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錦堂歸燕 >第八百七十八章 決定

第八百七十八章 決定 (1/1)

小說名稱《錦堂歸燕》 作者:風光霽月  更新時間:今天09:52更新  字數:2510

那聖旨上的內容只有簡單的一句話。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南方已平,卿速歸京,欽此!

謝岳拱手道:「回王爺,聖上催促您回京的口諭有七道。接到第一道口諭時,老朽與徐兄商議一番,決定暫且託病。沒想到聖上一個月內竟又下六道口諭,看著時間應是沒等回稟就接連派了人來。第七道口諭時還命內監親自來探病,所幸的是對方並未發現破綻。」

「正是,還多虧了謝兄的易容術,沒讓那內監看出任何異樣。」徐渭之也道,「不過,聖上會下這道明旨,就說明他已是等不及了。」

謝岳補充:「『等不及』已是委婉的說法,聖上當前的狀況應當已是龍顏震怒,若王爺不儘快做出回應,聖上下一道聖旨伴隨而來的恐怕不只是催促。」

逄梟頷首,謝岳所說他何嘗不知?指頭輕輕地敲著桌面,賬內橘紅色的燭光將他俊臉映出明暗的輪廓。

他看著桌案上明黃色的聖旨,許久方道:「看來要做好回京的打算了。」

「王爺打算回去?可您經營了這麼久的平南軍,一切才剛剛步入正規軌,若現在回去,聖上再安排其他人,平南軍未必會如虎賁軍對您那樣有那麼高的粘性。」

「這一點我也清楚。不過事情也沒有預想之中的糟糕。」逄梟自信一笑,「本王自信帶兵還是有那麼一手的,雖比不上虎賁軍的感情,可平南軍也不至於整個都會眨眼就不認人。」

謝岳與徐渭之也都點點頭,他們必須得承認,逄梟在帶兵用人方面有獨特的天賦,也有格外讓人信服的氣質。

戰場衝殺,他從來都是沖在最前,撤在最後。

他從來不會罔顧任何一位將士的生命。傷兵他救,那些受了傷不能再當兵的,在別人手下給些銀子就不管了,許多那樣落下殘疾的兵回鄉後都會成為家裡的累贅,少量的撫恤銀子能用幾年?

可逄梟卻從一開始就不會放棄他們,秦宜寧還安排那些傷病去自己的農莊做事,不知養活了多少的傷兵。就算戰死的那些,大周朝不給的撫恤,逄梟也會私下裡送去,絕不會讓戰死的弟兄弟閉不上眼。

逄梟在敵國的眼中是殺人不眨眼的煞胚,可是在大周人眼中,卻是開疆拓土平定天下的功臣,是一方支撐國朝穩固的基石。

所以李啟天才會這般忌憚。

此事已做了決定,逄梟便問虎子,「元玉江關起來了?」

「是。」虎子頷首道,「已經處置妥當了,王爺不必掛心。」

「穆公子最近有沒有來看過他師伯?」

謝岳笑道:「今兒就來了,這會子還沒回去。」

逄梟便笑著點點頭,起身道:「我去尋他。」

誰知逄梟還沒等尋見穆靜湖,外頭便有人急匆匆來稟告,「王爺,王妃命人來報訊,說是穆太太即將臨盆了,讓穆公子速歸。」

逄梟一愣,連忙大步流星的去天機子房外尋穆靜湖。

穆靜湖這會子正隔著一道門和天機子閑聊,聽見外面有腳步聲傳來也介懷,不過隨著那腳步聲急促的靠近,他與天機子都停下了話頭往門口看。

「木頭,你怎麼這會子跑這裡來了!」

穆靜湖喜道:「你回來了?」

「是啊,噯,這會子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媳婦要臨盆了。還不快回去!」

穆靜湖一下子彷彿被雷劈中,獃獃的道:「真,真的?」

「自然是真的,宜姐兒剛才命人來說的,你還不快家去?」

「對,對對!」穆靜湖原地轉了一圈,彷彿才剛回過神,回頭告訴天機子:「師伯,我先走了!」

話音方落,便一陣風似的跑過逄梟的身邊,眨眼就不見了人影。

逄梟想起當初秦宜寧生產之日,自己或許和穆靜湖一樣傻裡傻氣的,不由得好笑的搖頭,也快步往外走。

一門之隔的天機子將耳朵貼在門上,聽著外頭人的腳步聲,氣的雙手拍門:「回來,噯!你們這一個兩個到底怎麼回事,你事兒解決了怎麼還不放本仙姑出去!回來!」

然而她的聲音回蕩在走廊中,卻沒有人回應。

天機子氣鼓鼓的坐回桌邊,一邊吃點心一邊生悶氣。

逄梟和穆靜湖策馬趕去穆家時,天色都已大暗。皎潔的一輪明月高懸半空,銀白的光芒被府中大紅的燈籠的光掩蓋。

走在外院,穆靜湖就手腳發涼了,回頭望著逄梟焦急的道:「怎麼辦?我聽說女人生孩子,就是走一趟鬼門關,我,我怎麼有些害怕……這府里怎麼這麼安靜?會,會不會有事啊?」

「別胡說。」逄梟催促道,「你這離著還遠呢,你還指望聽見什麼!還不快進裡頭去?」

「哦,你呢?」

逄梟被穆靜湖這幅呆樣子氣笑了:「我一個外男,能進你家內宅么!你還不快去!」

「哦哦哦!」穆靜湖彷彿這時才清醒過來,飛身躍上牆頭,一個起落就已不見了蹤影。

虎子跟著逄梟來的,看到穆靜湖那模樣笑的肚皮疼。

逄梟也覺得好笑。不過當初秦宜寧生產時,他興許比穆靜湖也強不了多少。

秋飛珊的身體還算康健,並不似秦宜寧當日那般受罪,當晚嬰兒響亮的啼哭便傳遍了府里。

「恭喜老爺,賀喜老爺,是個小少爺呢!」

產婆小跑著出來報喜。

十一月中旬的舊都已經很冷,穆靜湖在外面院子里打轉,頭上冒出的熱氣卻氤氳成一片,聽聞此言,他嗖的一下就衝進了產房。

秦宜寧抱著個暖手爐正拉著產婆問秋飛珊的情況,就聽見屋裡傳來一陣歡樂的笑聲,隨即是穆靜湖傻傻的聲音:「珊珊,我當爹了!你當娘了!」

這幅傻樣將所有人都逗笑了。

產婆笑道:「太太年輕,又身強體壯的,平時也注重保養,王妃放心,一切都好。」

秦宜寧這才徹底放下了心,聽著屋內歡樂的鬧騰,就笑著離開了穆家內宅。

到外院見了逄梟,秦宜寧笑道:「秋氏誕下一子,咱們也該預備賀禮才是。」

「你說的事,來時倉促尚來不及準備。」逄梟回頭告訴虎子,「你讓人去告訴天機子這個喜訊。」

虎子笑著點頭,飛奔著去了。

逄梟就與秦宜寧並肩離開穆家。這個時間,滿府里人都在歡騰,尤其穆靜湖,估摸著都樂傻了,他們二人也不願打擾。

誰知回了秦府剛剛盥洗了躺下,門口就傳來婢女回話的聲音,「王爺,穆公子求見。這會子在前廳呢。」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