他是錦衣衛百戶,你是他的上司,他當然得聽你的。」這些年來,雖然張佐一直把張伯當成一家人,可張伯總是以家奴自居,並且經常告誡他的兩個兒子,要記住自己的身份,別一當了官,就把自己的本給忘了。「說實在的,你和承恩我都不擔心,你們都長大了,懂事了,現在最讓我心煩的就是承德那臭小子。」張承德,在張延秀在記憶里,他永遠都是一個乖乖的,有點怕生的小弟弟,張延秀並不認為他會是一個總是闖禍的人!

「這小子,好的不學,學壞的。嫌他哥哥給他找的差使太悶了,整天跑到隆興樓去,跟那群錦衣衛『大少爺』混在一起,吃喝玩樂,打架鬥毆,是有樣學樣,這個小兔崽子。」聽張伯這樣說,張延秀很是懷疑,前年過年的時候張延秀還見過他,性格還是跟小時候一樣啊。「現在好了,少爺你回來了,我打算請老爺把承德調到你身邊,這樣一大家有個照應,二,少爺也可以幫我管管這臭小子。」張延秀現在是連自己都快管不來了,還能去管別人,可是張伯既然開口了,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了。管別人應該比管自己容易得多了。

該面對的始終是要面對,再這樣逃避下去,張佐會更生氣的,而且還會連累到身邊人,沒辦法,張延秀壯起膽子,抬頭挺胸,請張伯在前面帶路,找父親,受罰去。半路上碰到了要回去的王譖。「不錯,俗話說虎父無犬子,這才像個樣子,能說的我都說了,下面就靠你自己了。不過你要記清楚一件事情,不管你父親如何處罰你,你都要接受,因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好了,該說的都說了,我這個外人該走了。」前面應該有很嚴厲的處罰在等著張延秀,可已經到了這一步了,他只得硬著頭皮上了。「小單、老陳你們倆護送義父回家,記住,一定要送到家門口。」等下挨罰的時候,張延秀可不想讓屬下人看到,這有失上司的威嚴。兩人很識趣地說了聲:「是。」說完轉身跟著王譖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