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朕要買

正文_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朕要買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435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466章朕要買皇宮

「那買來嘛!」姬清影現在已經比以前稍微懂點情理了,她已經知道這裡不是她的姬氏皇朝,並不是所有東西都屬於她,也知道要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是需要花錢買的。

「陛下,我們現在沒那麼多錢買。」安心依然很耐心的解釋著。

「那找老公要嘛,他不是有很多錢嗎?」姬清影嘟著嘴。

「陛下,那我們先回家,然後再給夏天打電話吧。」安心輕聲提議道。

「好吧,那我們先回去好了。」姬清影想了想,然後就答應下來。

安心稍稍鬆了口氣,這位女皇陛下可不是那麼好哄的,她雖然看似天真,對什麼都不懂,但對有些事情,她又是相當堅持,誰也無法改變她的想法。

兩人出了校門,而姬清影一個多月前心血來潮買下的那輛車子正停在門口,兩人上了車,然後便駛向城市的另一個方向。

半個小時後,車子駛入一棟別墅,一棟其實面積挺大但姬清影卻始終覺得太小的別墅,因為她總覺得,這別墅和她以前的皇宮相比,實在小太多了。

這棟別墅,曾經屬於尤添財,一個多月前,尤添財在他兒子尤安富暴斃之後的第二天也突然死亡,而在他死了之後,他又被查出大量犯罪行為,雖然人都死了,不會再受什麼刑罰,但他的財產卻基本上都被充公了,而他所有的幾棟別墅也被拍賣。

姬清影無意中看上了這棟別墅,也跑去想買,到最後,別墅到手,她卻沒發一分錢,直接就送給她了,不過到底是誰送的,姬清影並不知道,她也沒興趣知道,對她來說,只要知道這房子是她的就行了。

「安心,安心,快給老公打電話啦!」拉著安心進了客廳,姬清影便催促道。

「給我打電話做什麼?」一個聲音接上話,客廳里倏然多了一個人,卻正是夏天。

「嘻嘻,老公你來啦,快給我錢,朕要買皇宮!」看到夏天,姬清影頓時開心起來,她先撲到他身上,然後就開口要錢。

夏天順手抱住姬清影,卻轉頭看著安心,有些奇怪的詢問:「買皇宮?這裡有皇宮賣嗎?」

「陛下覺得這別墅太小,她想把西都交大買下來當她的皇宮。」安心輕聲解釋道。

「噢,這樣啊,要買下來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以後我們都不住這裡,買下來也沒用。」夏天隨口說道。

「有用啊,我要當皇宮的,我的皇宮不能太小啦!」姬清影嘟著嘴說道。

「沒關係,我過幾天帶你回江海市,我在那邊有幾個島,肯定比你的皇宮還大。」夏天想了想說道。

「江海市嗎?」姬清影想了想,然後搖搖頭,「我好像不能去那裡啊!」

「你可以去的,過幾天就能去了。」夏天一臉肯定的樣子,然後突然話鋒一轉,「喂,死妖女,告訴我你現在在哪?我能幫你把功力提升到渡劫期哦!」

「都說人家不是妖女……」姬清影有點不高興,但她這句話沒說完,突然聲音就變了,依然悅耳,但卻很清冷,「我在雪山。」

「噢,我馬上來。」夏天說了一句,然後看著安心,「先照顧她幾天,不要到處跑,過幾天我就回來找你們,帶你們去江海市。」

「好的。」安心點頭應了一聲,而她話音未落,夏天便已經消失。

************

上一秒,夏天還在天氣頗為炎熱的西都市,而下一秒,夏天就已經來到冰冷的雪山之巔,對於一個渡劫期的修仙者來說,即便是萬里之遙,也瞬間就能到達,渡劫期修為的修仙者,嚴格說起來,已經是半個仙人。

前一秒,姬清影還傲立在雪山之巔,俯視著下方,在她的印象之中,夏天還在西都市,剛剛正抱著她的分身,可現在,她卻發現,夏天已經站在她的面前,這讓她不禁心生錯愕,然後,便是震驚。

姬清影看著夏天,沒有說話,就只是這麼看著,但這一刻,她發現,夏天看起來依然是那個夏天,臉上依然帶著有點可惡的笑容,那一雙眼睛,依然有點色,似乎已經把她剝光,但她卻知道,現在的夏天,已經不是之前那個夏天,他已經有了一種質的變化。

那是一種氣勢到精神狀態的變化,當她第一次見到夏天時,她能以高高在上的姿態俯視他,即便她中了她的暗算,她依然能佔據主動,以她的方式寵幸他,而隨後的時間裡,他們之間發生的每一件事,幾乎都是她佔據著主導狀態,她,就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女皇,而他,即便再受她的寵愛,也只能是個皇后。

可現在,她已經無法俯視他,雖然他什麼也沒做,但她依然能感覺到他的強大,這一刻,她似乎感覺到,他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帝王,而她,卻是一個等待他寵幸的妃子。

「你,你現在是什麼修為?」姬清影終於忍不住開口。

「你覺得呢?」夏天嘻嘻一笑,然後慢慢伸手,托住她的下巴,「你這皮膚,好像變白了啊!」

「你來做什麼的?」姬清影發現自己似乎無法抵抗,也似乎生不起反抗的心思。

「我啊,當然是來寵幸你的。」夏天不緊不慢的說道,然後不緊不慢的拉開她的裙帶。

姬清影沒有反抗,也沒有躲避,任憑夏天為她寬衣解帶。

終於,她被夏天放倒在雪地上,然後她又聽到夏天的感慨:「你這皮膚,真的和雪一樣白呢。」

雪山之巔,激情如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