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透視小村醫 >正文_第一章 徐大浪

正文_第一章 徐大浪 (1/1)

小說名稱《透視小村醫》 作者:哥愛微信  更新時間:2017-01-17 17:15  字數:2540

「咚咚……」林小強家的窗戶被敲響。

正做著美夢的林小強,馬上就要美夢成真了,咔嚓一下斷片了。

姥姥的,沒有好聲的問:「誰呀?」

「我劉會計,小強,告訴你一個事。今天是夏支書家辦喜事,你一定去啊,不去後果自負。」

艾瑪,還帶這樣嚇唬人的,隨禮自願,還來個後果自負,特么的沒有天理。

劉會計擱下話就走了,每次村支書和村長家辦事,劉會計都要挨家挨戶的通知。

望著破舊的房子,哪有一百塊錢隨禮啊?林小強想到了徐大浪,就去找徐大浪借錢。

徐大浪是村長王二狗的老婆,之所以叫徐大浪,因為會浪,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徐大浪膚白,體態迷人,前凸後翹,不可方物,一雙勾魂眼,能把男人勾的七葷八素。

推開徐大浪的超市的門,正好趕上徐大浪換衣服,白花花剛出鍋的大饅頭呈現在林小強的眼前,頓時秒殺了林小強。

徐大浪沒有看到林小強進來,因為小衫套在頭上還沒有脫下來,擋住了徐大浪的視線。

喉嚨發乾,呼吸急促,一股液體從鼻子流了出來,林小強伸手一摸:鼻血。

將纏繞在頭上的小衫脫下來,徐大浪準備換上另一件裙子的時候,揚起頭才看到林小強。

「狗犢子,你什麼時候進來的,嚇死老娘了。」徐大浪慌忙的用紅色的裙子捂住要害部位。

紅色的裙子擋在雪白胸前,更加的動感迷人。

「嫂子,你真美。」林小強吞了一口口水。

「滾犢子,老娘要換衣服了。」徐大浪再開放,也不能當著一個男人的面換衣服,頓時,臉頰發熱,害臊的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看都看了,還裝啥……」那個字林小強沒有說出來,他欲言又止。

聞言,徐大浪覺得也是,於是,一咬牙,就當著林小強的面,將捂在胸前的紅色的裙子拿下來,穿在身上,再次的被林小強看光。

在農村,男人可以跟叫嫂子的人隨便鬧,即使過火,誰都不會生氣,要是跟妹子或者兄弟媳婦鬧,那麼問題就嚴重了。

「狗犢子看夠了嗎?」徐大浪穿上紅色的裙子更加的魅惑,故作輕鬆的轉了一圈。

「沒有,還想看。」林小強摸了摸鼻子,眼睛冒著賊光,恨不能穿透徐大浪的裙子。

「狗犢子,你不怕我家二狗打斷你的狗腿?」徐大浪用她勾魂眼,瞄了一下林小強,只見林小強長出了八塊肌肉了。心裡暗動,小強長得壯實了。

林小強四處張望起來。

「害怕了?有賊心沒有賊膽,二狗早早的就去夏大林家了。」徐大浪勾魂眼使勁的看了林小強一眼問:「你是不是借錢來的?」

「你咋知道的?」林小強有些懵比。

徐大浪用她的勾魂眼玩味的盯著林小強,見林小強望著自己火辣辣的目光,就知道她自己的魅力有多大。於是,身子故意前傾,凝視著林小強問:「今天夏大林給女兒夏雪辦喜事,夏雪考上公務員了,你能不去隨禮?」

「恩。」看望眼前顫顫巍巍的一抹雪白,林小強一下子就傻眼了,腦袋一陣迷糊,隨口道:「嫂子,借我一百塊錢。」

夏雪是林小強的同學,怎麼能不去隨禮呢?

林小強十五歲那年,他父母進城去賣糧食,發生了車禍,就再也沒有回來,他因此就是失學了,幸虧父母給他留下了幾苗地,他就靠種田維繫生活。

由於種田是個體力活。他練就了一身肌肉,身體非常的碩健。也有了力氣。一晃父母去世五年了,他也成了二十歲的大小夥子。

在農村這個年齡就開始張羅蓋房子娶媳婦了,可是,他那有錢蓋房子啊。

「小強,咱倆得算算賬了,你在我這賒多些貨了,這錢你什麼時候還?」徐大浪又俏又煞的問。

「等我賣了糧食就還。」林小強目光盯在徐大浪身上,紅,白。紅色的短裙,白的是臂膀和美腿。

徐大浪暗想,林小強也快賣糧食,要不就借他吧,望了一眼林小強隆起的小兄弟,徐大浪勾魂眼充滿了熱望。

「你小子怎麼一夜之間變成了男人?」

「我始終是男人。」林小強始終望著徐大浪那雙晶瑩玉潤的小腿上。

「我是說你那裡。」徐大浪湊了過來,一股熱氣吹到了林小強的鼻端上,便傳來成熟女人的馨香,沁人心脾。

有了徐大浪縱容林小強膽大了,故意的往徐大浪領口掃了一眼道:「真大。」

「滾犢子,那也沒有你的大啊。」徐大浪伸手一攥,感到有條火龍將手燙了一下,慌忙縮手道:「我給你拿錢去。」

被徐大浪這麼一鼓搗,弄得林小強渾身燥熱。

「給你,記著還我。」徐大浪將一張紅紅的鈔票遞給了林小強。林小強拿著鈔票時候,徐大浪就將他手攥住了,順便在他手上摸了起來。

一股電流通遍了林小強全身,呼吸急促,嗓子發乾。

「嫂子,你手太好看了。」摸著軟綿綿的手,林小強心裡一盪。

往林小強那望了一眼,徐大浪眼神里充滿渴望問:「小強,你不是挺喜歡夏雪的嗎?怎麼不去提親啊?」

聞言,林小強知道徐大浪在嘲笑他,他曾經向夏雪表白過,夏雪讓在桃花村建個學校,就同意嫁給他。

這話是夏雪昨天說的,他當時就答應了夏雪,可是,要想真正的建立學校,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得有錢啊,他現在身上都加一起都沒有一張像樣的鈔票。

「提親忙啥的,夏雪早晚是我老婆。」

「你挺自信的。」徐大浪不屑的道:「就夏雪的條件,嫁也得嫁個公務員啊,你這種窮**絲也想娶白富美,下輩子吧。」徐大浪手伸了過來,還想把玩那條火龍。

「公務員算啥,我要當納稅人,做公務員的衣食父母。」

情緒受到了打擊,林小強揣著一百塊錢就走出了超市。

徐大浪手落了空,有點失落。知道這樣她不提夏雪好了。

「小強,你怎麼了?生氣了嗎?」徐大浪追了出來,卻見林小強頭也不回走了。

林小強徑直的向村支書夏大林家走去。

「狗犢子,還真生氣了。等你還不上錢,老娘吃了你。」徐大浪掐著腰,罵著。

雖然徐大浪嘴裡這樣罵,可是,她的心還是有點七上八下的,小強那啥還是讓她充滿熱望,要是林小強不理她,她可咋辦啊?林小強壯實的像個牛犢子,要是能跟林小強那啥,一定爽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