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最過分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最過分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456

正文第1375章最過分的搶劫犯

翌日清晨,一縷陽光透過繁密的森林,照在夏天有些蒼白的臉上。扒、書』小『說『網』

夏天此刻還活著,人也清醒,只是他那一雙眼睛卻頗為無神,他躺在地上,透過樹林看著天空,那臉上的鬱悶之情,甭提有多麼明顯了。

其實在半個時之前,他都還不算怎麼鬱悶的,儘管不是他情願,但姬清影那完美無瑕的身體,還是帶給他極大的樂趣,只是,隨後,讓他鬱悶不已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第一件讓他鬱悶的事情是,姬清影把他榨乾了,真正的榨乾了,不是榨**的『精』力那麼簡單,而是把他體內的真氣榨乾了,他不知道姬清影是用的什麼方法,只知道在半個時之前,姬清影突然解開了他身體里的禁制,但就在那一瞬間,他便發現自己身體里的生命『精』華和冰火靈氣全部湧向她的身體,不到片刻,便消失得乾乾淨淨,一絲不剩!

「這哪是什麼仙『女』啊,這才是個真正的妖『女』啊,簡直就是會吸星*天當時其實還不是太鬱悶,在他想來,這變態妖『女』多半是要給他一劍的,既然都要死了,這真氣被她吸走,也就無所謂了。

只是,讓他更鬱悶的第二件事,卻發生了,姬清影並沒有給他一劍,也沒對他動手報復,甚至罵都沒罵他,她只是把夏天洗劫一空,然後就離開了,把夏天扔在這裡,不聞不問。

「搶劫犯也沒你這麼能搶的啊!」夏天在心裡咒罵著姬清影,這個『女』人實在太狠了,把他所有的銀針毒『葯』『春』『葯』『迷』『葯』之類的東西全部搶光了不說,連他的衣服,也都搶走了,於是,現在的結果就是,夏天什麼都沒了。

手機被搶走了,手上那個手錶,之前就被一劍『弄』壞,現在也被搶走了,現在的夏天,不但一絲不掛,還一無所有,想到被吸走的那些真氣,夏天便發現,這個『女』人除了還留著他的命之外,幾乎把他的一切都搶了個『精』光,堪稱史上最過分的搶劫犯!

沒衣服,沒功力,身上還有傷,雖然早就止住血,可之前他功力被制住,現在體內又沒了冰火靈氣,這些傷也不可能馬上恢復,夏天發現,這『女』人似乎想讓他活活餓死在這個森林裡,因為他想要走出這個森林,似乎太難了點,不光是體力問題,還有個大問題就是,他根本就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也就是說,他還『迷』路了。

「這下麻煩真是大了。」夏天更為鬱悶的是,姬清影這個『女』人把他榨乾了,功力自然會變得更強,這一來,他想要打敗她就更難了,而且,他現在這種情況,想要恢復原來的功力,恐怕還需要很長的時間。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他並不需要從頭練起,因為他體內那顆冰火靈丹還在,冰火靈丹本身就是冰火靈氣化成,理論上來說,他若是碎掉冰火靈丹,那他體內又將匯聚大量的冰火靈氣,當然,他現在並不能這麼做,也不想這麼做,他乃是天生冰火靈體,冰火靈氣每一時一刻都會自動產生一些,而新出現的這些冰火靈氣,進入冰火靈丹之後,就會產生更多的冰火靈氣重新來填充他的經脈,然後若是再煉製一些丹『葯』服用,他要恢復往日的功力,也不算太難。

「姬清影你個死妖『女』,想把我吸干,可沒那麼容易。」夏天喃喃罵道,隨即卻又鬱悶起來,他這該怎麼出去呢?

現在的他,真正跟個普通人一樣沒什麼區別,真要說有區別,那就是他連衣服都沒有。

「得先『弄』件衣服穿才行啊!」夏天終於站了起來,儘管很鬱悶,可他還是必須想辦法離開這裡,他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而這麼狼狽的經歷,他也不想再次遇到。

那個翠綠宮裝的絕『色』妖『女』從夏天腦海中一閃而過,夏天卻發現自己記得最清楚的乃是她那潔白的肌膚,柔軟的腰肢,還有,她昨晚的瘋狂。

「長『腿』妹,恭喜你,你終於不是我最想揍的『女』人了。」夏天喃喃自語,現在他最想揍一頓的『女』人之中,夜『玉』媚已經排到了第二。

京城。

暗組基地。

兩個美『艷』『性』感的『女』子正並排站在一起,臉上都有著幾分憂慮。

「都一個晚上了,還沒消息,我看,我還是親自去一趟吧。」穿著黑『色』緊身衣的『性』感『女』郎開口說道。

「魅兒,你現在去也趕不及,還是安心等消息吧。」金髮美『女』搖搖頭,「這次的事情不太尋常,老公也沒說得很清楚,但看來,確實有一些能威脅到他的修仙者存在,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老公本來在岳南市,之後突然回到江海,現在居然到了西川省,他到底是在做什麼呢?」

「或許是在追蹤一個修仙者吧。」黑衣美『女』正是魅兒,她想了想說道:「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他戴著的手錶已經停止了工作,雖然手錶最後顯示的位置是他在四姑娘山裡面,但那已經是昨晚的事情了,他說不定已經遠在千里之外也說不定,這樣的話,不論我們的人搜尋多久,都找不到的。」

「老公的手機信號也追蹤不到,不知道他到底出什麼事了。」金髮美『女』自然就是沐晗,她語氣里也帶著濃濃的憂慮。

「四姑娘山深處沒有信號,追蹤不到手機信號並不稀奇。」魅兒搖搖頭,稍稍沉『吟』了一下,她又說道:「再等等吧,要是到明天還沒消息,我就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