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他是我的

正文_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他是我的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72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是一個看起來很成熟的女人,就是太成熟了點,看上去差不多有四十歲了,穿著一身天藍色長裙,長裙上,綉了一隻金色的蝴蝶,身材看上去不錯,當然,事實上,修鍊的女人,身材都還過得去,而這女人的容貌卻比較普通,完全談不上漂亮,不說比不上姬清影的萬分之一,即便是跟已經死去的黃靜怡相比,這個女人也談不上出色,事實上,若是把她扔在這個世界的女人堆里,如果她換上一身普通的衣服,肯定就會湮沒在人群之中,沒有男人會特別注意到她。

但夏天知道,這個女人,絕對不普通8其,她只是一劍,就救下了韓明飛,而他更是發現,這個女人一出現,韓明飛臉上便出現了驚喜的神情,而姬清影,那美艷絕倫的臉龐上,明顯出現了一絲不安,美眸中,也是飛快的閃過一絲憂慮,顯然,這個女人的出現,已經給姬清影帶來了明顯的壓力。

「第五個了。」夏天暗暗嘀咕,這是第五個飄渺仙門弟子,在來到這個世界的十二個飄渺仙門弟子之中,他已經見到了五個,就快要見到一半了。

「韓師弟,姬師妹,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呢?」溫和的聲音響起,正是出自剛剛來到的這個中年女人口中,她看了夏天一眼,但也只是看了一眼而已,顯然,她完全就沒有在意夏天這個人,這也正常,對她們這類人來說,夏天這種小角色本就是可有可無的,若不是夏天此刻正和姬清影站在一起,恐怕她壓根就不會看他一眼。

「南宮師姐,你來得正好,姬師妹和外人勾結,殺害了白師弟和黃師妹,現在還要殺我滅口!」韓明飛語氣里充滿憤怒,他不能不憤怒,若不是這南宮師姐恰好出現,他剛才可能已經死了。

「姬師妹,確有此事?」這南宮師姐看著姬清影,眉頭微微蹙起,似乎有些難以相信。

「南宮師姐,一面之詞,你也相信嗎?」姬清影語氣依然清冷,她似乎不怎麼想解釋,只是現在的形勢,又讓她不得不解釋一番,「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我從未見過白雲山和黃靜怡,我還懷疑他們是死在韓師兄手裡呢!」

「姬師妹,夏天剛才已經承認這件事,你還想否認嗎?」韓明飛怒聲說道。

「夏天?」南宮師姐微微蹙眉,然後看向了夏天這邊,「韓師弟,是他嗎?他是什麼人?」

「南宮師姐,他就是夏天,是這個世界的修仙者,而且,他會飄渺步法,他還自稱是清雅師妹的丈夫,我相信他知道清雅師妹的下落,我一直試圖從他口中得到清雅師妹的下落,可惜的是,姬師妹一直在旁邊阻止,今晚更是想要殺掉我!」韓明飛看著夏天,他平日里的冷靜,在此刻已經不復存在,此刻,他心裡最多的就是憤怒!

「清雅師妹的丈夫?」那南宮師姐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她盯著夏天仔細看了十幾秒,然後搖搖頭,「這不太可能吧?」

沒等別人說話,這南宮師姐又開口了,不過這一次,她是看著夏天:「你叫夏天是吧?我是南宮燕,來自飄渺仙門,你是不是知道清雅師妹的下落?」

「沒錯,我知道,你想知道嗎?」夏天反問了一句,「其實呢,你們要是真想知道,我也不是不可以告訴你,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就行。」

「什麼條件?」南宮燕問道。

「噢,我的條件很簡單,你殺掉韓明飛這個白痴就行了。」夏天輕描淡寫的說道。

南宮燕輕輕搖頭:「夏天,這是不可能的,你可以換個條件,或者,你可以先跟我說說,你為什麼要殺韓師弟呢?韓師弟應該和你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吧?」

「因為他想殺我,我當然就要先殺他了。」夏天飛快說道:「至於深仇大恨嘛,其實是因為我搶了他的夢中情人,唔,你知不知道,韓明飛這白痴很喜歡夜玉媚?對了,我好像忘了告訴你,夜玉媚那個長腿妹也是我老婆。」

「夜玉媚?」南宮燕臉色微變,「她也還活著?」

「當然活著了,不知道活得多好呢。」夏天飛快說道:「總之呢,你想知道我那神仙姐姐月清雅在哪裡,你就要先殺了韓明飛這個白痴,當然了,韓明飛那白痴要是願意自殺的話,我也不介意的。」

南宮燕微微沉吟了一會,然後才看向姬清影:「姬師妹,我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你會護著一個外人呢?莫非是你想從他口中獨自得到清雅師妹的下落?」

「南宮師姐,對我來說,他不是外人,他是我的皇后。」姬清影冷冷的說道。

「皇后?」南宮燕一呆,隨即露出一絲苦笑,「我倒是差點忘了,姬師妹在俗世中,可是姬氏皇朝的未來女皇。」

「喂,什麼皇后啊?皇后都是女人,你才是我的皇后,呃,不對,我又沒當皇帝,總之,我是你男人,不是你什麼見鬼的皇后!」夏天卻很鬱悶,他堂堂一個男人,居然成了什麼皇后,這還有沒天理啊!

可惜,姬清影顯然沒有跟他講道理的意思,她壓根就沒理會夏天的抗議,只是看著南宮燕繼續說道:「南宮師姐,韓師兄想殺我的皇后,我自然要殺他,就算到師尊面前,我相信師尊也不會責罰我,我希望你不要cha手這件事!」

「姬師妹,你們之間的對錯,我也無法判斷,只有等日後回到師門,請師尊裁決,不過,既然我在這裡,我就不能看到你們倆自相殘殺,所以,不論你們誰對誰錯,你們都不能繼續動手。」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