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透視小村醫 >正文_第二章 隨禮

正文_第二章 隨禮 (1/1)

小說名稱《透視小村醫》 作者:哥愛微信  更新時間:2017-01-17 17:15  字數:2462

村支書夏大林家熱鬧非凡,雖然離中午開席還有很長的時間,可是,村民們幾乎都來了。

「小強來了,快請。」夏大林熱情的招呼道著

「賬房在那兒,你先去寫賬吧。」

媽蛋的,直接的奔主題,恐怕勞資白吃似的,林小強在心裡罵了一句。就向賬房走去。

只見劉會計正在賬桌前寫賬呢,村長王二狗幫著收錢,村民們爭先恐後圍在賬桌前等著寫賬。

「小強來了。」夏雪走了過來,熱情打著招呼。

畢竟林小強是來隨禮的,夏雪處於禮貌性的問候。

夏雪今天的打扮的更加的漂亮,一條鮮紅的裙子,裁剪的非常的合體。

搖曳生姿,前凸後翹,不可方物。最近夏雪發育很好。兇器傲然,估計都快到G了。太動人了。

明眸皓齒,清麗脫俗,雖然夏雪生活在農村,但是,給人的感覺雍容華貴,高端大氣。

「小強,你的那塊地挺好的。」郭大奎走了過來一拍林小強的肩膀,將林小強弄了個趔趄。

郭大奎憑著胳膊粗力量大在村裡橫行霸道,連村支書跟村長都給他面子。

艾瑪。郭大奎不會相中他的地了吧?林小強心裡嘀咕著,這塊地被他伺候的非常的好,怎麼能給人呢?

「好不好跟你有毛關係?」林小強不爽的問。

「卧槽,你敢這樣跟我說話?是不是找虐了?」郭大奎臉頓時就黑了。

「郭大奎,你啥意思?今天是我的喜事,你要搗亂呀?」夏雪嬌嗔的問。

「小強,今天是夏雪的喜事,我不搭理你,這要是平常我把腿給你打折了。」郭大奎擱下這句狠話,就向賬桌走去。

「不一定誰把誰打殘呢。」林小強嘴還挺硬。

夏雪拉了他一把,意思讓他少說幾句。

顯然郭大奎聽到了,回頭瞪了林小強一眼。

每次劉會計寫賬的時候,都將紅紙串了起來,誰寫的錢多,誰就排在第一,這種做法特么的缺德。

居然郭大奎第一,艾瑪,郭大奎居然寫了500塊錢的禮,簡直逆天了。

連村長王二狗都寫100塊錢,郭大奎想幹嘛?要當村長嗎?村民們竊竊私語。

真是無利不起早,真讓村民說中了,就在林小強在地里幹活的時候,夏支書來了。

「小強啊,這地伺候的挺好啊。」

「還行吧。」林小強走了過來問:「夏書記今天怎麼有空來我這裡?」

「小強,這地你別種了,郭大奎前年包的果園子到期了,你跟他換一下,他的果樹園還有房子。」夏支書道。

郭大奎是承包了果園子,可是,那些果樹到了他的手,就長得歪七裂八,帶死不活,怪不得郭大奎隨了夏支書500塊錢的禮金,原來是想跟林小強換地啊。

「不換。」林小強幹脆的道:「欺人太甚了。」

「小強,我是看在我家辦喜事你隨禮的面子上,要不我跟你商量什麼,早就派劉會計過來了,這地你換也得換,不換也得換。」

「你不就收了郭大奎500塊錢禮嗎?」林小強憤怒的問。

「收了能咋的。你去告啊,我告訴你,這地你必須換。」夏大林擱下了這句話就走了。

胳膊擰不過大腿,林小強只能接受村裡的決定,跟郭大奎換了地。

望著良莠不齊的果樹,林小強欲哭無淚。憤怒的刨著地。幸好果園裡有間房子。

「夏大林,我一定要娶你女兒夏雪,天天騎你閨女,讓你吃癟。」林小強大聲的喊道。

「咣當!」刨到了什麼東西?他慌忙放下了稿,用手將浮土扒拉開,只見一個發黃的布包。林小強慌忙的打開了包,這麼大的包除了一根黑針什麼都沒有。

艾瑪,這是什麼?林小強蒙圈了。

拿起了黑針林小強就進了屋,他要好好的研究一下黑針。

這不像普通的黑針,比醫生的用的針長多了。婦女用來做針線活的針也不是?那這是什麼針呢?

忽然,他看到黑針上有很小的字,字他一個都不認識。這是什麼文?難道是古文嗎?

要不借個手機上百度搜搜?他想去了徐大浪,找徐大浪藉手機用用,他感到村裡的這些女人,還真是徐大浪好說話。

但是,不能讓徐大浪看到這個黑針,萬一這個黑針是寶貝呢。於是,林小強找來紙跟筆,照貓畫虎的把黑針上的字畫了下來。

林小強也有手機,不是智能的,進不了網站。

「小強,小強……」夏雪的聲音。

林小強慌忙的將黑針揣在了褲口袋裡。然後,躺在炕上裝著睡覺。

郭大奎這個房子里,有個火炕,躺在上面還真的挺舒服。

「小強……」夏雪喊道。

想起夏大林坑他,他就不愛搭理夏雪,可是,想起他跟夏雪小時候玩的過家家的遊戲,那時候夏雪扮演他老婆,當時的美好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好溫馨啊。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要想真正的娶夏雪,他得在桃花村建立個學校。難道夏雪來說這事了?

「吱嘎!」門被推開,夏雪裊裊婷婷的走了進來。一股動人的馨香撲鼻而來,林小強一震,就坐了起來。

「小強,大白天睡覺,你是不是想破罐子破摔了,不爭氣。」夏雪身著白色的裙子,晶瑩剔透,真像雪一樣的純潔,搖曳生姿,不可方物。

「你爹跟郭大奎聯合坑我,用我的好地換這麼個破果園子。」林小強道:「不過,你放心,我一定能在這兒建個學校,把你娶回家。」

其實,夏雪早就把這事忘了,當時,她只是搪塞林小強,林小強不可能建得起學校。

「這事是我爹做的不對,因為這事我跟我爹吵了起來,我來向你道歉。」夏雪道。

忽然,林小強想起了黑針上的字,於是,就將他從黑針上的畫下來的字拿了出來問:「夏雪,用你手機給我查查,這是什麼字?」

夏雪過來,接過林小強手裡的紙,不小心撞了林小強一下。

林小強大腿一疼。似乎被針扎了一下,讓林小強意想不到的是,黑針居然進肉里去了,在他體內走了起來。

艾瑪,嚇死寶寶了。黑針要是進入心臟,他還不得死了?頓時,嚇得臉色刷白,四肢無力。

不會死了吧?一種恐懼的情緒蔓延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