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誰又心

正文_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誰又心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66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宴會廳一陣喧嘩,有幾聲驚叫,是出自那些漂亮服務員的嘴裡,而更多的卻是囂張謾罵,幾乎是一瞬間,幾百個人都站了起來,一副要衝上來圍攻這些**的樣子。

「都給我坐好。」淡淡的聲音響起,說話的同時,薛小刀站了起來,「服務員,給我加兩張桌子,這些警官遠來是客,我也不能怠慢人家!」

「是,薛總。」幾個服務員應了一聲,然後便離開去做事。

「把他銬起來,帶走!」冷冰冰卻是很乾脆,不說任何廢話,直接下了命令。

而冷冰冰身後兩個冰冰特遣隊隊員同樣是二話不說,直接就朝薛小刀走去,同時拿出手銬,一副要把薛小刀銬起來的樣子。

「住手!」一聲沉喝響起,「你們是什麼人?跑這搗什麼亂呢?」

而與此同時,十來個人唰唰站起,衝到薛小刀前面,擋住了冰冰特遣隊的兩個**。

「我是冷冰冰,江海市警局特遣隊隊長!」冷冰冰掃了在場所有人一眼,「我今天是來抓捕薛小刀和他的販毒團伙成員,任何人若是敢妨礙執法,同樣都會被抓起來,這句話,我只說一遍!」

「這裡是星城市,你們江海警方有什麼資格來這裡抓人?」說這話的正是之前嚷著住手的那人,一個同樣是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我是星城市檢察院的,你們這種做法完全不符合程序!」

「身為檢察官,居然和毒販混在一起,你沒資格質疑我的程序!」冷冰冰看著這個中年男子,眼中滿是鄙夷,然後,她又一揮手,「抓人,誰敢反抗,就給我開槍!」

「是,隊長!」剩下的隊員也都衝上前,作為冰冰特遣隊成員,他們加入冰冰特遣隊的第一天,冷冰冰便告訴他們,除了她之外,他們不需要聽從任何人的命令,而除了她之外,他們也不用怕得罪任何人,因為不論得罪什麼人,都有她在上面頂著。

當然,他們也不會真的隨便去亂得罪人,不過,對於星城市的人,他們還真覺得沒什麼好怕的,反正把人抓了就走,回到江海市,就是他們自己的地盤,不用擔心星城這邊有人對他們進行報復,也正因為如此,儘管他們現在面對著至少幾百人,可他們也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

而更讓他們有信心的是,站在夏天身旁的那個風衣男子,夏天,夏天都親自出馬了,他們還擔心個屁啊!

「等等!」薛小刀這時又開口了,「你們都讓開,我先和這位冷警官聊幾句。」

薛小刀的那些手下倒是很聽話,馬上都退到了薛小刀身後。

「你們先回來,我倒是想聽聽,他想聊些什麼。」冷冰冰這時也開口說道。

十幾個**自然也是馬上退後,而薛小刀則往前走了兩步,臉上露出迷人的笑容:「冷警官,今天是我兒子十歲的生日,我一直都想做個好父親,而我覺得,好父親應該為兒子過生日,所以,我希望冷警官能給我點面子,就算你需要我配合調查什麼案件,也等生日宴過後再來,如何?」

「你可以現在跟你兒子交代一下後事,因為你進了警局,就再也不會出來了。」冷冰冰冷冷說道。

「冷警官,我這個人一向都很講道理的,別人讓我做個好父親,我也會讓他合家歡樂,若是有人讓我做不成這個好父親,那我也會讓他做不成父親……」說到這,薛小刀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或者,做不成母親!」

「你這是威脅我?」冷冰冰用嘲諷的眼神看著薛小刀。

「冷警官,你錯了,我只是在跟你講道理。」薛小刀搖搖頭。

「我喜歡講道理的人。」懶洋洋的聲音響起,卻是夏天終於說話了,「冰冰,還是讓我來跟這個白痴講講道理吧!」

「老公,你……」冷冰冰用詢問的眼神看著夏天,一時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麼。

「冰冰,讓我來吧,我說過,我會讓以後再也沒人敢把毒品賣到江海市去。」夏天不徐不疾的說道。

稍稍停頓了一下,夏天又說道:「冰冰,你讓你的人守著門口,不要讓任何人出去就行了,唔,若是有人願意進來,就儘管讓他們進來吧。」

冷冰冰稍稍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好。」

很快,冰冰特遣隊的十幾個隊員都守在了會客廳的兩個出口,至於冷冰冰,卻還跟夏天在一起。

「哎,那個叫薛小刀的白痴,你知道我是誰嗎?」夏天這時朝薛小刀嚷了一聲。

他這話,自然是引得一片怒罵。

薛小刀擺擺手,會客廳便又安靜了下來。

「我通常只會認識比較聰明的人。」薛小刀看著夏天,眼神有些冷。

「你這種白痴,會認識聰明人?」夏天一臉不信的樣子,「算了,你這種白痴肯定不會認識我這種聰明人的,那我就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夏天,春夏秋冬的夏,天下第一的天。」

「原來你就是夏天,久聞大名了。」薛小刀語氣卻是相當平靜,並不顯得驚慌。

「你這白痴要真是久聞我的大名,就不會做現在這麼白痴的事情了。」夏天搖搖頭,「唔,我先和你講講道理,我呢,是天下最疼老婆的好男人,冰冰呢,是我老婆,冰冰不喜歡有人在江海市賣毒品,而你呢,卻偏偏讓人把毒品賣到了江海市,也就是說,你讓我老婆不開心了,而我呢,是一定要讓我老婆再開心起來的,所以呢,我要讓所有人知道,誰以後再敢把毒品賣到江海市去,就是你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