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安心的殺

正文_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安心的殺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467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得知真相的方明坤很多次想一熗崩掉丁子峰,可他的女兒需要他照顧,他妻子早逝,就只這麼一個女兒,他若是鎩了人,就算不被熗斃,也肯定會在監獄裡關個十幾二十年,那他女兒恐怕就徹底完了,所以,他只能一次次的忍,不論丁子峰怎麼挑釁怎麼羞辱,為了女兒,他還是只能忍。

當然方明坤也不會就這麼放過丁子峰,他一直都在找丁子峰的fan罪證zheng,他一直都在懷疑丁子峰現在的生意,其實是用當年他父親販毒的錢起家的,因為當年精方沒有找到多少zang款,可惜的是,懷疑歸懷疑,他卻找不到任何證zheng。

而前不久,丁子峰居然勾搭上了西都某位副市長的女兒,這一來,方明坤想要動丁子峰,自然就更難了,反倒是丁子峰想要找方明坤麻煩的話,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現在別說方明坤這麼一個普通刑精,就是市局的局長,也不敢輕易得罪丁子峰。

很多人都覺得,方明坤想報這個仇,怕是沒什麼可能了,除非他真的豁出去,一熗把丁子峰崩掉,但誰都明白,除非方明坤的女兒死了,否則方明坤肯定不會這麼做的。

但剛剛發生的事情,卻讓高勇覺得,方明坤報仇有望了。

方明坤其實也這麼認為,但他也不好公開說出來,而今天看到那個丁子峰那畜生嚇成那樣,他內心裡其實也是異常的高興。

幾家歡樂幾家愁,總統套房外面的方明坤把他的高興藏在內心,而套房裡面,我們的失魂女皇姬清影,卻依然將她的不滿全部表露在那張異常美艷的臉龐上。

「朕不高興,你快哄朕開心,不然誅你九族啦!」姬清影嘟著小嘴,不高興的看著夏天。

「我也不高興呢!」夏天沒好氣的說道,這小妖女真是折磨人。

「朕不許你不高興。」姬清影更不高興了。

夏天乾脆懶得理她。

「喂,說話呀!」

夏天乾脆躺在床上,一副要睡覺的樣子。

「喂,不許睡!」

夏天乾脆打起了呼嚕,雖然他平時睡覺並不打呼嚕。

「起來啦,再不起來朕就誅你……唔!」姬清影的話沒說完,夏天就醒了,然後很乾脆的堵住了她的嘴巴,翻身就把她壓在身下,被這小妖女折騰了大半天,現在輪到他來折騰她了。

************

下午兩點半,西都交大正門。

曾被譽為西都交大校史上最清純校花的安心,正不緊不慢的走出大門,一路之上,她能感覺到不少人對她的指指點點,還能聽到一些議論,或是同情,或是落井下石,但她卻都恍若沒看見,恍若沒聽見,一臉的風輕雲淡,漠不關心。

上個月才遭逢大變的安心,身上卻似乎有著比以往更為吸引人的氣質,那種讓人心安的特彆氣質。

「安心,這邊!」一個頗為悅耳的聲音響起。

安心循聲看去,不遠處,陶梅正靠在一輛轎車旁邊朝她招手。

「陶梅,這是你的車?」安心走到這輛嶄新的本田轎車旁邊,很自然的問了一句。

「是啊,上個星期才買的呢!」陶梅語氣里有幾分炫耀的味道,雖然這不是什麼豪車,一輛本田而已,但也要將近二十萬,對於一個學生來說,能買得起這麼一輛車,確實也有炫耀的資本。

拉開車門,陶梅先坐了進去,同時招呼著安心:「安心,快上車吧,萬一路上堵車,說不定就會遲到了,那位催眠大師架子挺大,若是去遲了,說不定他就不接待我們了。」

「嗯,好,那我們快點去吧。」安心點了點頭,鑽進車裡,坐在了陶梅旁邊。

轎車很快啟動,一路順利,沒有堵車,也沒有遇到車禍之類的意外事件,大概二十分鐘後,車子來到了一棟別墅門口。

別墅的大門敞開著,陶梅直接就把車開了進去,在別墅裡面停了下來。

這是一棟**的別墅,佔地面積很大,地處相對偏僻,即便現在是白天,這裡也相當安靜。

下了車,安心掃了別墅一眼,微微蹙眉:「陶梅,這裡就是那個催眠大師的住處嗎?」

「不是,這別墅是那個催眠大師的朋友家,那個催眠大師不是西都市人,他只是偶爾來這裡的,他來這的時候基本上就都住在這朋友家裡。」陶梅解釋了一下,然後就拉著安心的手,「走吧,我們進去,等你恢復記憶了,就知道是哪個王八蛋害了你,到時候,就報精把他們都抓起來!」

「好,那我們進去吧。」安心輕輕應了一聲,眼中閃過一絲怪異的神色。

陶梅眼中也閃過一絲喜色,拉著安心快速朝裡邊走去,很快來到門邊,敲了敲門。

房門很快打開,陶梅和安心走進了別墅一樓的客廳,客廳里站著兩個男人,看起來像是保鏢的樣子。

這兩個保鏢一看到陶梅和安心進來,便馬上走出客廳,將門關了起來,於是客廳里,就只剩下安心和陶梅兩人。

「安心,你在客廳坐一下,大師應該在二樓,我去找他。」陶梅輕聲對安心說道。

安心點了點頭:「好。」

陶梅很快上樓,幾分鐘後,一個男人出現在樓梯口,而陶梅則跟在這個男人身後,兩人正在慢慢下樓,而那個男人,一邊下樓還一邊用一種頗為怪異的眼神看著安心。

這男人二十多歲的樣子,皮膚白皙,長相普通,算不上高大英俊,實際上,他的身高估計還不到一百七十公分,而他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