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人傻真

正文_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人傻真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29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居然是你啊,看來,你傷好得差不多了呢。」夏天稍稍有點意外的看著不遠處的白衣女子,這白衣女子也甚是漂亮,而和夏天一樣,她的衣服也是相當乾燥,暴雨對她同樣沒什麼影響,那一顆顆豆大的雨滴,根本就無法接近她的身體。

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鑽入夏天的鼻孔之中,暴雨掩蓋掉了大部分的蹤跡,不然的話,或許夏天早就能聞到這股味道,也早就能知道,追蹤他而來的,正是來自飄渺仙門的黃靜怡。

「夏天,把月清雅的下落告訴我,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黃靜怡冷冷的說道。

「你腦子有問題吧?」夏天看著黃靜怡,一臉鄙視的樣子,「放我生路?我需要你放嗎?我還正想把你幹掉呢!」

「就憑你?」黃靜怡一臉不屑,「你那些下三濫的手段,用一次還行,你以為能一直用嗎?現在夜玉媚不在,沒人可以幫你,若是你不想死,就最好馬上告訴我,月清雅到底在哪?」

「你改稱呼了,很奇怪呢。」夏天突然說道。

「什麼?」黃靜怡顯然沒聽明白夏天這話的意思。

「之前,你都是說月師姐的,現在,你直接說月清雅這個名字。」夏天不緊不慢的說道:「看來,長腿妹真沒說錯,你確實不是真想讓神仙姐姐回仙雲大陸的。」

頓了頓,夏天補充了一句:「哎,順便告訴你,月清雅就是我的神仙姐姐,神仙姐姐呢,是我老婆,我不會讓我老婆回去,所以,你別想知道我老婆在哪。」

「月清雅是你老婆?」黃靜怡先是一愣,然後便有些怪異的大笑起來,「咯咯咯咯……」

「喂,笑什麼?有那麼好笑嗎?」夏天很不滿。

黃靜怡的笑聲戛然而止,她冷冷的看著夏天,語氣中充滿嘲諷:「月清雅怎麼可能是你這種無恥的下三濫的老婆?你這話,本來就是個最大的笑話!」

「神仙姐姐就是我老婆,不過你信不信,跟我沒關係。」夏天瞪著黃靜怡,「你說吧,你到底為什麼想找到神仙姐姐?」

黃靜怡盯著夏天看了足足有十秒鐘,然後臉上露出異常驚訝的表情,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你真是月清雅的男人?」

「廢話,除了我,沒人配得上神仙姐姐。」夏天沒好氣的說道。

「哈哈哈哈……」黃靜怡愣了有那麼幾秒鐘,然後是更加瘋狂的大笑起來,暴雨之中,這笑聲聽起來有那麼些詭異。

「喂,你不知道你笑得很難聽嗎?」夏天不滿的說道。

「哈哈哈……月清雅居然在這個世界找了個男人,可笑,真是可笑啊……」黃靜怡的笑聲依然沒有停止,「堂堂仙門的第一仙子,飄渺仙門未來的門主,仙門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墜落凡塵不說,居然還在這凡俗的世界找了個男人,找個了卑鄙無恥下流的小男人,哈哈哈哈……要是門主知道這件事,肯定會氣得當場吐血身亡的,哈哈哈……」

黃靜怡邊笑邊說,神情有些瘋狂,雖然她長得還算漂亮,但此刻卻給人一種氣質全無的感覺。

「我知道,你肯定一直嫉妒神仙姐姐。」夏天突然開口。

黃靜怡的笑聲再次戛然而止,她狠狠的盯著夏天,眼神宛若毒蛇。

「二十年了,月清雅消失二十年,可飄渺仙門的每一個新入門的女弟子,都籠罩在她的陰影之下,即便我們再出色,在門主的眼中,我們始終也比不上月清雅,而在其他男弟子的眼中,我們同樣也比不上月清雅,她都已經失蹤了,可她依然像是活生生的,她依然生生壓制著我們這些新入門女弟子,整整二十年!」黃靜怡的聲音裡帶著明顯的嫉妒,還有恨意,「憑什麼?憑什麼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她?二十年來,我們辛苦修鍊,門主親自教導我們,我們本以為得到門主的賞識,但卻沒想到,門主之所以教導我們,只是讓我們來尋找月清雅,他所做的一切,就是讓我們把月清雅找回去!」

「這很正常的,因為你連神仙姐姐的一根頭髮也比不上。」夏天一副很認真的樣子說道:「如果是我,我寧願等神仙姐姐一百年,也不會要你這種女人。」

「那你就去地下等月清雅吧!」黃靜怡顯然是受到夏天這句話的刺激,她一翻手腕,一把飛劍便朝夏天飛來,直奔他的喉嚨,而同時,黃靜怡冷酷的聲音也再次傳來,「不過你可以放心,你不用等月清雅一百年,最多一百天,她就會去追隨你的!」

「我當然不用等神仙姐姐一百年,我隨時都能見到她。」夏天腳踏飄渺步,不慌不忙的躲避著黃靜怡的飛劍,「倒是你這白痴女人,就是等一千年,也見不到神仙姐姐的。」

黃靜怡怒哼一聲,左掌突然抬起,掌心居然又出現一把飛劍,手腕一番,這把飛劍也朝夏天急射而來。

「這白痴女人上次似乎還隱藏實力了呢!」夏天暗罵一句,他還真沒想到這女人有兩把飛劍,這兩把飛劍對他來了個前後夾擊,讓他的躲避頓時就變得有些艱難起來。

夏天再次感覺到自己戰鬥技巧的缺乏,不過,想要短時間之內提升戰鬥技巧,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也正因為如此,夏天也沒有去提升戰鬥技巧的打算,在他看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謂的戰鬥技巧,同樣只是紙老虎。

而他現在最大的問題,並不是缺乏戰鬥技巧,而是沒能擁有絕對的實力。

「喂,白痴女人,有本事再來和我硬拼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