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尾聲(

正文_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尾聲(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10

時光永遠不會停止前進的步伐,轉眼就是十二月份,聖誕將至,江海市的氣溫也已經瀕臨零度

江海市某段路上,設置了一個臨時檢查站,檢查站旁邊停著幾輛精車,還有幾個持槍精察站在兩邊,仔細檢查著每一輛從這裡通過的車輛

類似的關卡,江海市各條路上都設置了很多,只因為江海市剛剛發生了一件大事,有人在銀行門口搶jie了一個剛剛取錢出來的顧客,然後還搶了輛車跑掉了

江海市已經連續三年沒有發生過這樣的搶jie大案了,是以幾乎第一時間,ji就**全城,進行搜捕,務求馬上找到搶jie犯

目前ji還沒得到搶jie犯的清晰照片,所以對每個人都盤問得很仔細,務求不出現任何遺漏,而現在這個關卡負責查看證件的兩個精察,都是來自東區分局,一老一少,剛好都姓高,雖然他們其實不是父子,也沒有半點親戚關係,但大家都稱他們為老高和高

這一段路的車其實倒不算多,幾分鐘才有一輛車經過,老高和高的任務,倒也輕鬆,而路上也沒因為這個檢查站的出現而堵車,交通還是很順暢

「現在幾個時了?」老高開口問道

「從搶jie案發生到現在,已經兩個時了」高回答道

「兩個時啊,還好,還有十個時」老高鬆了口氣

「一定要十二個時之內破案嗎?」高有點想不通,「這麼大的案子,誰也不能保證這麼快破案?」

「高啊,你不懂,要是十二個時內破不了案,我們就可能不需要破案了」老高搖頭說道

「這是為什麼呢?」高很納悶

老高沒有說話,因為就在這時,又一輛車駛了過來,一輛比較普通的沃爾沃

看到ji要求停車的手勢,沃爾沃停了下來,車窗搖下一半,一隻白皙的手從裡面伸出,那隻手上,拿著一張身份證

老高接過證件看了一眼,臉色頓時一變,馬上彎著腰把證件遞了回去:「不好意思,打擾您了,您慢走」

那隻手接過證件,收了回去,車窗重搖上,車子啟動,不徐不疾的朝前面開去

「高叔,就這麼讓車走了?」高呆了呆,要知道,前面每一輛車都檢查得很仔細,恨不得把車主的祖宗三代都查出來,可這個,就只是看了一個身份證而已,老高就把人給放了,這也太不合理了

沒等老高回答,高又問道:「難道我看錯了?剛剛那不是身份證?」

「那是身份證」老高看著遠去的沃爾沃,神情有些奇異,「可那,又不是普通的身份證,那是一種代表著身份的身份證,其次,那才是真正的身份證啊,有那麼一個身份證,就等於有了一種無比高貴的身份」

「真正的身份證?」高愣了愣,突然臉色微微一變,壓低了聲音,「高叔,你,你不會是說,神仙島的那種身份證嗎?」

「沒錯」老高點了點頭,「所以,我才那麼乾脆的讓那輛車走了」

高頓時釋然,然後又好奇的問了一句:「高叔,那個,是幾號啊?」

「二號」老高回答道

「高叔,那你見過一號的身份證嗎?」高又好奇的問道

「沒,一號的都是大人物,我們這些人物很難見到的」老高搖搖頭,然後又感慨起來,「若是我能有那麼個身份證,該多好啊」

高臉上也露出嚮往的表情,江海市幾乎每個人都知道,擁有地址為神仙島身份證的人,都是跟夏天有密切關係的人,也都是不能惹的人

江海有個神仙島,神仙島上住著夏天,擁有神仙島一號身份證的人,就是夏天和他的老婆,而神仙島二號,則是神仙島上的丫鬟侍女,傳言這些丫鬟侍女,其實也都是夏天的女人,至於神仙島三號,則是島上的傭人,比如廚師清潔工而老高和高所能期待的,也只有神仙島三號這類身份證了

「高叔,對了,為什麼我們必須十二個時之內破案呢?」高重回到了之前的話題

「楚門通知了ji若是十二個時之內沒破案,楚門就會接手」老高頗為無奈的說道

高不說話了,他知道楚門是什麼,他知道,楚門負責人楚瑤,是擁有神仙島一號身份證的人之一

江海市某座高檔酒店裡,二樓宴會廳,此刻已經是賓朋滿座,江海市名流大部分都已經到來,只因為今天這裡要舉行一場婚宴,而婚宴的主角,乃是平海省省委記的兒子

平海省省委記姓方,幾個月前才到任,這位平海省最高首長的公子,今年已經三十歲,而今天就是這位方公子的婚宴,而娘聽說來頭也不,雖然不是可她父親也是商界大佬

婚禮本來預定七點開始舉行,而現在已經快到七點半,婚禮卻還沒有開始,這也引得一些客人開始議論起來

「怎麼還沒開始呢?不會出什麼事了?」

「誰知道呢,我也懷疑出問題了,這都過半個時了呢,我看司儀早在那等著開始,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沒開始」

「難道是娘子跑了?」

「別瞎說,娘子在那呢,再說了,這可是嫁給省委記的公子,誰會那麼傻跑掉啊?」

「這可說不準呢,我覺得八成是娘子反悔了,要不就是郎反悔了,總之就是有個人反悔」

「不至於?你看,那不是郎娘嗎?他們看上去挺好的啊」

「得了,你們幾個別瞎猜,我得到準確消息了,是方記還在等一個重要的客人」

「重要的客人?什麼客人還能讓方記等這麼久呢?」

「難不成是國家主席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