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神級農場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小事一樁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小事一樁 (1/2)

小說名稱《神級農場》 作者:鋼槍里的溫柔  更新時間:昨日05:56更新  字數:4685

{}?夏若飛聞言先是一愣,接著立刻驚喜地問道:「凌叔叔,是房子的事情嗎?」

「嗯!」凌嘯天爽朗地笑了笑說道,「我已經跟老蔣打過電話了,他聽說是清雪的男朋友想要買,馬上就表示在原先報價的基礎上優惠三百萬!不過他這是大獨棟,產權面積達到了五百多平方米,而且這個小區的房價也比三山的jūnjià要高不少,所以即便是優惠了不少,但房子總價也達到了三千三百萬,而且老蔣是想要籌措資金急用,可能等不及你去辦貸款,需要全款支付。若飛,你資金上有沒有什麼困難?要不要我先支援你一些?」

夏若飛說道:「凌叔叔,謝謝您了,不過我手頭現金還挺充裕的,全款支付沒問題的!這樣吧……找個時間去看kànfáng,差不多的話我就要了!」

「老蔣已經跟物業打過招呼了,你想要kànfáng隨時都可以過去,我讓清雪今天就到物業去把房子鑰匙先拿了。」凌嘯天說道。

「好的!」夏若飛說道,接著馬上問道,「對了,凌叔叔,您昨天說這位蔣總在那個小區還有一套小一點兒的別墅,他願意一起出售嗎?」

夏若飛現在資金充裕,對於自己想要買的那套房子總價多少並不是特別關心,他更在意的是能不能給馮婧也找一套合適的房子。

凌嘯天笑著說道:「若飛,你對你們公司那個馮總挺關心的嘛!」

夏若飛聽著這話覺得有些不對味,連忙說道:「凌叔叔,馮總是從公司初創時期就在我們桃源公司了,這一兩年為了公司可以說是嘔心瀝血,我作為老闆,當然要體恤下屬了!」

凌嘯天哈哈笑道:「你小子……我可沒說什麼啊!對你的人品我還是很有信心的……」

夏若飛不禁暴汗,腦子裡情不自禁地浮現出宋薇以及莫妮卡的身影,即便是凌嘯天並沒有在面前,他還是忍不住有些心虛。

好在凌嘯天並沒有察覺什麼,而是繼續說道:「老蔣本來是不太想賣的,不過我好說歹說勸了半天,他才勉強同意。但價格上估計就沒什麼優惠了,就按現在的行情來……」

夏若飛聞言高興地說道:「那太好了!凌叔叔,這就叫一事不煩二主,能一次性搞定房子的事情,也省去很多麻煩……對了,那套小的大概多少錢?」

凌嘯天說道:「小的那套是那種小聯排,面積不算太大,還不到兩百平方。不夠老蔣的這套小聯排位置非常好,是沿江的第二排,而且還是端頭位置,沿江第一排全是獨棟,所以這套房子應該是聯排裡面最好的了……按照現在我們小區的二手房行情,這套小聯排總價大概是一千三百萬左右!」

夏若飛略一沉吟,說道:「沒問題,這個價格能夠接受,不過具體怎麼樣,還得馮總自己看了房之後再說,畢竟是她買房子。」

凌嘯天笑了笑說道:「那肯定啊!若飛,既然這樣,你就儘快帶馮總一起來看kànfáng子吧!我讓清雪把兩套房子的鑰匙都拿了。」

夏若飛說道:「行!我看就明天上午好了!您跟清雪說一聲,叫她留在家裡等我。」

「沒問題!」凌嘯天說道。

和凌嘯天通完電話之後,夏若飛想了想,拿起辦公桌上的座機,撥了總裁辦公室的內線號碼。

「喂?」

「婧姐,我若飛啊!」夏若飛笑著說道,「明天上午你別安排什麼工作啊!我帶你去kànfáng!」

馮婧聞言猶豫了一下,說道:「若飛,年底事情比較多。kànfáng的事兒不急吧?要不過段時間再說?」

夏若飛說道:「誰說不急的?好房不等人啊!剛好清雪那個小區有兩套十分不錯的房源,咱要是不抓緊去看,說不定轉頭就賣給別人了,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

說完,夏若飛說道:「這事兒就這麼定了!明天你跟我一起去kànfáng!工作再忙也不至於連半天時間都抽不出來,再說你是總裁,不是下面的小文員,很多事情你安排別人去做就行了!」

「好吧!」馮婧說道,「那明天我跟你去看看……」

「這就對了嘛!」夏若飛高興地說道,「你今晚也別加班了,回農場去住,然後明天一早我開車帶你,咱們直接去江濱別墅小區!」

「好的!」馮婧這回答應得倒是比較爽快,估計是覺得夏若飛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也沒有辦法拒絕。

給馮婧打完電話,夏若飛又往凌記私房菜打了個電話,交待那邊把後院的獨立包廂留下來,同時提前預備佛跳牆和長江鰣魚兩道菜。

一個下午時間,夏若飛在辦公室處理了一些公司事務,五點多鐘他就拿著手包離開了辦公室,驅車前往凌記私房菜。

他到私房菜館的時候,是六點多一點點,劉哲和石強都還沒有到,夏若飛到後廚轉了轉,給廚師長散了包煙,道了聲辛苦,然後就溜達到後院的包廂,輕車熟路地拿出茶葉,獨自坐著泡茶喝。

這裡的經理和服務員對夏若飛都很熟悉,他們也都知道夏若飛是凌清雪的男朋友,所以服務自然是熱情周到。

六點二十多分,就有服務員輕輕敲了敲門,然後才推開了房門。

劉哲帶著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出現在了門口。

劉哲一看到夏若飛,連忙緊走了兩步,嘴裡說道:「夏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怎麼能讓您等我們呢?這可真是……」

「都是自家兄弟,這麼客氣幹什麼?」夏若飛擺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