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彩票事

正文_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彩票事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418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周恬也覺得自己後面那兩個人實在太吵了,她更是想不通,那十分鐘之前還在哭哭啼啼的女孩子,現在怎麼就能這麼興奮呢?看來,那所謂的男網友,終究還是不如票子啊!

聽了幾個小時,周恬對那兩個女生都已經有點熟悉了,知道她們一個叫麗麗,另一個叫小蘭,那個一直哭哭啼啼的就是麗麗,而那個一直在勸麗麗的,自然就是小蘭了。

她們倆和她一樣都是江海市的大學生,不一樣的是,她們倆並不是星城市人,當然,她們也不是江海市人,而是從外地來江海市上學的,飄天文學網,上網就喜歡交網友,還有一些天真的女大學生希望能在網上找個好男友,只可惜的是,她們大都只是被人當作**,這不,那個叫麗麗的在網上和人家柔情蜜語了快半年,然後去了幾百里外的星城市見了網上認識的白馬王子,結果就是給那網上的王子當了幾天**之後,被人家很乾脆的甩掉了,據說,人家還嫌棄她床上功夫不夠好。

周恬並不同情那個麗麗,因為她覺得這種女生都很笨,而且也不知道自愛,被人玩弄也是活該,所謂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用在這種人身上最合適了。

麗麗的傷心和小蘭的安慰,整整持續了幾個小時,直到十分鐘前,情況開始發生了變化。

「麗麗,算了啦,別再哭了,吃一塹長一智,為了那種王八蛋去哭,不值得。」小蘭當時安慰著麗麗,「再說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相信我,你的好運很快回來的,等我們回到江海市,你說不定就能馬上遇到一個真正的高帥富男友了。」

「你就別安慰我啦,還高帥富男友呢,指望遇到高帥富,我還不如去指望中五百萬呢!」麗麗倒是沒再哭泣,也不知道是不是眼淚哭幹了。

說到這,麗麗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對啦,小蘭,前幾天真的買了兩張cai票呢,和那個混蛋一起買的,好像該昨天晚上開獎,也不知道中獎了沒有。」

「是嗎?」小蘭有點驚奇,「你還真買cai票了啊?拿來給我看看,我們上網查查中獎號碼,。說不定你真的會中獎呢。」

「不用了吧,我從來沒這麼好運氣的。」麗麗卻無精打採的應了一句。

「怎麼能不用呢?我剛說了嘛,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說不定你的好運真的來了呢?」小蘭拿出手機,「我先上網查查,對啦,你是買的福cai還是體cai啊?」

「好像是什麼大樂透吧,我也不懂,就隨便買的,我找找cai票先。」麗麗拿出包包開始翻找起來,很快找到兩張cai票,遞給麗麗,「你想查就查吧,我以前最多就中過五塊錢的獎。」

「找到號碼了,我看看,2,8,14,19……啊,中了,真的中獎了呢,哇,麗麗,你真的中獎了!」那小蘭看著看著突然興奮的大聲嚷了起來,把車裡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

「真中獎了?」

「幾等獎啊?」

「多少錢呢?」

……

一時間,有七八個人同時發問,大家都沒事情做,聽說有人中獎,既然就有興趣了。

「小蘭,你不會騗我的吧?怎麼可能真中獎了呢?」麗麗卻還是有些不信。

「誰騗你啊,你看,網上有號碼的,你這張中了二等獎呢!」小蘭頓時急了。

麗麗將信將疑的看著手機屏幕,搗騰了幾分鐘,才獃獃的說了一句:「好像,真是中獎了呢!」

「什麼好像,就是真的啦!」小蘭甚是興奮,「我就說了嘛,你好運到了,可惜啊,只是二等獎,不過也有五萬多塊呢,麗麗,這回你也算是小富婆啦,今晚記得請我吃大餐啊!」

頓了頓,小蘭又想了起來:「對了,你還買了一張cai票呢,我看看,哇,這張也中啦!」

「那兩張只是一個數字不同,一張中了二等獎,另一張肯定也會中的啦。」麗麗這次倒是沒有激動,看來她已經知道了。

「好可惜啊,這張才三等獎,不過也有一萬多獎金呢!」小蘭甚是興奮,就像是她中獎了一樣。

「可是,小蘭,這個好像要到星城市領獎金的啊,我可不想再去了。」麗麗這時卻有些悶悶不樂的說道。

「就是領個獎而已,加一起七萬多呢,你怎麼能不想去呢?」小蘭頓時就急了,「要不是現在下大雨,我覺得我們應該馬上下車,要不,我們等回到江海,今晚休息一個晚上,明天一大早就再去星城吧!」

「我真不想去了,要不,小蘭,你幫我去領吧。」麗麗似乎真不想去那個傷心地。

「我對星城市也不熟啊,我一個人去不太好啦,再說,你不怕我帶著錢跑了啊?我跟你說,這cai票可不是實名制的,你把cai票給我,那就是我的啦!」小蘭飛快說道。

「沒關係的啦,我相信你,你到時候分我一半就行啦。」麗麗似乎不怎麼在乎這些錢。

「那不行,要去我們就一起去,不然我也不去。」小蘭卻不同意。

「可我真的不想去啊……」麗麗苦著臉。

「那可是七萬多啊,扣掉稅也還有六萬塊呢,對我們來說,這可是很大一筆錢了啊!」小蘭顯然捨不得這麼大筆錢。

兩人在這裡糾結半天,糾結得前面的周恬也很糾結起來,這兩人做事怎麼就這麼墨跡呢?

坐在車後面的一個中年男人,似乎也看不下去了,突然說了一句:「行了,你們倆就別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