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佞臣寵妻 >番外三

番外三 (1/2)

小說名稱《佞臣寵妻》 作者:浣曉青  更新時間:2018-02-21 17:20  字數:4346

父女二人剛走到青管家的宮殿附近,卻看見青管家一襲嬪妃的打扮站在宮殿門口正等著他們。

若兒立刻在景容的懷中掙扎了起來。

景容會意的彎腰把她放在了地上,看著她咚咚咚的跑到青管家的面前一臉歡快的打招呼:「青姨,若兒來了,這一次我要玩很久哦。」

青管家彎下腰拉了拉若兒的小手道:「你淵晟弟弟正在御花園玩耍,你去找他吧。」

旁邊的宮女嬤嬤們見到最受皇上寵愛的青妃竟然彎下腰跟若兒說話,早已見慣不怪。

整個京城誰不知道青妃最疼愛若兒,連親生的四皇子淵晟都比不過。

「好啊!好啊!」若兒高興的站在原地又蹦又跳,跟著宮女離開去御花園找淵晟玩耍了。

青管家親自迎接景容進了她的寢宮內,屏退了所有的下人。

景容坐在貴妃椅上,睥睨著下邊站著的青管家突然道:「你的任務可以開始了。」

青管家心中欣喜的抬頭看著景容,面上卻沒有什麼表情。

四年了,終於等來了!

只要完成了任務她就能早日離開這個令她厭惡的後宮。

「明日本尊將帶著楠兒周遊列國,而若兒從此以後交給你管教。」

青管家瞬間明白了景容話中的深意。低下頭掩飾對他即將離開又將很久不見的哀傷,發誓道:「奴婢必竭盡全力教導小主子,讓她早日勝任尊主之位。」

「不。」景容突然出聲否定。

青管家抬頭不解的看著他。

景容這才道:「本尊要你養廢她。」

「什麼?!」青管家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

「若兒性格頑劣,本尊平時嚴加管教,她都能想方設法的反抗。

不如反其道而行之,縱容她。

她不願學武由著她,不願學習謀略算計任她去。

你如今受寵,膝下又有皇子傍身,其他嬪妃忌憚你們母子二人不會出手加害,但若是換成若兒就不大相同了。」景容說完眸中閃過一絲不舍。

青管家這才明白景容真正的意圖,蹙眉道:「您要奴婢放任她被人加害、欺凌?讓她自己受盡苦楚成長,自願跟奴婢學習武功、謀略,這……夫人同意?」先苦後甜是好,可是哪個母親能捨得孩子吃盡苦頭?

提起卓楠,景容眸中一閃而逝愧疚之色。「她豈會同意?慈母多敗兒,若兒是本尊的女兒,她已經膩在楠兒的身邊四年,該成長了。由你管教當個暫時的傀儡,受點苦成為真正的血煞門尊主。總比等本尊老了之後她被人任意欺凌要強。」再說一山還比一山高,他不能保證他的武功永遠天下第一!

自然保證不了永遠護著若兒。

只有她自己強大了,才是真正的依仗!

青管家聽完喃喃自語道:「是啊,我們總有老去會死的那一天。」在她手中嘗試當個傀儡的痛苦,總比以後被其他人折磨。

朝著景容單膝跪下宣誓道:「奴婢必不負使命!」

宮中爾虞我詐算計最多的地方,把一個四歲的小女娃丟進吃人的後宮,是*迫她學會成長最快的方法。

景容盯著青管家提醒道:「記住,除非威脅她的生命,否則你不可出手相助!若是沒人敢暗中害她,你要製造矛盾讓她身陷險境。」

「奴婢謹記!放手讓她自己解決一切!」

「嗯。」景容滿意的勾唇,又交代道:「等她幡然醒悟自願學習,你除了把你自身所長交給她,也要命所有青代弟子教會她獨門絕技。誰敢不從,殺。」

「諾!」

「等她能把整個後宮的嬪妃玩弄於鼓掌之中,運用所學的絕技打敗所有的青代弟子,武功超過你,即完成任務,帶她來見本尊。否則……」景容眸色一沉。「……不可讓她踏出皇宮一步!」

他要讓若兒嘗嘗真正的傀儡失去自由是什麼滋味,這樣她才能發憤圖強,成為江湖中人人畏懼的血煞門尊主!

若兒學有所成,成為血煞門尊主的那一天,也是她離開皇宮的時候。「諾!」只是任由其他嬪妃欺凌若兒,若兒會不會……恨她?

景容站起身負手而立。「本尊已經告訴她,你會養廢她。等她受盡欺凌主動要求跟你學習,你就告訴她:本尊今日對你的交代。本尊的女兒一向明事理,只會找本尊這個罪魁禍首報仇,不會恨你。」

青管家最後的一絲顧慮煙消雲散。

這時一名宮女突然跪在宮殿門檻外,臉色都變了。「娘娘!皇上來了!」傳言娘娘曾今是景公子的小妾,卻是被皇上橫刀奪愛……。

這要是讓皇上看見娘娘跟景公子單獨待在寢宮內,她們的小命休矣!

所以一早就派人守在宮門外,一旦發現皇上來了,立馬提前通稟娘娘好讓景公子提前走人!

景容瞥了一眼青管家,淡淡的道:「本尊走了,會隨時派人回來查探若兒有無長進。」

青管家低頭恭送。

景容前腳剛離開,皇上後腳闖進了青管家的寢宮內。

沒見到景容,臉上的怒火立刻隱忍下,看著一派淡然的青管家問道:「景容呢?聽聞他進宮了,朕好久沒見到他了,你怎麼不多留他一會?」怎麼他一來景容就走了?!

青管家眉眼淡然道:「他是來跟臣妾辭行的。」

「辭行?」

「他要帶夫人去外地遊山玩水,特意把若兒送進了宮讓臣妾照料。」

皇上一聽景容準備離京卻把景若留在宮中,立馬不在多疑詢問了。

第二天,卓楠像往常一樣睜開眼睛,卻發現身處陌生之地早已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