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八章 人(下)

第八章 人(下)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87

來到書房的時候,已經有一個人在書房內等待著太子了,「延秀,這位是王彥斌,王先生,你不在的這些年,都是王先生一直幫助著孤。」一身儒士打扮,坐在椅子上,右手搖著扇子,左手拿著茶杯,眼神中透漏著些許不屑,看來有點瞧不起眼前這個世家子弟。「本官翰林院典簿正七品王彥斌,還請張千戶多多指教。」恃才傲物,空有一身本領卻得不到上司賞識,三十多了才混了個正七品,張延秀這個年僅二十的官宦子弟卻官居千戶,心中不甘啊!「先生何必如此,延秀乃是自家人,日後孤還要靠你們兩位多多輔助啊!」太子看氣氛不對,有點擔心起來了,現在他的勢力可經不起一場內鬥。

這個時候,宮女送上來了三杯新泡的茶,可張延秀實在是喝不下去了,剛才喝太多了。站起身來對太子笑了笑,走到了王彥斌身邊,看著他,在他身邊轉了一圈,他卻看也沒看張延秀,專心地喝著他的茶。太子看到兩人這個樣子,實在擔心,想說些什麼,張延秀卻對太子說道:「太子,放心吧,我有分寸的。」說完,正面直盯著王彥斌問道:「太子現在的勢力最大的不足是什麼?」他抬起頭看了張延秀一下,又專心地喝著茶,但他還是吐出了四個字「後宮無人。」後宮無人!是啊,自從皇后,太子的生母死後,後宮之內就沒有一個真正為太子說話的人,更致命的是鄭妃,這位皇上最寵愛的貴妃無時無刻不想扳道太子,讓自己的兒子皇子朱昭義坐上東宮之位。「可有什麼辦法補救?」這次他連看都沒看張延秀,只說了兩個字「閔妃。」鄭妃是皇上最寵愛的妃子,而閔妃是皇上最貼心的妃子。後宮傳聞,每次皇上一有心煩事,就會到閔妃那裡去,閔妃已成為了皇上的避風港。而且鄭妃對皇上說的話,皇上最多只聽進去一半,但閔妃說的話,皇上不僅全聽了進去,有時還會做一些額外的事情。

的確有點才能,不過張延秀還是不服:「請問太子,你是如何向閔妃示好的?」太子回答道:「孤一有空就會去拜訪閔妃,並每次都帶著價值不菲的禮物過去,可閔妃每次都給退了回來。」

「不知太子是否去調查過,閔妃的娘家還有些什麼人,誰跟閔妃最親?」「孤怎麼回沒想到這一層,延秀真是太謝謝你了。」張延秀的話讓本來有些沮喪的太子馬上有幹勁了起來,也讓身邊的這位放下了茶杯,正眼看著張延秀了。「太子乃千金之軀,尊貴無比,又怎麼會想到我們錦衣衛所慣用之計謀呢?」錦衣衛問口供最有效的辦法並不是北鎮撫司內那大小九十八種刑法,而是對犯人家屬的威脅,他們常說的話就是:「你還不招,如果你不招,你全家都得死,你招了,死你一個就行了。」

「不知道張公子這次回來打算如何協助太子殿下?」張延秀問完了,該王彥斌問了。張延秀學著他的樣子,坐到了椅子上,拿起了茶杯,不過卻沒喝茶,實在喝不下了。「聽說京城裡的錦衣衛這幾年一直被東廠的那群傢伙騎在頭上,這次回來我打算先重振錦衣衛的威風,順便帶出一套自己的班底。」雖然張延秀的父親是錦衣衛指揮使,掌管著錦衣衛,可父親的就是父親的,而真正屬於張延秀的,就連他身邊的兩名部曲都不算。「聽說張公子今天早上把五城兵馬司郭於弘的寶貝兒子郭依士給教訓了一頓,郭大人現在正心急如焚,正四處採購精美的禮品準備上府上登門謝罪呢?不知道張公子打算如何處理這件事情。」張延秀笑了笑,看來太子在京城內的情報網效率不差。「這件事雙方都有錯,郭大人再怎麼說也是朝中臣子,登門謝罪就不用了,至於禮物,當面退回去就好了。」

「張公子心是好的,可惜這樣做有點不妥,你當面把禮物退回去,很可能會讓人誤會你不打算跟他講和,這樣可不好。」張延秀先前將了王彥斌一軍,王彥斌現在開始反擊了。「那不知王大人有何兩全其美之法,既能讓郭大人不誤會我,又能讓他清楚我示好之意?」五城兵馬司這官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其對京城安全的重要性是十分巨大的,如果能將其拉進太子的陣營,倒是件好事。

「張公子只要收下禮物,然後找個時間送上一份更大的禮物,並向他說明太子對其的關愛之心即可。」這一局算平局,雖然王彥斌這個人有點討厭,但才能還不錯,張延秀為了太子,不跟你計較這麼多了。張延秀站了起來,對著王彥斌抱拳,微微鞠躬說道:「多謝先生,剛才不恭之處還請原諒。」王彥斌看張延秀主動示好,自己再不表示就顯得小氣了。「客氣,客氣,其實在下剛才有不敬之處,還望延秀多多包涵。」太子看兩人都有意交好,很是高興。他馬上命人再次擺上酒宴,並叫上了宮女獻舞,準備與他們痛飲一番,不過在這之前,張延秀得先去趟茅廁,剛才茶喝的實在是太多了。

在東宮內,一喝就喝了一下午,張延秀現在才發現,原來他的酒量這麼差,喝到一半就受不了了,還好酒品不錯,喝醉了就想睡覺,可一覺醒來,太陽就快要下山了,他急急忙忙走出東宮,如果前面那段時間皇上有召見他,那可就慘了。還好沒有,不過黃興德那裡傳來了話,說是他和太子好久沒見了,所以皇上一下午才沒有召見他,讓他和太子好好聚一聚,但下次可不能再這樣了。現在離換班還有點時間,張延秀敲了敲有點暈的頭,叫上老陳和回來的小單,到紫禁城內平時他需要出現的地方看了看,觀賞一下金碧輝煌的紫禁城風景,順便熟悉一下環境和打發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