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真正去

正文_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真正去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277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行,我去看看。」宋衛民微微皺眉,但還是起身走了出去。

說起來,現在宋家在京城的地位可以說是今非昔比,現在每個人都清楚,宋家乃是京城僅次於趙家的大家族,在京城最新的四大家族排名之中,宋家已經壓過錢家排到了第二,最初的趙錢孫李四大家族在變成趙錢宋袁四大家族之後,最終又變成了現在的趙宋錢白四大家族,趙家依然巍然不動,相對低調的錢家,也依然保持著自己的位置,宋家強勢登上第二名,而隨著袁家的覆滅,白小磊所在的白家,終於躋身四大家族之一。

以宋家現在的地位,加上宋衛民的能力,還有宋衛民屬於宋家直系子弟的身份,顯然,宋衛民完全可以弄個更好的差使,而不只是這麼一個重案組的組長,只不過,宋衛民最終卻並沒有換地方。

一方面,宋衛民其實對現在這份**的職業,還是比較喜歡的,而另一方面,他其實已經意識到,他不管怎麼往上爬,始終都比不上某個人,所以,他往上爬已經沒有意義,對家族其實也沒什麼太大用處,既然那樣的話,還不如繼續做他自己習慣的事情。

宋衛民想要超越的某個人,其實就是夏天,可他現在已經意識到,他離夏天的差距,正在不停擴大,這讓他有那麼點心灰意冷的感覺,特別是前些日子,他得到消息,他那最為傾慕的小姐,現在居然和夏天在一起,如情侶一般雙宿雙飛,這讓他深受打擊,儘管他一直知道,他配不上小姐,可他內心裡,總還是心存著一絲僥倖,但現在,這一份僥倖,也已經被夏天徹底粉碎。

「夏天這該死的王八蛋!」想起夏天,宋衛民就忍不住在心裡咒罵著,這王八蛋得到了他那妹妹不說,還把小姐也霸佔了過去,現在的宋家,等於就成了他的後院,決定宋家生死的兩個女人,都成了夏天這王八蛋的女人,而他宋衛民,就算再拚命,得到再高的地位,又能如何呢?

其實不僅僅是宋家,京城四大家族,現在都成了夏天的後花園一般,趙家的兩位漂亮姐妹花,同樣被夏天收入房中,至於錢家,錢多多已經成了專門給夏天管賬的,而白家的白小磊,誰都知道他是夏天的小弟,而若不是有這層關係,白家又怎麼能躋身四大家族呢?

事實上,很多人都明白,現在的京城,其實已經間接成了夏天的地盤。

「衛民少爺,您一定要為我們家做主啊!」有些悲憤的聲音,將宋衛民從這些思緒中驚醒,然後他便看到了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看著有些面熟,仔細一想,他便想起了這個老人的身份,還別說,這老人和他們宋家,還確實有那麼點關係。

這老人也姓宋,叫宋子庚,其實本來宋子庚和京城宋家沒有什麼關係,只是,宋子庚卻拿出不知道哪個年代的宋家族譜,證明他的先祖和京城宋家的先祖曾經是一家人,然後,宋子庚逢年過節,都會前來宋家問候送禮,久而久之,宋子庚雖然沒能真正成為京城宋家的一員,但也得到宋家的認可,在某些地方,也給了宋子庚一些照顧。

「庚伯,發生什麼事情了?」宋衛民對宋子庚倒也客氣。

「衛民少爺,我們家宋謙,讓,讓唐蓓娜那個**,給,給害死了……」宋子庚老淚縱橫,說著說著就嚎啕大哭起來。

「庚伯,你先坐下,慢慢說。」宋衛民微微皺了皺眉,轉頭看了尤思一眼,「給庚伯倒杯水。」

「好的,組長。」尤思很快倒了杯水過來,發現宋子庚還站著,便拉過來一個椅子,「老伯,您先坐,先別哭,您把事情說清楚了,我們組長才能幫您,不然的話,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情的。」

宋子庚點了點頭,擦了擦眼淚,坐了下來,稍稍平靜了一下,便開始敘述事情的原委。

宋謙乃是宋子庚的獨生兒子,雖然他的名字諧音是送錢,但他卻很會賺錢,而在宋子庚攀上宋家這顆大樹之後,宋謙的生意就做得更大,現在也有了上億的身家,這男人有了錢,往往就會想著換個更好的老婆,這不,大概一年前,宋謙就換了個老婆,一個叫戴蓓娜的漂亮模特。

宋子庚一直不喜歡戴蓓娜這個兒媳,不過宋謙非要這麼做,宋子庚也沒辦法,然而,就在前幾天,宋謙突然死了,死得毫無徵兆,法醫驗屍說是猝死,而警方也把這當作一起意外死亡事件,不認為是謀殺,但宋子庚卻認為,這絕對是戴蓓娜謀殺了他的兒子,而原來負責查這件事的**,卻已經不再理會他,沒辦法,宋子庚便只能來這裡找宋衛民,希望宋衛民能給他兒子討個公道。

「庚伯,你說戴蓓娜害死了宋謙,你有沒什麼證據?」宋衛民聽完之後詢問道,關於宋謙和戴蓓娜的那些事情,他也是知道一些的,從內心裡說,他其實也看不慣宋謙娶回個小模特,覺得很丟份,不過,他跟宋謙也不熟,自然不會去管這事。

其實,宋衛民對宋謙沒什麼好印象,但對宋子庚的印象還算不錯,現在是宋子庚上門來求他,所以他還是想幫幫宋子庚。

「衛民少爺,我沒有證據,可我知道絕對是她做的,她當初嫁給宋謙,就是為了她的錢,現在他們結婚才一年,宋謙就死了,宋謙的身體一直很好,怎麼會突然就死了呢?衛民少爺,求你一定幫我查清楚。」宋子庚用哀求的眼神看著宋衛民。

宋衛民略一沉吟,然後點了點頭:「庚伯,我答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