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透視小村醫 >正文_第七章 這是什麼鬼

正文_第七章 這是什麼鬼 (1/1)

小說名稱《透視小村醫》 作者:哥愛微信  更新時間:2017-01-17 17:15  字數:3000

見林小強沒有死,徐大浪悲喜交加情不自禁的抱住了林小強,忽然她感到不對勁,有條火龍頂在她的敏感位置上。

都是過來人,徐大浪當然明白林小強身體變化,她想拿他開心,於是,就攥住了。

忽然感到抓到了濕東西,驚訝的問:「小強,你尿褲子了?」

林小強當時糗大了。

徐大浪抬起手,放在鼻子上一嗅。感覺味道不對。

「孬種,還是個小鮮肉啊。」徐大浪嘲笑的道。

太囧了,林小強沒有臉面對徐大浪了,他轉身就往村裡跑去。

「小強,你等等我。」徐大浪從後來追了過來。

丟人丟到了家,林小強被徐大浪這個老闆們給耍了,想到這兒林小強就惱怒了起來。

「咣當,」林小強跟張水靈撞了個滿懷。將張水靈跳的水桶給撞到在地上。

「小強哥,你幹啥呢慌裡慌張的?」張水靈將倒在地上的水桶扶起來。

徐大浪就追了過來,見林小強跟張水靈在一起,她就沒有提林小強的糗事,扭著腰肢走了。

從這一點上徐大浪還是懂得尊重人的,林小強的心裡壓力頓時減小了,不過,他著急回去換內內,就跟張水靈敷衍幾句回到了果園子里。

林小強正在洗內內的時候,張水靈就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道:「小強哥,我家地里的莊稼水靈了起來。是不是你的功勞?」

沒有想到張水靈這個時候來,不晌不午的洗內內,不讓人浮想聯翩才怪呢。

「洗衣服呢?」張水靈一楞,同時,望向盆里問:「怎麼就一件衣服啊,我幫你洗。」

「不行,我自己來。」林小強嚇得慌忙道。

「我來,女人洗衣服很內行,再說了。小強哥幫我給地澆水,我給你洗衣服也是應該的。」張水靈一把將林小強推開,林小強差點摔倒。

林小強有種撞牆的感覺,越怕啥就越來啥。簡直糗大了。

「小強哥,把你身上衣服都脫下來我都給你洗。」張水靈一邊說著,一邊就將手伸進了盆里,就是一愣問:「小強哥,你的內內怎麼這麼黏啊?好像大鼻涕。」

林小強差點笑噴了,只能裝糊塗。不接張水靈的話茬,不過,看著張水靈的晃得的雪白的溝,有點眼熱。

女人洗衣服就是麻利,張水靈很快就將衣服洗完了。然後,端著盆出去倒水,顫顫巍巍的半球動感迷人。

如果家裡有這樣一個女人也挺好,待張水靈潑完水回來,就開始給他收拾房間,房間經過女人的手,就變得規整乾淨。

「小強哥,以後我天天過來給你收拾房間。」張水靈嫣然一笑道。

聞言,林小強有些感動,琢磨了起來,張水靈也挺不容易的,要不把他發現天麻的事跟張水靈說了,也讓她去采天麻,跟著他發財。

不行,現在他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呢,等明天早晨進山采完再說,做大事的人,就應該守口如瓶。

早晨,林小強背拿著麻絲袋就上了山,他要早點的把天麻採回來,然後去市裡賣。去市裡的班車有限的,得越早越好。

找到了他昨天的地方,發現天麻還在,於是,他采了一麻絲袋,就背著去了站點。

自從有了異能,渾身都是力量,背著一麻絲袋的天麻,一點都不覺得沉,這些也得有四十多斤吧?么么噠,發財了,他知道天麻非常的值錢,都論兩賣,他這一采就是幾十斤,還不賺大了。

「小強呀,你也去市裡啊?」林小強剛一上車,水生嫂就喊道:「來坐嫂子這兒。」

水生嫂名字叫李艷香。也算是美女,其實,李艷香主要的是身體美,有型動感,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尤其的那對圓鼓之物,更是不可方物,李艷香最討人喜歡的是那大屁股,簡直迷死人不償命。

其實。論容顏,李艷香一般人,可是,要是論身子,簡直就是魔鬼身材,而且,她的特點,就是膚白,作為農村女人,在地里幹活,風吹雨淋太陽曬,居然皮膚不黑,還那麼的嬌嫩,屬實罕見。

水生出去打工了,走了兩年了,也沒有見水生回來過,李艷香自己在家種地。他們沒有孩子,也減輕了李艷香的負擔。

說是打工,其實,水生就是去城市裡尋找新的生活去了。

「水生嫂,你也是市裡啊?」林小強將麻絲袋子放在座位底下,就坐在了李艷香身邊,李艷香身上好聞的味道,就撲鼻而來。

渾身一盪,林小強感到真舒服啊。同時,兩坨耀眼的白光,亮瞎了林小強的眼睛。

「進城裡買點東西。」李艷香問:「小強,你這是拿著的啥?」

「農產品。」林小強一笑道。同時,他的胳膊挨到了李艷香的胳膊上,感到李艷香胳膊涼爽滑嫩。這種感覺太美妙。

見林小強不說,李艷香也沒有再問。

「小強啊,你要多加小心,郭大奎惦記你的果樹園,郭大奎心狠手辣,要不你還是跟他換回來吧,我看你跟郭大奎換的地挺好的。」

「水生嫂,你不會是郭大奎的人吧?」林小強警惕的問。

「說啥呢?我是怕你吃虧,要是你跟郭大奎真的打了起來,你不是郭大奎的對手。」

誤會了李艷香,林小強覺得過意不去,不過,他們很快就轉移了話題,不再提郭大奎的事了。

隨著車子的顛簸,林小強身子經常碰到了李艷香的玉臂上。這種涼爽滑嫩的感覺,簡直爽翻了。

故意閉上了眼睛裝睡,其實。林小強在偷看李艷香,凶前那兩個鼓鼓囊囊的物體是咋長的,太他么的美了,逆天了。

車停了下來,到了縣城,從外面上來幾個人,車上的空座位立刻就沒有了。

這時候,上來一個脖子上帶著很粗金項鏈的人,他光著膀子,凶前刺著一條龍,濃眉大眼,一臉兇相。

膀大腰圓,往車裡一站,像鐵塔似的。給人一種威懾的氣魄。

車裡的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大金鏈身上,這些目光是畏懼的。恐怕大金鏈找他們的茬。

「你起來,讓我坐一會兒。」大金鏈子來到林小強跟前。

「憑什麼?」林小強問。

車裡的人都驚慌的望著大金鏈。大金鏈的這身打扮給人的感覺就是恐懼,而身材單薄的林小強這麼大膽的跟大金鏈子說話,不是找虐嗎?車裡的氣氛頓時凝固了起來,落針有聲。

李艷香心慌的看了大金鏈一眼,同時,拉了林小強一下,意思小心點。

「你他么的,跟誰說話呢?」大金鏈黑著臉問:「你信不信我把你打得你媽都不認識你?」

「不信。」

「艾瑪,我當了大哥這麼多年,還沒有見過這麼不識相的。」於是,大金鏈就去拉林小強。

林小強居然連動都不動,非得淡定的坐在那裡,到是把李艷香嚇得花容失色,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們是農村人,怎麼能是城裡人的對手啊?

大金鏈子薅住了林小強的胳膊。無論他怎麼拽,林小強都紋絲不動。

大金鏈感到疑惑,這是什麼鬼?

照著林小強就一巴掌扇了過去。

「啪!」

林小強一貓腰,揮手反給大金鏈一個響亮的耳光,大金鏈的臉上的血立刻流下了下來,似乎被神針劃的。

大金鏈子怎麼能吃這虧啊。他經常打別人,還從來沒有被人打過,頓時,惱怒了起來。

再次的向林小強撲了過來,神針在林小強體內運行了起來,直接到了腳上,林小強一抬腳,就踹在了大金鏈的腿上了,頓時。在大金鏈的腿剜下了一塊肉,鮮血順著大金鏈的褲子就流下來了。

同時,大金鏈就坐在了過道上。

車內的氣氛更加的緊張了起來,人們面面相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