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兩個過

正文_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兩個過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77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在隔壁等你!」姬清影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閃身出門。

「長腿妹,你別生氣,等我幫姬清影那妖女施針之後,我就會來給你施針,到時候,你就不用怕她了。」夏天湊在夜玉媚耳邊,低聲對她說道。

夜玉媚卻沒理會他,雖然他們之間已經有了最為親密的關係,但很顯然,此刻夜玉媚依然對他不親密。

夏天有點無奈,也有點鬱悶,剛剛在床上的時候,她也沒這麼冷啊,這不簡直就跟姬清影那死妖女一樣嗎?都是下床就不認老公了!

不過夏天倒也明白,夜玉媚剛剛被迫**,而且還發現自己被姬清影狠狠算計了一把,她心情不好倒也正常,現在估計他說什麼也沒用,想想還是先做其他事情要緊。

看看時間,現在是晚上八點多,姬清影倒是沒說錯,他和夜玉媚在一起確實整整一天一夜了,儘管這一天一夜發生的事情並不是他計劃中的,但對他來說,結果確實是相當不錯,他不僅得到了夜玉媚的身體,還讓自己成功跨入了元嬰期,隨著冰火靈嬰的成形,也意味著他的逆天第六針能夠施展出來,分神期的高手,也將會出現在這個世界。

有點不舍的看了夜玉媚一眼,雖然她已經重新將她的身體用衣服包裹起來,但他現在似乎已經能看透她的身體,因為他已經真實感受過她衣服裡面的一切,那無比誘人的身段,讓他甚是懷念。

可惜的是,現在不是他懷念的時候,而且即便再懷念也沒用,他估計,夜玉媚短時間之內,是不可能讓他再碰她的,儘管她沒說話,但看她那眼神,他就能明白。

夏天在房間里找了找,便找到了衣服,他知道孫馨馨有在這裡給他準備衣服的,他很快穿好衣服出門,掃了一眼,便看到舒靜還在樓下,便直接跳了下去,落在她旁邊。

「靜靜老婆,你還在這裡啊?」夏天開口問道。

「你總算出來了。」舒靜此刻才回過神來,看到夏天,她下意識的鬆了口氣,「你沒事吧?」

「沒事,靜靜老婆,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可能要過幾天再來找你。」夏天想了想說道,這個屋裡有兩個喜怒無常的女人,舒靜留在這裡,實在是有點危險,所以他才想讓舒靜先離開。

「好吧。」舒靜稍稍遲疑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她雖然還是沒弄明白姬清影和夜玉媚到底是什麼人,但她也隱隱明白,這兩個女人不太好惹,她暫時離開這裡,或許也是好事。

舒靜很快離開,而夏天則再次回到樓上,推開另一間卧室的房門,而姬清影早已等待在裡面。

「好了,給我施針吧,別浪費時間。」姬清影已經盤膝坐在床上。

「還有些問題。」夏天卻沒有馬上給姬清影施針,而是問道:「你好像對逆天八針的針法很熟悉,對吧?」

「沒錯,逆天八針的所有針法,我都很熟悉。」姬清影也不隱瞞。

「我懷疑我得到的逆天八針針法不是很完整,前面幾針還好,但後面幾針,都語焉不詳,比如逆天第六針,我看到的針法上,記載得就不是很詳細,雖然有具體施針的針法,但有幾句話,我一直都弄明白,神仙姐姐也不清楚。」夏天這也不是撒謊,對於逆天八針,前面幾針確實都說得很清楚,但後面的幾針,他其實也在摸索之中。

「那你聽好,我把針法給你念一遍,你記清楚了。」姬清影說著便開始念了起來,沒一會,她便將整部逆天八針的針法,都念了一遍。

「這好像跟我學過的針法一樣啊。」聽完之後,夏天自言自語般說道。

「你哪裡不明白?」姬清影有點不滿的問道。

「就是第六針,那個嬰針是什麼意思?」夏天想了想問道。

「你怎麼這麼笨?」姬清影甚是不滿的看著夏天,「嬰針,就是元嬰施針,這就是逆天第六針的特殊之處,不光施針者必須已經有了冰火靈嬰,被施針的對象,也必須至少是元嬰期,施針的時候,你不光要給我的身體施針,同時還要給我的元嬰施針,也就是說,你和你的冰火靈嬰,要同時給我和我的元嬰施針,明白了嗎?」

夏天想了想,然後看著姬清影:「你確定是這樣?」

「我猜的,不過應該不會錯。」姬清影有點不耐煩,「現在被施針的是我,你擔心什麼呢?就算真有問題,也是我出問題,是不是這樣,你試一下就是了!」

夏天沒有說話,然後認真琢磨了一下逆天第六針的針法,然後他便發現,雖然不能百分百肯定,但姬清影的猜測,確實很有可能是事實,只是,這樣一來,他能施針的對象,豈不是少之又少?

只能給元嬰期的人施針,可現在,除了姬清影和夜玉媚之外,連神仙姐姐都還沒到元嬰期呢,這還真是個大麻煩啊!

「別再磨磨蹭蹭了,快點!」姬清影又催促起來,她似乎真的很急。

夏天深深吸了口氣,然後點了點頭,拿出銀針:「開始吧!」

既然姬清影自願當試驗品,那他自然要好好利用這個試驗品,不然的話,他還真不敢隨便在別人身上施展這逆天第六針呢!

************

子夜。

「噗!」夜玉媚突然張嘴噴出一口鮮xue,而原本不能動彈的她,倏然彈身而起,消失在屋內,下一秒,她便來到隔壁的卧室。

「姬清影呢?」夜玉媚朝夏天吼了起來。

以前,夜玉媚最恨的人無疑就是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