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五章 黨

第五章 黨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83

既然還上不了台,張延秀也就只好當一位忠誠的戲迷,認真地聽戲。不過這戲裡戲外的人差得也太多了吧,看那位滿頭白髮,衣著樸素得不能再樸素,就快要打補丁的大臣,還真是看清官樣,可一聽他的官銜、姓名,這老小子是不是吃飽了撐著了,這麼喜歡虐待自己。家裡的後花園子里明明藏著二十萬兩白銀,竟然還在這朝堂之上裝乞丐;再看那位滿口「為民請命、以民為本」的傢伙,他手上的案子十件能有一件不判錯就已經是老天保佑了,不過父親說過,他的確是「以民為本」――「以富民為本」;還有那位,前面在紫禁城城門外看過他的樣子,滿臉正氣、道貌岸然,現在聽他報的官銜、姓名還真是吃驚不小啊,京城裡虐玩稚女的傢伙中,他排第二沒人敢排第一。

聽著這麼多,想了這麼多,張延秀都有點累了,奇怪,都快退朝了,東林黨的那群棟樑們怎麼連一句話都沒出聲,還真是奇了怪了。「臣左都御史陳柏青、臣禮部尚書王柏軒、臣…有本起奏!」看來今天張延秀的運氣還不是普通的好啊,朝堂之上,東林黨大小二十幾名官員一齊上摺子,何其壯觀啊!

聽戲的人很興奮,因為戲中最精彩的部分馬上要開始了,可戲中的角們可就辛苦了。禮部尚書那數萬字的慷慨激昂,一下子將浙江全省上至巡撫、布政使,下至知州、知縣參了個夠,仔細計算下來,浙江全省有半數以上官員要被撤職查辦。

驚濤駭浪啊!兩江乃國家賦稅重地,國庫每年四成的收入皆來自兩江,浙江雖是朝中浙黨之根本,但朝中大小黨派皆參與其中,東林黨這一彈劾的奏章將朝中異黨全都得罪了。高高在上的皇帝皺著眉頭不開口,手中緊抓著東林黨們遞上來的奏摺,下面的官員們吵成一鍋粥了,喊冤叫屈的,指責討伐的什麼樣子的都有,而身為當事人的東林黨們卻個個驕傲的抬起頭,盯著皇上,什麼話也不說。

對於東林黨的評價,張佐是這樣說的:「國之棟樑,大明朝之楷模,一群值得尊敬的人。不過――他們全是一群讓人討厭的傢伙,總喜歡將自己的思想強加到別人身上,做起事來全憑著一股衝勁,根本就沒有考慮過時間、地點和別人的感受。而且當他們的親人絕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因為他們心裡考慮的都是別人,根本就不顧自己親人的幸福。」看今天這個場面,東林黨是要逼著皇帝馬上表態了,還真是一群麻煩的傢伙。大家一百多名官員啊,如果只是兩三人還好說,可是一次那麼多,難道要讓全天下的百姓知道,他們的皇帝是一位昏庸無能之人,一下子就出了那麼多的貪官污吏。再說了,有一就有二,讓他們這樣搞下去,本身就很不幹凈的錦衣衛遲早也要出事情。

「老陳,你拿著我的腰牌馬上去北鎮撫司找我承恩哥,讓他把浙天字七號的密檔調出來,我有急用,現在就要。」老陳想也不想拿著張延秀的腰牌就急沖沖地跑去,希望他來得及,這個時候如果輕功最好的小單在身邊就好了,色自頭上一把刀啊,張延秀打算著回去得如何想辦法讓張佐給她增加部曲。

當今聖上子虛大帝並不是昏庸無能之輩,自二十歲親政以來,勵精圖治二十二年終將先帝留下的無數爛攤子治理得井井有條。但如果說他是一位仁君,那就錯了,張佐接掌錦衣衛十年里毫無作為,被人戲稱為「病貓」,可當這隻「病貓」動的時候,包括一位王爺,兩名內閣大臣,三個封疆大吏四十多人掉了腦袋,數千人被抄家、發配、進教紡司,從此世人都害怕張佐,可誰又知道,張佐所做的一切都是遵照聖上的密旨行事,而皇上之所以要這樣做的原因卻很簡單,所有反對他的,都要被剷除,只有如此,皇帝手中的皇權才是最至高無上的。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偏袒東林黨,其他黨派勢必群起而攻之,東林黨也必恃寵而驕,得寸進尺;偏袒其他黨派,東林黨這群木頭噶瘩就算不朕不處罰他們,他們大概也會集體告老還鄉,那朕還能拿誰來制約朝中各黨。「看來只能這樣辦了,所有吵鬧的再加上東林黨全都拖出去各打五十廷仗,其他事情日後再議。」下定決心的子虛帝緩緩地抬起右手,身邊的太監馬上打起精神,準備著朗誦旨意。

「臣錦衣衛千戶張延秀有旨上奏。」按照規矩,沒有皇帝的旨意,張延秀是不能上殿的,但他為了讓皇上聽到他的聲音,特意用內力大聲道。因此金鑾殿上所有官員一時都被他鎮住了,一下子沒了聲音,這種感覺讓張延秀覺得十分的享受。

「皇上有旨,宣錦衣衛千戶張延秀。」就在剛才,張延秀是絕對不會想到他這麼快就可以站在這權力的殿堂之上,還如此得接近一場風暴的中心。沒有太多的廢話,他趕緊將手中的密檔遞了上去。「一個嘴上沒毛的小子懂什麼,竟然在這個時候出來攪局,你看那上奏的摺子,什麼嘛?連一點規矩都不懂。」這群長輩們的意見和規矩還真大,可張延秀有什麼辦法,事先又不知道,現在只能直接將手中的密檔交上去了。

雖然很多大臣對張延秀不屑一顧,但還是有一部分大臣一直緊盯著他手上的摺子,因為他們知道,雖然張延秀年紀不大,但光聽那錦衣衛三個字就絕對不會簡單,而且他手上拿的東西其內容絕不像外表那麼簡單。「該不會那就是錦衣衛里所謂的密檔吧,如果真是這樣問題就大了,天知道那群無孔不入的錦衣衛在上面寫了什麼了?」輕視、無關、擔憂,一下子讓金鑾殿出現持續的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