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第848章:大結局完——最後的婚

第848章:大結局完——最後的婚 (1/2)

小說名稱《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作者:十點聽風  更新時間:2017-08-11 13:01  字數:2993

墨時琛穿著修身的大衣,俊美的臉神色謙遜,完全是一個彬彬有禮的晚輩姿態,「我知道,過去的事情不僅是薏兒原諒了我,也是您跟薏兒的父親一起接受了我,」

他淡淡一笑,「您放心,這次我不會讓她失望,更不會讓您和薏兒的父親失望。」

溫母臉上有了點兒笑意,點點頭,「回去吧,外面冷,站久了要受不了,薏兒她是孕婦,今晚又是你們復婚的日子,去陪她。」

「好,」墨時琛頷首後退了一步,「二位路上小心。」

溫母這才揮了揮手,上了車。

溫薏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後,能看見遠處停著的車前亮著的車燈,以及隱約能分辨出車旁站著的兩個人是誰,她一手摸著自己已經長過肩頭的發,另一隻手則輕輕撫著不似以往平坦的腹部,心頭是前所未來的安定和溫暖。

車很快的駛離了莊園。

墨時琛回到卧室的時候,女人已經在卧室里洗澡了。

她一出來,就被倚在一側牆邊的男人抱了個滿懷。

溫薏沒留意,他又出現得突然,嚇了她一跳,不由就撫胸惱道,「墨時琛我懷孕了,你能不能不這麼嚇我?」

男人看她一眼,又低頭摸了摸她的腹部,「嚇壞我女兒沒?」

「……」

溫薏忍著才沒翻白眼,一把拂開他就要走開,又教男人從後面抱住,直接打橫抱了起來。

她笑著嗔道,「你幹什麼呀?」

男人唇線溫柔,「抱會兒,」頓了幾秒,他又道,「再過段日子,快要抱不動了。」

「……」

溫薏毫不留情的嘲笑他,「自己的女人跟女兒都抱不動,你還很得意是不是?」

「……」

墨時琛低頭親了親她的眉心,毫無心理壓力的改口,「放心,我的女人就算是胖成兩百斤,我也抱得動。」

她真是忍不住想翻白眼,唇角卻先上揚了。

「我媽跟你說什麼了?」

男人抱著她在單人沙發里坐了下來,鼻尖嗅到她身上沐浴乳的清香,忍不住低頭埋首,深深的嗅著她的脖頸,低啞的嗓音有些模糊,笑著道,「還能說什麼,說她的寶貝女兒就交給我了,要好好疼著。」

「……」

溫薏縮著脖子躲他,「你別到處蹭,癢。」

她越是這麼說,男人的薄唇跟鼻尖就愈發不經意的密集的蹭著她肌膚,弄得她癢笑不止。

風還在低嘯的刮著,但再如何狂肆冷寒,也吹不進四季溫暖的室內。

…………

夏末初秋時分,溫薏在醫院順利誕下一個足月的男嬰。

葉斯然跟溫薏的預產期相差不到半個月。

溫寒燁不喜男孩調皮吵鬧,也想要個女孩,結果生下來頗為失望,並且遭到了墨公子的無情嘲笑。

等溫薏的孩子出生後,溫寒燁把這份嘲笑連著跟墨公子對自己能種個女孩的蜜汁自信的譏誚以雙倍奉還了回去。

嘴上說著嫌棄,實際上兩人見人都很是驕傲。

唯溫母有時看著愁,倆男娃娃起一起,總有那麼幾年的時間免不了要打打鬧鬧,想一想都覺得頭疼。

溫薏首次當媽媽,經驗是沒什麼,不過好在有向來愛操心的溫母各方各面的指導,還有同為新手的嫂子作伴,再加上墨公子工作之餘的時間都花在他們母子的身上,家裡還有蘇媽媽能幫忙,雖然有些兵荒馬亂,但也還應付得住,新鮮的喜悅多餘操心勞累。

一年時間很快就過去。

再到來年初秋時節,寶寶斷奶後一小段時間,墨時琛突然有天說要帶她去短途旅行,三天時間,地點是英國的一個小鎮。

溫薏當然是捨不得跟孩子分開的。

男人也沒說多的,只淡淡的看她,淡淡的道,「太太,婚姻並不是結婚生了孩子就能圓滿的走到盡頭了,你要全身心的想奉獻給你兒子的話,我不保證自己在這種冷待中會不生異心。」

「……」

溫薏當場就踹了他一腳。

不過也還是去了,孩子暫時寄放在了溫家,有溫母跟葉斯然照料,短短几天時間問題也不大。

想一想他們當初和好沒多長時間就懷孕了,跟著就生子,剛生完孩子的夫妻哪有那麼多時間風花雪月二人世界,除去這點不舍後,溫薏覺得這個提議還是不錯的。

bourton-on-the-water,有英國小威尼斯之稱,靜靜流淌的windrush一日ver貫穿整個小鎮,水清能見底,低矮的石橋連接小河的兩岸,河岸邊排列著鬱鬱蔥蔥的大樹,歷史悠久,幽靜。

視覺美麗,更重要的是,置身其中時有種拋卻世俗的輕鬆跟愉悅。

溫薏很開心,走在清澈見底的流水岸旁,手被她身旁的噙著淺笑的男人牽著,彷彿靈魂都輕了。

連夫妻間做了無數次的事情都別有一番滋味跟激情,大半夜的抵死纏綿讓溫薏累壞了,身心的愉悅又讓睡眠質量前所有為有的好,她第二天睡到上午十點才醒來。

等她起來時卻發現男人不見了。

「墨時琛?」

她掀開被子找了一圈沒找到人,卻在最顯然的桌子上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紙盒,白色,紫色的帶子纏上一圈,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

她唇角上揚,撥了撥長發便伸手將蝴蝶結扯開。

打開後,縱使知道是禮物也可能是驚喜,溫薏也還是驀然的睜大了眼睛。

入目是白色的薄紗,一看便知,這是一件婚紗。

旁邊還有字條。

她看著上面的字,笑意忍不住更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