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鳳回巢 >番外之月圓(四)

番外之月圓(四) (1/1)

小說名稱《鳳回巢》 作者:尋找失落的愛情  更新時間:2018-05-21 09:04  字數:2515

鄭公子大出風頭。

穆公子才學更勝一籌。若同樣登台,只寫詩一樣便勝過鄭公子。只是,這麼一來,打擂台之意也太過明顯了。

姑娘家臉皮薄。當眾示好,總有些輕浮。

穆公子思索片刻,便放棄了登台比試的想法。

鄭公子不時用眼角餘光打量玥姐兒。

穆公子卻一直安靜端坐,直至比試結束。

燈謎比試結束,眾人一一起身散去,酒樓里一時人聲鼎沸。鄭公子把握住這個良機,站起身來,沖著玥姐兒拱一拱手。

嘴角含笑,目中含情。

玥姐兒目光低垂,不言不動。

鄭公子略略有些失望。轉念一想,姑娘家總是害羞的。便是中意自己,當眾也不便流露出來。如此一想,心情大為好轉,邁步離開。

穆公子一直坐著未動,直至所有人都散去,才站起身來。他未向鄭公子一般拱手道別,便連目光也未看過來,就這麼離去。

……

回程的馬車上,吳媽媽忍不住絮叨幾句。

「穆公子生得倒是好看,可這性子,也太木訥了。倒不如鄭公子討喜,又會作詩,對郡主又熱情。」

「只是,鄭公子頂著克妻聲名,到底不美。又不及穆公子年輕英俊。」

「郡主到底中意哪一個?」

玥姐兒抿著嘴角,輕聲道:「待我回去好好想一想。」

吳媽媽這才閉口不語。

玥姐兒想了一夜。

隔日清晨去椒房殿請安,對顧莞寧說道:「皇伯母,我中意穆公子。」

顧莞寧略略挑眉一笑:「哦?你為何又改了主意?」

玥姐兒也未羞怯忸怩,輕聲將昨晚之事道來:「……鄭公子一意示好。只是,我和他只見了第一面,他便如此作態,不見鍾情,只見輕浮。倒是穆公子,品性端方,堪稱君子,從頭至尾都未唐突於我。」

一個人的品性如何,從細節處便可窺得一斑。

顧莞寧定定地看著玥姐兒:「你真的想清楚了?」

玥姐兒盈盈一福:「懇請皇伯母做主。」

成親前能見上一面,覺得順眼,已屬難得。雖比不得青梅竹馬的情意,也勝過盲婚啞嫁了。

顧莞寧點點頭:「好,過些時日,我便召穆夫人進宮。」

……

一個月後,中宮顧皇后下鳳旨,為明玥郡主賜婚。

鄭家人如何失望,不必細說。

穆家求來這門親事,十分歡喜。

齊王府舊事,確實不美。不過,齊王府眾人早已死絕,只餘明玥郡主被養在宮中。帝後皆視明玥郡主如己出。以穆家的五品門第,穆家長子能為郡馬,委實是祖上積德。

便是明玥郡主比穆公子年長三歲,穆家也毫不介懷。

女大三,抱金磚嘛!

鳳旨下了之後,婚期很快定了下來,就在當年六月。

半年時間,已足夠準備嫁妝,從容出嫁。

玥姐兒善於女紅,定了婚期之後,親手為自己繡起嫁衣。又為未來的公婆夫婿各做了衣衫鞋襪。

吳媽媽捨不得玥姐兒這般辛苦,想動手幫忙。被玥姐兒微笑拒絕:「親自動手,才顯誠心。」

吳媽媽低聲道:「穆家人又不知道。郡主何必這般苦著自己。」

玥姐兒輕聲應道:「我做這些,出自本心,何須他們知曉。」頓了頓又道:「兒媳進門敬茶之日,呈上自己親手做的衣衫鞋襪,也是常理。我雖是郡主,也不能自持身份,仗勢欺壓婆家人。」

「我待人以誠,想來,別人也會以誠待我。」

這些話傳進顧莞寧耳中。

顧莞寧默然片刻,然後淡淡一笑。

玥姐兒確實心細靈巧心思端正。

這樣的好姑娘,定能將自己的日子過好。

……

半年轉眼即過。

玥姐兒帶著六十四抬豐厚的嫁妝嫁入穆家。

新婚三日,玥姐兒和新婚夫婿一起進宮覲見。

帝後俱至,阿嬌阿奕姐弟五個,自然也都在。便連宮外的朗哥兒瑜姐兒等人也都這一日進了宮,一副給玥姐兒撐腰之勢。

玥姐兒心中感動不已,轉頭輕聲對英俊斯文的新婚夫婿笑道:「瞧瞧,你若對我不好,誰也饒不了你!」

穆子源低聲笑道:「我哪裡捨得對你不好。」

玥姐兒面頰微紅,目中閃出愉悅的光芒。

顧莞寧看在眼中,一顆心也徹底放了下來。

……

景佑十五年,蕭詡登基十五年整。

這一年,國庫充盈,國泰民安。

這一年,天子蕭詡已有三十七歲,中宮皇后顧莞寧三十五歲。

這一年,阿嬌公主如願誕下一個女兒,阿奕有了長子。

這一年,閔家丁家各添一女,顧家添丁。太夫人如願以償,有了玄孫。

太夫人已年邁,耳力目力都不及從前,心緒卻清明。每隔一段時日,太醫徐滄便會來定北侯府為太夫人診脈。

此次定北侯府添丁之喜,顧莞寧頗為歡喜,特意命陳月娘代自己回府送賀禮。

太夫人見了陳月娘,樂呵呵地笑問:「皇后娘娘近來鳳體可好?」

陳月娘笑著應道:「娘娘鳳體安康,只是心中時常惦記太夫人。」

宮務繁瑣,宮中又添了孩子,顧莞寧今年無暇歸寧。

太夫人心中頗有些遺憾,口中笑道:「替我帶話給娘娘。我吃得香睡得好,少說也能再活十年八年。不必總惦記我。」

陳月娘笑著應下,回宮後一字不漏地回稟。

顧莞寧聽後,抿唇一笑。

祖母健在安好,於她而言,便是世間最大的喜事。

中秋當晚,顧莞寧設下宮宴。

蕭詡和顧莞寧並肩而坐。

阿嬌阿奕等一眾晚輩攜著孩子一一上前行禮。別的孩子還小,俱被抱在懷中。

朗哥兒孫柔的兩個兒子已能蹣跚學步,偶爾咿咿呀呀冒出含糊不清的字眼,頗得帝後青睞。各抱了一個坐在腿上,出盡風頭。

顧莞寧看著懷中白乎乎肉團團的孩子,忍不住笑著嘆道:「一轉眼,我們也老了。」

孫子輩的孩子一個個出來了,他們可不是老了么?

蕭詡挑眉一笑,湊在她耳邊低語:「在我眼中,你永遠是十三歲時的模樣。」

顧莞寧輕笑著啐了他一口:「孩子們都在看著呢!這般老不正經!」

蕭詡不以為意,哈哈一笑。

月圓人團圓,滿目皆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