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有熊掌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有熊掌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530

正文第1377章有熊掌可以吃了

「子,你忽悠我們是不是?」聽到這話,肖俊頓時就怒了,他幾百塊買的衣服被這子搶了不說,還被揍了,要不是為了能出去,他早就忍不下這口氣,現在發現這子似乎根本不知道該怎塔#讀么出去,他就忍無可忍了。扒、書』小『說『網』

「別煩我,心我再揍你一頓!」夏天心情正不好呢,要不是不想『浪』費力氣打人,他已經直接揍人了。

「喂,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明明是你不對,你裝野人把我們的東西都騙吃光了,說能帶我們出去,現在又走錯路了,到現在還想打人,有你這麼不講理的嗎?」唐燕忿忿的說道。

夏天瞪著唐燕,沒好氣的說道:「誰裝野人了?明明是你們自己腦子有問題把我當野人,還有,你再說我是野人,我就把你脫光扔到森林裡,讓你當野人去!」

「你,你太過分了!」唐燕被夏天氣得快哭了。

「欺負一個『女』孩子,是男人嗎?」黃子楓這時不滿的看著夏天,見到自己喜歡的『女』生被欺負了,這黃子楓也想來充當護『花』使者了。

夏天終於惱了,木棍一揮,便砸在黃子楓身上,可憐黃子楓慘叫一聲,便倒在了地上。

「再煩我,我就把你們都扔懸崖下面去!」夏天沒好氣的說道。

唐燕呆了呆,心裡暗自咒罵著,這真是個野人啊,這麼暴力!

可憐黃子楓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著夏天,卻硬是不敢再說什麼,在這種地方,要真是被扔下懸崖,別人也以為是他不心摔下去死的,到時候只怕真會很窩囊的掛在這裡了。

「那個,大家有話好說嘛,現在都這樣了,我們應該同舟共濟找到出路才對,不『精』彩!塔讀然這樣下去,我們都會餓死在這裡的。」這時,『毛』慧心翼翼的說道。

夏天卻乾脆懶得理會這幾個人,想了想,轉了個方向,繼續往前走。

『迷』路五人組面面相覷,然後又聚在一起商議了一會,最後,他們終於還是決定,繼續跟著夏天走。

只是,跟著夏天走了不到半個時,他們就開始後悔了,因為他們發現,夏天基本上都是在『亂』走。

身為一個路痴,夏天的方向感一直都不強,剛開始他還一直認準一個方向朝前走,可現在,當他發現那條路不通之後,他就開始找不著東南西北了,這不,在森林塔讀里走了半個時之後,他便發現自己已經很『迷』糊了,而接著再走半個時,他便確定,自己這回是徹底的『迷』路了。

「算了,我還是等功力恢復飛出去吧。」夏天終於失去繼續尋找出路的耐心,在一顆大樹下面坐了下來。

而早就累得走不動的唐燕,也是二話不說就坐了下來。

「喂,你還知道怎麼出去嗎?」唐燕坐在夏天的對面,有氣無力的問道。

「等我能飛了,我就知道該怎麼出去了。」夏天打了個哈欠,懶洋洋的說道。

「你別做夢了,你當自己是神仙啊,還能飛呢!」唐燕沒好氣的說道。

「我本來就是神仙。」夏天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是神仙姐姐的老公,當然也就是神仙了。」

「就會吹牛。」唐燕撇撇嘴,她才不信這個傢伙的胡說八道呢。

「這位大哥,現在我們怎麼辦呢?」這時,『毛』慧心翼翼的問道。

「誰是大哥啊,我很老嗎?」夏天卻很不滿的看著『毛』慧,「我還不到二十歲呢!」

「咯咯……那就是弟弟了。」唐燕突然笑了出『精』塔讀來,然後臉微微一紅,似乎是想到什麼事情。

不得不說,唐燕心理素質其實不錯,都這種時候了,她還笑得出來。

「你老公才弟弟呢,你以後所有老公都是弟弟!」夏天瞪了唐燕一眼,還是那句話,要不是他現在不想『浪』費力氣,他會把這丫頭也揍一頓。

「你怎麼這麼說話啊?」唐燕又氣壞了,這啥人啊,太流氓了!

「別煩我,我要休息。」夏天不再理會唐燕,也沒理會其他人,微微閉著眼睛,就這麼靠在樹上,一副已經入睡的樣子。

時間不知不覺中流逝,天『色』也漸漸變暗,夏天看起來睡得很香,而那三男兩『女』的『迷』路五人組卻是耐不住了。

「會長,現在怎麼辦啊?我們連吃的都沒了。」唐燕一副苦瓜臉,「我現在覺得好餓呢塔讀$說!」

「都是那王八蛋,我真想殺了他!」肖俊忿忿的看著正在那裡睡得很香的夏天。

「就算殺了他也沒用啊,東西都被他吃到肚子里了,難道你還想吃人啊?」『毛』慧聲說道。

「慧說得沒錯,現在說這件事已經沒有意義,和他再起衝突也無法解決問題。」張碩點了點頭,「我們還是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吧。」

「現在還能怎麼辦?天都黑了,除了在這裡等死,我看我們沒什麼辦法。」黃子楓也頗為憤怒的看了還在那裡睡覺的夏天一眼,他和肖俊一樣都被夏天揍了,對夏天自然是很不滿,甚至可以說是痛恨,只是他和肖俊現在都意識到一件事,那就是這個之前被他們當作野人的傢伙,打架的本事絕對是能跟野人一比的,別看他們這邊人多,真動起手來,八成不是他的對手。

「哎,說起來很奇怪,我盯著他看了好久,總覺得他越看越眼熟,似乎我在哪裡看見過他一樣。」唐燕這時聲說道。

「不會吧?」『毛』慧有些驚奇,「我說唐燕,他不會是你夢中情人吧?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