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錦衣天下 >第四章 皇

第四章 皇 (1/1)

小說名稱《錦衣天下》 作者:泣風塵  更新時間:2017-01-29 21:39  字數:2035

十二歲那年,也就是張佐把張延秀送到西山密營之前,張佐曾經帶著著張延秀爬上紫禁城最高處,讓他俯視整個紫禁城,然後他問張延秀有什麼感覺,張延秀天真地回答道:「好雄偉,好壯觀啊!」剛說完,張佐就給了他一巴掌,那時候張延秀哭了,也很生氣,父親雖然對他很嚴格,但是從來沒有打過他,他大聲質問張佐為什麼打他?張佐撫摸著被張延秀紅腫的臉頰說道:「如果你是一個平常人家的孩子,你可以這樣想,但你現在已經是一名錦衣衛了,我們父子註定要走上一條不歸路,所以我們絕對不能跟普通人一樣!」張佐的話張延秀有點懂,也有點不懂,但他清楚的是,父親的這句話必須要記住一輩子,因為幾天之前,他剛剛被皇上御封為錦衣衛千戶,當今天下最年輕的千戶。「那紫禁城在父親心中代表了什麼?」張延秀問道。張佐看了看張延秀,將手伸向前方,然後將手掌合了起來,緊緊地握住。「權力!」這就是張佐的回答。

皇城外的守門禁軍很奇怪,司禮監的秉筆第二人黃興德黃公公竟然一大早就跑到宮門口等人,而且一等就是半個時辰,到底是什麼大人物啊?等下來人的時候可要看清楚,誰叫我們都是小人物,進出的都是惹不起的大爺,一不小心得罪什麼人,能回家抱孩子去就要謝天謝地了。

「到底是大少爺,連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都會遲到,如果不是師傅交代,雜家才不會在這裡浪費時間等你。」等了半個時辰,看著時辰快到了張延秀還沒有出現,這位張延秀義父座下第一弟子可有點發火了。說到張延秀的義父那可是京城內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他老人家跟張延秀的父親一樣,都是當今天子為獻王世子時的舊人,而且還是跟天子一同長大的貼身太監,可以說是看著天子長大的,因此很受當今聖上寵信,被任命為司禮監掌印太監,統管紫禁城內的所有太監。「惹不得的張佐,勤孝敬的王譖。」這可是全天下官員們要記牢的事情之一。

黃興德左等右等,終於等來了前方的人聲鼎沸,他急忙眺望遠處。「不愧是大人物,竟然敢在皇城門外縱馬狂奔,聽聲音好像跟幾個正趕路準備上朝的官員起了衝突。」不過職責所在,守門的禁軍們馬上做出了攔阻的動作。看前方有人阻攔,拉韁繩,下馬,拿出腰牌,朗聲道:「北鎮撫司錦衣衛千戶張延秀,奉令前來皇城當職。」在張延秀身後跟著的幾位官員的隨從一聽他說的,馬上止住腳步轉身走了回去,在他們的老爺耳邊輕聲低語著。

「抱歉讓黃大哥久等了,好久沒回京城了,昨天晚上太放縱自己了,所以來晚了點。」看樣子黃興德在這裡等了自己很久,不給人家解釋清楚怎麼可能,不過張延秀給的解釋…真是連他自己臉紅啊。對於張延秀的解釋,了解張延秀背景的黃興德勉強有的接受了,而且現在也不是糾纏這些的時候,時辰快到了,可這位大少爺竟然連朝服都沒帶。「我的大少爺,你趕快跟我來吧!」說著就急忙拉著張延秀往裡走,「還好師傅想得周到,早就在裡面為你準備好了一件備用的朝服,我知道你好不容易可以回京城,可你也不能…」說著說著就開始數落張延秀了,雖然聽著聽著有點煩,不過再怎麼說黃興德也張延秀義父的大徒弟,論輩分也是張延秀的前輩,因此張延秀趕快轉移話題。「義父身體還好吧?」一聽張延秀問起義父的狀況,黃興德看著他滿意地點點頭說:「師傅他老人家一切都好,聽到你終於出師他老人家可為你高興了好幾天,就是老毛病一直好不了,不管太醫開多少葯,就是不見好。」王譖的老毛病張延秀是知道的,練功出了岔子,陰氣鬱結在經脈中,一到颳風下雨就會咳嗽個不停。「請黃大哥稍後轉告義父,延秀辦完差事之後就去為他老人家疏通經脈。」張延秀所修鍊的《九幽訣》和王譖所修鍊的內功都是至陰之功,屬性相同,再加上他又修鍊有《風雷勁》,因此張延秀的至陰至霸之氣正是為王譖療傷的最好藥引。「我會轉告師傅的,知道你有這個心師傅一定會很高興的。」聊著聊著,直到到達目的地之前,之後兩人聊的都是紫禁城內的話題,說教的事算是躲過去了,不過在張延秀家裡還有一場說教不知道能不能躲過去,說不定還得吃家法。

穿好朝服,早朝也開始了,官員們三五成群地走出朝房,走向金鑾殿,走向權力的中心。看著眾官員緩緩地走進金鑾殿,張延秀很興奮,但是他知道,這一切對他來說還很早,現在的他只能站在權力門口,在金鑾殿的門外隨時等候著皇帝的諭旨,將某位官員拉出金鑾殿。雖然只是如此,可張延秀卻覺得非常的滿足,將權力從別人的手中奪走本身就是錦衣衛的快樂之一。

張延秀徘徊在金鑾殿外,認真地聽著每一個大臣的奏報和爭論,因為這些都是他必須要學習的,可聽著聽著,張延秀是越聽越想笑,他的父親說得沒錯,朝廷根本就是個大菜市場,將無數的小事情吵成大事情,又將一件大事情吵無數件大事情,如小民一般吝嗇著手上的每一個銅板。張延秀走到門旁,讓大殿里的人看不到他,輕聲地問站在他身邊的老陳道:「你每天聽這些不煩嗎?」老陳微笑地回答道:「就當是在聽戲,習慣了就好。」是啊,仔細聽起來,還真是一出既普通又特殊的好戲啊,可張延秀什麼時候才能成為這齣戲中的名角呢?期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