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不會是

正文_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不會是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436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壞蛋,那個白痴帥哥肯定有我們這裡的鑰匙,他要是半夜跑來偷看我們怎麼辦?」柳夢一副緊張的樣子。

」把他幹掉唄。」夏天隨口說道。

想了想,他又說道:」要不,我們還是先把他幹掉吧。」

」好啊好啊,我先揍他一頓,然後把他扔下十八樓!」柳夢有些興奮的樣子。

」好。」夏天點點頭,然後看著唐惠君,」你讓那個白痴丁大勇到這裡來。」

夏天倒不是真的擔心丁大勇會半夜跑來偷看,就算他睡著了,有人突然進屋,他也會醒過來的,只是,那是他老婆的房子,卻讓丁大勇這種白痴有鑰匙,這讓他很不爽,所以,他想把鑰匙給弄過來,順便把丁大勇那個白痴幹掉。

」好的,夏先生,我給他打電話,那無賴一定會來的。」唐惠君一口答應下來,她早就被丁大勇折磨得快瘋了,現在有夏天解決這個麻煩,她自然是求之不得。

至於夏天要怎麼解決,她並不關心,雖然她並不是很了解夏天,但她卻知道夏天一定能解決這個問題。

************

大概一刻鐘後。

吃完午餐的夏天和柳夢已經回到住處,夏天坐在沙發上,柳夢則趴在他腿上,嘴裡還在抱怨:」小壞蛋,我現在怎麼吃了就想睡啊?你說我是不是跟冰冰一樣懷孕了呢?」

」夢姐,你只是睡眠不足而已。」夏天隨口說道。

」噢,那我繼續睡,你剛吃飯啦,不許再吃我的饅頭。」柳夢嘟囔了一句,然後就閉上美眸,一副真的進入夢鄉的樣子。

坐在旁邊一個凳子上的唐惠君,心裡依然有些迷糊,這個男人到底是怎樣才能哄得那麼多女人心甘情願和他在一起而且似乎也不吃醋呢?特別是連葉夢瑩那樣的女人,居然也心甘情願,更是讓她難以理解,要知道,她跟著葉夢瑩一起工作也有段時間,知道葉夢瑩對男人要求很高,也正因為那樣,葉夢瑩才一直沒找到合適的男人,可現在,葉夢瑩居然和別的女人一起分享這個男人,這男人得是有多大魅力,才能做到這一點啊!

」唐惠君,你果然背著我跟其他男人搞在一起……」就在這時,門口突然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丁大勇終於出現了。

咚!

丁大勇話還沒說完,一個塑料被子便砸在了他頭上,丁大勇一聲慘叫,噗通一聲,一頭栽倒在地。

」你可以走了。」夏天看了唐惠君一眼,既然丁大勇已經出現,那唐惠君的使命自然已經完成,雖然唐惠君長得還行,但夏天一向對私生活不檢點的女人都沒什麼好感,所以他對唐惠君還真是生不起多少好感來。

唐惠君倒也是聰明人,她也見識過形形色色的各類人,可謂是見多識廣,雖然搞不清楚原因,但她卻能看出夏天對她沒多少好感,所以聽到夏天這話,她也是很乾脆的告辭離去,沒有絲毫的停留。

」夢姐,有白痴可以揍了。」夏天則對看似睡著的柳夢說了一句。

而他這話一出,柳夢便馬上睜開了眼睛,然後從他身上一躍而起,快速落在丁大勇旁邊,抬腳就對著地上的丁大勇一陣狂踢。

」啊……呃……救命啊……女俠饒命……」可憐的丁大勇完全就沒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狀況,到最後,他除了慘叫和求饒,已經不知道做什麼了。

在短短的一分鐘里踢了丁大勇上百下之後,柳夢終於一腳把丁大勇踢飛,她則又飛撲向夏天,眼睛一閉,再次倒在夏天腿上,就那麼一瞬間,她的呼吸便變得均勻而緩慢,似乎再一次睡著了。

夏天也是呆了呆,這夢姐剛剛不會是在夢遊吧?

啪的一聲,丁大勇重重墜落在沙發旁邊,又發出一聲慘哼。

」喂,白痴,聽說你有這房間的鑰匙?」夏天看著丁大勇,懶洋洋的問道,他現在沒什麼事情,就慢慢來折磨這個白痴吧。

丁大勇很費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被柳夢那一頓狂揍,這傢伙臉上除了恐懼,還是恐懼,他戰戰兢兢的看著夏天,結結巴巴的說道:」沒,沒有……大哥,大哥,小弟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計較,我真不知道唐惠君是您的女人……呃!」

夏天一陣扎在丁大勇身上,丁大勇頓時發出驚天動地的凄厲慘叫,夏天這一針,其實只是讓他的痛覺擴大了十倍而已,而剛剛被柳夢胖揍了一頓的丁大勇,痛覺突然被擴大了十倍,那就跟直接馬上在他身上扎了上百刀一樣。

」你這白痴,你以為我跟你一樣沒品味嗎?」夏天不滿的看著丁大勇,而丁大勇這時才想起來,這人懷裡正躺著一個比唐惠君不知道漂亮多少倍的美女呢。

」大,大哥……」丁大勇戰戰兢兢,然後又是一聲慘叫,」啊……」

卻是夏天又在他身上扎了一針:」別叫我大哥,你這種白痴,有資格叫我大哥嗎?」

」大爺……啊!」丁大勇改了稱呼,卻又被夏天扎了一針。

」我有那麼老嗎?」夏天更加不滿,」喂,白痴,快說,你是不是有這裡的鑰匙?還有,是不是你這白痴弄了些搖頭丸在這裡,還打電話舉報?」

」呃……啊……」丁大勇卻無法回答,他已經疼得在地上直打滾,這驚天動地的慘叫聲,已經從這裡傳了出去,而夏天甚至根本沒關門,以至於已經開始有人循著這慘叫聲過來,似乎想來圍觀,當然,夏天雖然聽到有腳步聲接近,但他是不會在意這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