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我自己

正文_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我自己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502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周功成,你瘋了?這是夏先生!」方明坤厲喝道:「快把槍放下!」

「他就是你們保護的那個夏天?」周功成咬牙切齒般的說道,卻依然沒有放下槍,自從當**以來,他還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

「沒錯,我就是夏天。」夏天懶洋洋的接上話,「好像有很久沒被人用槍指著了呢,我還真是有點懷念這種感覺,哎,白痴,快開槍吧,我等著呢!」

「夏先生……」方明坤想說什麼。

「喂,我正無聊,你別壞我好事啊!」夏天不滿的瞪了方明坤一眼。

方明坤只得閉上嘴,不再說什麼,而之前還在看戲的圍觀群眾,在周功成拔槍之後就基本上跑了個精光,沒辦法,誰也不想被流彈擊中啊。

周功成臉色一陣變幻,顯然內心正在掙扎,關於夏天的事情,他知道得並不多,但他聽說這個人不能惹,只是,要他放下槍,心裡那口惡氣又難以壓下去。

「喂,你這白痴能不能快點開槍?」夏天有點不滿了,「我很忙的,沒空陪你這白痴玩。」

夏天這滿不在乎的樣子,讓周功成隱隱有了一些畏懼,猶豫了一會,他終於還是咬著牙,把槍放了下來。

「浪費我時間。」夏天更不高興了,「既然你不開槍,那我自己來!」

夏天倏然消失在原地,以無比迅捷的速度從周功成手裡奪過手槍,然後朝他扣動扳機。

砰砰砰!

「啊……」

一陣槍響,伴隨著慘叫聲,驚呆了無數人。

射光子彈,夏天就把手槍重新放在了周功成的手裡,而他的動作實在太快,根本就沒人看清楚他的動作,等大家反應過來的時候,只看到周功成躺在血泊之中,雙手雙腳都正汩汩冒著鮮血,顯然四肢都已經中槍,至於夏天,他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正不緊不慢的走向馬路對面。

「坤叔,這,這咋回事啊?」高勇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哪知道?」方明坤確實不知道,雖然他能推測出這應該是夏天做的,可他真的沒看清楚。

「坤叔,那現在怎麼辦?」高勇看了慘兮兮的周功成一眼,「要不要幫他叫救護車?」

「他不是有個搭檔嗎?我們不用管這件事。」方明坤看了周功成一眼,心想這報應來得可真快,「走吧,我們有我們的任務,認真執行我們的任務就行。」

「也對,管他死活呢!」高勇顯然對周功成也沒好感。

四人很快也朝馬路對面走去,而跟周功成一起的關娟娟,終於拿出手機,撥通了警局的求助電話。

************

某豪華別墅,泳池邊,一個中年男子靜靜的坐著。

他是尤添財,尤安富的父親,西都市十大富豪之一。

尤添財的名字很俗,很多人發跡之後,都會改掉自己原來很俗的名字,但尤添財沒有改,因為他覺得是這個名字給他帶來了財富,也正因為如此,他給兒子也取了個比較俗的名字,安富,平安富貴。

然而,他的名字給他帶來了財富,但他兒子的名字,卻沒給他兒子帶來平安,就在昨天晚上,他已經在太平間里見到了兒子冰冷的屍體,安富,不再平安,也不會再有富貴。

他知道警方正在調查,而且調查這個案子的,乃是收過他不少好處的周功成,他相信周功成會認真調查這個案子,但他並不是完全相信周功成的能力,所以,他還另外找了人私下調查。

「尤總。」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伴隨著這個聲音,一個三十來歲的英俊男子走了過來,這個人,正是尤添財派去調查的人,名叫張開,自稱是退休的特工。

尤添財並不相信張開真是退休特工,但他知道張開很有能力,也很有路子,他和張開合作過幾次,每一次,張開都把他需要的資料調查得清清楚楚,沒有任何的錯漏,所以,他相信這一次,張開也能調查清楚所有的事情。

「坐吧。」尤添財指了指另一個椅子,「查清楚了?」

張開也不客氣,一屁股坐了下來,然後點了點頭:「基本上查清楚了,嫌疑最大的就是安心。」

「安心?」尤添財對這個名字也有印象,「上個月跳樓的那個女大學生?」

「沒錯,就是那個女學生。」張開點了點頭,「昨天一起被殺的六個人里,還有個陶梅,這個陶梅就是安心的同學,尤少和陶梅他們的死亡時間都在下午三點左右,而很多人能夠證明,安心兩點半的時候和陶梅一起開車離開,而陶梅的車子開到了尤少那裡,也就是說,安心應該也去了那個地方,當時其他人都死了,安心卻不見蹤影,我還調查了附近的監控錄像,三點鐘的時候,安心在附近出現過,因此,我相信,殺死尤少的,就是安心。」

「幾成把握?」尤添財問道。

「八成。」張開回答道:「因為我還無法確定,安心是不是有殺死尤少的能力,因為若是她真有那個能力的話,上個月她應該不需要跳樓,所以,我也有些懷疑,雖然尤少的死跟安心有關,但真正動手的,或許不是她。」

「八成把握,不管是不是她,那她都已經該死了。」尤添財淡淡的說道。

「尤總,這件事,我想勸你算了。」張開略一沉吟,開口說道。

「算了?」尤添財猛然一拍椅子,「我兒子死了,你讓我算了?」

「尤總,我們合作有幾年了,一直合作很愉快,所以,我才額外告訴你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