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有野人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有野人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574

正文第1376章有野人

「別擔心,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扒、書』小『說『網』」月清雅輕輕搖頭,「只是我留在他身體里的『精』神印記,已經被人抹去,所以我無法感覺到他的情況,也正因為如此,我斷定他還活著,因為對方若是想殺他的話,根本不需要多此一舉,費神抹去那個『精』神印記。」

緩緩掃了眾『女』一眼,月清雅繼續說道:「都放心吧,我會找到他的。」

「月姐姐,媚姨或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要不,先問問媚姨吧?」宋『玉』媚這時輕聲開口問道。

「楚瑤和寧潔正在岳南市,現在正跟夜『玉』媚學功夫,我可以給她們打電話。」喬喬連忙說道。

「媚姨居然在教她們武功?」宋『玉』媚異常驚訝。

「這麼看來,媚和天現在的關係,應該還不錯呢。」月清雅輕輕頷首,「喬,給那邊打電話吧,我想和媚聊聊。」

西川省,四姑娘山深處。

中午時分,三男兩『女』異常疲憊的坐在一棵樹上,『精』神都有些萎靡。

這群男『女』都很年輕,二十多歲的樣子,每個人都是一身登山裝備,顯然是來這裡進行戶外運動的。

「會長,救援隊會來嗎?」一個『女』孩開口問道。

「難說,我們『私』自改了路線,現在也未必有人知道我們『迷』路了。」接上話的乃是三個男人中最為壯碩的那個,也就是『女』孩口中的會長。

這五個人來自西川省內某所高校的登山協會,而壯碩男生就是這個協會的會長,叫張碩,這名字和他的體格,那是相當般配。

剛剛問話的『女』生叫唐燕,乃是登山協會裡的美『女』會員,也是這五人組裡年紀最的一個,唯一一個大一的學生。

「要是再過幾天,我們還沒出去,那應該會有人來搜救的。」另一個『女』孩倒是比較樂觀,這『女』孩叫『毛』慧,長得不算漂亮,身材卻相當不錯,而她實際上,也是張碩的『女』友。

「唐燕,你放心,不會有事的,我一定能帶你出去。」一個戴著眼睛的男生安慰著唐燕,這眼鏡兄叫肖俊,正是唐燕的追求者之一。

「老兄,別吹牛了,你都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呢。」最後那個瘦高男生有氣無力的說道,這個男生自然也是登山協會成員,他叫黃子楓,卻也是唐燕的追求者,所以別看他們是同伴,但一路上,他和肖俊的關係一直不怎麼樣。

「先別爭了,大家先吃點東西,然後爭取在天黑之前找到路機有了信號,我們就能求助了。」張碩這時開口說道。

「啊……」唐燕突然驚呼出聲。

「怎麼了?」肖俊急忙關切詢問。

「看到什麼了嗎?」黃子楓也幾乎同時詢問。

「看,看那邊,有,有野人……」唐燕用手指著不遠處,臉『色』有些驚恐。

「怎麼會有野人呢?這裡又不是神農架……」『毛』慧顯然不信,只是還沒說完,她也驚呼出聲,「啊,真,真有野人……」

「我擦,那好像真是野人啊!」這時,黃子楓也喃喃自語。

「怎麼可能是野人呢?野人應該更高大一些。」肖俊雖然也覺得那是野人,但他嘴裡卻是一定要反對黃子楓的。

「或許是個子比較的野人呢?」黃子楓反駁道。

「啊,張碩,野人過來了!」『毛』慧驚呼一聲,馬上就躲到了張碩後面。

「別慌,別慌,就算是野人,我也能放倒他!」張碩安慰了『女』友一句,他這也不算是吹牛,畢竟單從個子上來說,他看起來可比那野人高大壯碩得多。

「唐燕,你別怕,我會保護你的。」肖俊也很自覺的擋在了唐燕前面。

「唐燕,我也會保護你的。」黃子楓也不甘落後,同樣擋在了唐燕前面。

「你們倆別擋著我啊,我,我想看清楚一點。」唐燕卻來了這麼一句,雖然她臉上還有些害怕,但更多的似乎是好奇,野人啊,第一次見到野人,能不好奇嗎?

其實不只是唐燕好奇,其他四個人也同樣都很好奇,這不,『毛』慧躲在張碩後面,卻還偷偷拿出手機想要把野人拍下來。

而這時候,五個人都不約而同的屏住呼吸,不再說話,只是都眨也不眨的看著正在朝他們走來的野人。

野人確實不算高,也就一米七多點點,身材看起來也比較單薄,赤著上身,腰間圍了一條草裙,赤著雙腳,手上拿著一根木棍,他的步履有些蹣跚,給人感覺隨時都能倒下的樣子,看著野人這樣,張碩也就更有放倒這人的信心,不過,信心歸信心,當這野人走到他們面前的時候,他也還是沒有主動發動攻擊。

「有吃的嗎?」野人突然說話了,把這些人嚇了一跳,然後,最先反應過來的居然是唐燕,她怯生生的應了一句:「有,我有巧克力,還有牛『肉』干我包里……」

她剛說完,野人已經一屁股坐在她旁邊,把她的包拿了過來,開始在裡面翻找,很快就找到一盒巧克力,還有兩包牛『肉』干,外加一瓶礦泉水。

野人毫不客氣,狼吞虎咽,以最快的速度把巧克力牛『肉』干還有礦泉水都消滅掉,而他顯然還沒滿足,繼續翻找其他四個人的包,把他能找到的食物都以風捲殘雲之勢消滅得乾乾淨淨,末了,他還找出一套衣服,二話不說就套在自己身上,最後把草裙一扯,扔到了一邊,喃喃感慨一句:「總算有衣服穿了。」

看著已經穿著衣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