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透視小村醫 >正文_第五十九章 撞上好事

正文_第五十九章 撞上好事 (1/1)

小說名稱《透視小村醫》 作者:哥愛微信  更新時間:2017-01-17 17:15  字數:2513

這一宿林小強幾乎沒有睡著,天快亮的時候才睡覺。

早晨唐雪蓮先醒的,只見林小強睡在她身邊,就情不自禁的向林小強那張望了起來。

由於熱,林小強早就將身上的毛巾被給踢掉了,因為早勃的原因。小兄弟變得財大氣粗了起來。

艾瑪,這個傢伙趕上驢了。唐雪蓮臉頰騰的滾熱了起來。

林小強身板發育的並不結實。怎麼這麼飽滿啊?

就在唐雪蓮想入非非的時候,林小強醒了,望著臉頰緋紅的唐雪蓮,正一臉懵比的望著他,他就是一愣。

忽然感覺不對。因為身體某部有了反應,他慌張的拽過毛巾被,將那快蓋上,目的就是為了遮醜。

「你小子是人嗎?」

「什麼意思?」林小強一臉懵比。

「有料。」唐雪蓮杏眼迷離。臉頰紅潤。

卧槽。林小強忽然明白了唐雪蓮的意圖了,他慌張的下床,就向衛生間跑去,他明白,他要是泄洪了,就不會是這樣子了。

待林小強從衛生間里出來,就變得平復多了。

「神醫,我還是不敢小看你了,你行。」

唐雪蓮扔下了這句話,你扭著屁股進了衛生間。

林小強一臉的懵比想著這件事,原來唐雪蓮是相中他那啥了,這個女人真直接。

沒有等黃綺雲起來,林小強就騎著摩托車回了桃花村,到了縣政府,林小強想去看看夏雪。於是,就將摩托車停在了縣政府外面,就進了縣政府。

「你站住,你找誰?」一個保安把他攔住了。

「我找夏雪。」

「提前預約了嗎?你的身份證。」

卧槽,見過人整的這麼複雜,沒事帶身份證幹嗎?

「沒有。我可以給夏雪打電話。」

「你打吧,讓她本人帶你進去。」

保安這麼仔細的盤問,弄得的熱情全沒了。他又不想見夏雪了。於是,轉身就走。

「哎……」

保安見林小強走了。他頓時,一臉懵比。

這小子是不是有病?

林小強到了村裡,就看到了金主任。

「小強,你才回來啊,走進屋坐坐、」

「不了,你忙吧。」

「小強,你看不起我嗎?」

見金主任這麼說,林小強再不去她家,就說不過去了。於是,就跟金主任進了屋。

其實,金主任的家不是誰都能來的,金主任相當乾淨。一般人來她家她很煩。可是,林小強就不一樣了。

「小強,我給你倒水去。」金主任扭著屁股就去給林小強倒水。

金主任身著紅色的裙子。渾圓的臀部,將裙子撐出動人的曲線。林小強的目光頓時的停留在上面。

端著水杯,金主任走了過來:「小強,喝水。」

「你也坐,金主任,你這麼客氣幹嘛?」

「小強,聽說你的醫術挺厲害,你能不能給我看看病?」金主任討好的向他拋了個媚眼。

「你那不舒服?」

「我最近睡覺盜汗。這是什麼毛病?」

「我給你號脈。」

「好的。」於是金主任就將她的小手伸了過去,金主任的小手挺好看的,不像農婦的手,而且,長長指甲上,還塗著紅色的指甲油,顯得特別的性感。

按在金主任的脈搏上,林小強認真的聽了起來。

自從定海神針入體,他就有了很多異能,包括弧脈。

金主任脈搏有點弱。

「你是腎虛。」

「腎虛?怎麼可能呢?我能腎虛?」金主任驚訝了起來,她一到晚上就睡不著覺,而且,總的想入非非。不把自己的精力揮霍掉了,就睡不著覺,她怎麼會腎虛呢?

忽然。林小強知道金主任想啥?定海神針的異能又擴充了。太**了。

以後知道別人的想法了,這種金手指太厲害了。擁有這麼多的異能,還愁發不了財。

「並不是你那方面強,你腎就不虛。這跟腎虛沒有什麼關係。」

聞言,金主任的臉頰一下子就紅了,小強怎麼知道她的想法?她揣測著。

「小強,你真的神醫,你說我怎麼治?」

「我給你開個藥方,你去市裡或者縣裡抓藥就成。」

於是,林小強拿起紙和筆,就給金主任開了藥方。

「金主任,你按照我給你開的葯,吃一周你的病就好了。」

「真的,小強你太神了。」

「還行吧。按照我說的去治就行。」

「謝謝你,小強,對了,明天你去縣裡嗎?」

「幹啥?」

「你要去我跟你去抓藥。」金主任期盼著望著林小強。

「再說吧,我要去找你,我先回去了。」林小強惦記天麻,山裡天麻沒有了,他得找點別的乾乾。

於是,林小強就直接的進山了。想在山裡再發現什麼寶貝。

天麻都被林小強採光了,有幾棵不能采,等明年讓它們嫁接。

要不把這些天麻採回去,種在他的果樹園裡。雇王老蔫給他伺候,他蘋果賣完了,王老蔫也失業了,怕王老蔫重操舊業,林小強打算把天麻採回去,

由於體內神針的作用,他很快就將天麻采了下來,就背著天麻往回去。

路過苞米地的時候,就聽到男女說話聲音。

「你行不行啊?快點的。」女人道。

「這不緊張嗎?」男人的聲音。

「有啥緊張的也沒有人?還是你不行。是不是被徐大浪給你掏空了。」

徐大浪?林小強楞住了,難道苞米地里的男人是王二狗嗎?

「行了,來吧,你這麼猴急幹什麼?」

「人家想了嗎?」女人撒嬌嬌了起來。

「你家水牛死哪去了?」

「打工,不打工吃啥啊?」

……

原來這對男女是王二狗跟王水牛的老婆何燕。

媽蛋的,人跟人的關係就是複雜,不知道誰跟誰啥關係。要不要把這個消息告訴徐大浪?

王二狗這樣亂搞,也是對徐大浪不負責,萬一得病怎麼辦?遭殃的不是徐大浪嗎?

不能讓他們得逞,徐大浪對他不錯,不能讓徐大浪吃虧。

「二狗,你真好。」何燕嬌媚的道。

「水牛不在家,我幫他伺候地,不能讓這塊寶地荒蕪了。」

「缺德。」

貓腰拾起一塊土坷垃,林小強就向苞米地扔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