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重生女術士 >第592章:是你屠了村?

第592章:是你屠了村? (1/1)

小說名稱《重生女術士》 作者:楊小棲  更新時間:2017-10-22 01:27  字數:2406

「嘭!」

一聲巨響。

大地飛速龜裂,手臂粗的雜木紛紛炸開。

秋風吹過,十幾口黑棺從裂縫中飛出,在空中炸開,跳出十幾隻煉屍。

秦雙雙立即抽出八張金符甩向空中,大盛的金光照射到煉屍身上,舉著爪子準備兇狠攻擊的煉屍們定住,紛紛痛苦的掙紮起來。

突然,從煉屍群中飛出一個黑色的葫蘆,黑色葫蘆定於煉屍群頂空,倒出濃郁的黑氣,迅速掩蓋住金光,並向煉屍流去。

痛苦掙扎的煉屍失去了痛苦的源頭,補充了能量,一下活躍起來,眼眸閃爍著紅光,嘶吼著衝過來。

秦雙雙立即轉變了法印,加強金光的照射。

金光漸漸將黑氣消融掉,再次佔據了黑暗閃耀起來,給煉屍們帶來更大的傷害,再一次阻停了他們的攻擊。

如此,黑葫蘆只有加大黑氣的傾倒。

更加濃郁的黑氣從葫蘆里源源不斷的飄出來。

這次秦雙雙沒再給它徹底遮擋金光的機會,猛的加強金光的威力。

金光跟黑氣不斷碰撞,相互抵抗,煉屍們痛苦的嘶吼掙扎著。

瑤小東站在秦雙雙身後,一邊防範的盯著那些煉屍,一邊觀察著四周,尋找著幕後操控之人的位置。

秋風吹來,一陣強過一陣,一陣冷過一陣,整個小樹林處於狂風肆虐之中。

金光跟黑氣的對抗,是術士的靈力比拼,秦雙雙淡定從容,不斷的接印念咒,金光漸漸壓制住黑氣,朝黑葫蘆包圍而去。

黑葫蘆負隅頑抗,整個葫蘆劇烈抖動起來,黑氣從葫蘆口飄出慢慢將葫蘆包裹住形成一道黑氣保護層,黑氣層再猛的四下沖開,強大的力道企圖沖開包圍而來的金光。

強大的力量碰撞,導致林中雜木紛紛斷裂。

可惜黑氣奮力一衝,衝擊失敗,只有努力抵住金光的包裹,雙方僵持起來。

秦雙雙看著被黑氣保護在中間的黑葫蘆,微微眯了下眼,加大金光的力度,狠狠擠壓。

「咔嚓!」

終於,黑葫蘆抗不住壓力出現了裂痕。

秦雙雙面無表情的盯著它,繼續增加壓力,已經出現裂痕的黑葫蘆再也支撐不住一下炸了個粉碎。

瑤小東視線猛的定在左前方的樹林,飛快衝了過去。

秦雙雙看了眼瑤小東,不去管他,黑氣已失去源頭,她控制著金光幾個環繞,將黑氣消融乾淨,再攻向那些無頭蒼蠅似的煉屍,將它們包裹消融個乾乾淨淨,最後再念上一段往生咒。

煉屍之術,煉的是死屍,死屍內禁錮著死者的靈魂化成力量,吸收力量,以變得強大,讓死生無法入輪迴,違背自然生死循環法則,邪惡非常。

故而消融了屍身,還得安撫往送那被禁錮失去方向的靈魂。

小樹林回歸平靜,夜,靜悄悄的。

不一會兒,瑤小東押了一個穿著道袍的中老年男人,從左前方的樹林里走了出來。

「師父,在背後操控煉屍的就是這個人。」瑤小東踢了那中老年男人一腳,惡狠狠催促,「走快點!」

男人憤怒的掙扎了下,奈何受了重傷實在沒什麼力氣,被瑤小東狠狠壓了下,差點摔倒,瑤小東將他拉住推著走到了秦雙雙面前。

「幸好我衝過去得快,這老東西還想跑。」瑤小東恨恨道。

秦雙雙打量著男人,留著山羊鬍,長著雙陰險的三角眼跟電視里的反派道士一模一樣。

「你是豆竿村的人,是你屠了村,為什麼要屠殺你的族親?」秦雙雙問。

「哼!」男人重重冷哼一聲,咬著牙狠辣道:「想屠就屠關你什麼事?」

在秦雙雙盯著他時,他也同樣在打量著秦雙雙,他煉了幾十年的屍,終於大功告成,他知道他的煉屍不比殭屍,但實力絕對不弱。

他怎麼都想不到,擊敗他的會是這樣一個年輕的女術士,更想不到她竟能輕輕鬆鬆消滅了他的煉屍,想不通她的靈力怎麼會那麼強,簡直可恨。

秦雙雙冷冷盯著他,不再糾纏他為什麼屠村的事,問,「那些警chá跟術士呢?」

「哼!」男人又是一聲不屑的冷哼,「你沒看村裡的大火嗎?都被燒成灰了。既然他們想死,我就好心送他們一程了。」

「可惡。」瑤小東罵了聲,狠狠一肘子擊在男人後背上,呵斥,「說實話。」

「咳咳!」男人被打了狠狠咳了起來,噴出幾口血,咬著牙狠毒的咒罵起來,氣得瑤小東狠狠收拾了他一番。

看著蜷縮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男人,秦雙雙蹲到他面前,冷冷盯著他寒著聲問,「我再問你一遍,那些警chá跟術士呢?」

「警、警chá都、都、死、死了,燒成灰了。」男人艱難的說著,狠狠喘息著,「術、術士被丟進山裡喂狼了,跟、跟我做對,都、都只有死的份。」

瑤小東跟秦雙雙對望一眼。

秦雙雙決定放棄詢問,給了瑤小東一個示意,瑤小東兩三下廢掉了男人的道行。

男人凄厲的大叫一聲,暈死了過去。

「師父,現在怎麼辦?」瑤小東盯著男人嫌棄的撇了撇嘴。

「把他綁……」秦雙雙的話突然停住,她盯著前方漆黑的樹林,用眼神示意瑤小東退到她這邊。

瑤小東閃到秦雙雙身邊,跟她一起警惕的盯著前方的樹林。

平靜的樹林又颳起了風,這風帶著淡淡的腥腐味。

「呼!」一聲大風刮過。

只見前方空中懸浮著八口棺木,場面詭異而驚悚。

那八口棺木就像憑空出現一般,有七口黑棺一口紅棺,黑棺黑得詭異,紅棺紅得妖冶。

而黑棺圍繞著紅棺,呈七星伴月之勢。

一眨眼,八口棺木上分別站了一個人,紅棺之上黑裙女子,黑棺之上都是紅衣男子。

這八人,臉上畫著厚重妖異的油彩,讓人看不清具體模樣,滿身的邪氣。

「秦雙雙。」黑裙女子開了口,看著秦雙雙直呼她的名字,竟是認識她的,語調冰冷含霜,聲音倒沒什麼特別奇怪之處,但說的話卻挺奇怪。

「你又一次壞了我們的好事,今日,就讓我們好好算一算賬。」

秦雙雙挑眉,「又一次?你們是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