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變局

正文_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變局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458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謝愛國居然主動要求坐lao?」張正義有些納悶,「他在搞什麼名堂?」

「也未必會坐lao。」老高搖搖頭,「不過估計會在看守所待一陣子。」

頓了頓,老高又說道:「其實謝愛國這種人,就算真zuo牢,日子也會過得舒服的,在牢里也會跟度假一樣,而且還更安全,監yu是個大牢籠,但安保措施也比一般地方強多了,我有點懷疑,他是在躲什麼人,若他真是你所說的那種人,我看他仇人也挺多的,這種事情我也見過,有些zui犯就是擔心被mie口,乾脆躲進監yu里。」

「原來如此。」張正義隱隱明白過來,「我想,我知道他在躲誰了。」

「好了,老張,我得回去了,我吃個早餐也不能吃太久,我勸你啊,這事還是別摻和了,最近這岳南市啊,死了很多人,我可不想在停屍間和你見面。」老高拍了拍張正義的肩膀,看看四下無人,便打開車門迅速下了車。

看著老高走進精局,張正義再次拿起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夏神醫,我是張正義。」

************

夏天發現讓太多人知道自己的電話號碼真不是好事,這不,睡了沒一會,就被張正義的電話吵醒了,要不是聽說張正義找到那個幕後兇手,他還真想把張正義罵一頓。

雖然沒罵張正義,但夏天現在顯然也沒心情自己去精局解決那個叫謝愛國的老頭,他直接給呂勁松打了個電話,然後就繼續睡覺,睡覺之前,他倒是感慨了一下,這記者比精方那些人是要強多了。

正當呂勁松接到夏天電話開始行動時,岳南市精局裡,局長田浩也接到了一個電話。

「馬上幹掉謝愛國,快點!」電話里的聲音顯得有些急促。

「莫書記,您說什麼?」田浩有些沒反應過來。

「我說,讓你馬上幹掉謝愛國,你要是還沒聽清楚,那你就馬上走進審訊室,拿起你的配槍,直接在謝愛國腦袋上開一槍,然後對你自己的腦袋也開一槍!」電話里那個人一字一句的說道。

「莫書記,您,你要我sha人之後再自殺?」田浩倒吸一口涼氣,心裡暗罵,這老東西還***狠啊!

「田浩,若是謝愛國落到夏天手裡,你我都逃不了,若是你肯犧牲一下,我保證照顧好的家人,你自己看著辦吧!」電話那頭的人重重的說了一句,然後就掛了電話。

「嗎的,你怎麼不犧牲?」田浩朝地上重重的吐了一口唾沫,臉色卻是異常陰沉,雖然那老東西的命令讓他難以接受,但他知道,那老東西應該沒誇張,謝愛國真要落入夏天手中的話,他也不會有好下場。

放下電話,田浩走出辦公室,朝shen訊室走去,其實對謝愛國的shen訊已經結束,正準備直接把他送去kan守所,本來田浩安排了別人去做,不過現在,看來他得馬上親自去辦這件事了。

田浩很快走進shen訊室,此刻shen訊室里沒人,而謝愛國的待遇也很好,甚至連shou銬都沒戴。

「謝會長,走吧,我送你去kan守所。」田浩若無其事的樣子,語氣甚是和氣。

「恐怕你不是想送我去kan守所吧。」謝愛國看著田浩,語氣甚是平靜,「若只是送去kan守所,哪裡用得著你這位ju長親自去做呢?」

「謝會長,你是岳南市首善,出於對你的尊重,我親自送你一程,也是應當的。」田浩臉上依然帶著笑容。

「別人說這句話,我可能會相信,但你說的,我不會信,因為你知道我是什麼人,而我,也知道你是什麼人。」謝愛國搖搖頭,「我不會給你機會在路上動手,除非你敢就在這裡動手。」

「你真以為我不敢是不是?」田浩壓低聲音,語氣帶著憤怒,「你若是識趣,就該自殺才對!」

「我很識趣,所以我知道自己不用死,本來我想去kan守所躲陣子,但現在看來,你們居然想我死,我就不能去那裡躲了,對普通人來說,看守所的an保措施很好,但對你來說,那就跟沒有an保一樣。」謝愛國搖搖頭,「我只是不明白,我只是fei法持槍而已,你們為什麼急著讓我死呢?」

「因為你會連累我們所有人!」田浩怒聲說道:「你明明知道夏天就在這裡,你還要搞那麼多動作,非要讓夏天盯上你!」

謝愛國臉色微微一變:「夏天已經知道我了?」

「不然你以為呢?」田浩冷哼一聲,「國安已經接到夏天的命令,正在來這裡的路上,你馬上就會被國安帶走,到那時候,事情就再也不受我們的控制!」

「一招走錯,滿盤皆輸啊!」謝愛國神情變得有些蕭索起來,「真想不到,一個無關緊要的女人,居然會讓我到了這種田地,我一直在努力讓這件事消弭於暗中,不讓夏天注意到我,可惜,那個該死的程玲,卻在暗中推動這件事,她雖然死了,卻還是讓我也步入了絕路。」

長長嘆息一聲,謝愛國抬起頭:「田浩,你說得對,我現在還不如自殺,把你的槍給我吧,我想死得乾脆點,實在不想撞牆死,我只希望,你們能照顧下我的後人,至少讓他們在未來的二十年,能夠衣食無憂。」

「你放心吧,我們都沒事的話,你的家人自然也會過得很好。」田浩淡淡的說道,然後拿出手槍,放在了審訊室的桌子上。

謝愛國拿過手槍,然後指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