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仙門舊

正文_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仙門舊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08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仙雲大陸,從未有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提升這麼多的修為,即便是天縱之資,即便是被譽為仙門千年以來最出色弟子的月清雅,也做不到這一點,也正因為如此,黃靜怡才會輕敵,而正因為輕敵,也導致了她無法逆轉的慘敗。

夜玉媚很好的利用了黃靜怡的輕敵,所以她剛剛出掌的時候,還刻意壓制了一下功力,只是在兩掌相遇的那一瞬間,她才一下子吐出所有的真氣,將黃靜怡打成重傷,而現在,黃靜怡根本已經沒有還手之力,夜玉媚可謂是輕鬆獲勝。

雖然以夜玉媚現在的實力,加上她對飄渺仙門的熟悉,要擊敗黃靜怡並不難,但在正常情況下,她想這麼輕易就擊敗黃靜怡,還是不太可能,畢竟她和黃靜怡之間的實力差距,並沒有這麼大,但夜玉媚其實很清楚,她知道黃靜怡一定會誤以為她還是前幾天的不到金丹期修為,因為,誰也料不到,她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實力就有如此大的飛躍。

看著倒在地上的黃靜怡,夜玉媚不由得想起了夏天,雖然她很痛恨那個小混蛋,但她也不得不承認,那小混蛋的醫術,確實高超,若不是她的醫術,即便她回到仙雲大陸,即便找個功力很高的修仙者幫她療傷,她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恢復不說,實力還因此上升。

「我也想不到,你的傷居然還沒完全好。」夜玉媚冷冷的看著黃靜怡,顯然,黃靜怡的慘敗,並不僅僅是低估她的實力,還因為黃靜怡前幾天所受的傷,居然到現在還沒好,這讓她很意外,夏天只是用銀針扎了黃靜怡一針而已,黃靜怡就傷得這麼重?

「你和夏天一樣卑鄙!」黃靜怡憤怒的看著夜玉媚,「真不愧是一對姦夫**!」

「啪!」夜玉媚狠狠一巴掌扇在黃靜怡臉上,她俏臉含霜,語氣異常冰冷:「不要把我和他扯在一起!」

沒等黃靜怡說話,夜玉媚又一掌拍在黃靜怡身上,直接將她拍昏,然後黑色絲帶射出,將她卷了起來,下一秒,她便帶著黃靜怡穿窗而出。

夜玉媚和黃靜怡的這場戰鬥因為結束得很快,加上也沒有什麼大動靜,所以實際上,儘管現在還是白天,但也沒什麼人注意到,而夜玉媚在空中飛行的速度太快,以至於還在暗處監視的國安特工,也根本沒發現任何異樣。

夜玉媚此刻依然在空中快速飛行之中,大概飛行了十分鐘之久,她才在一座山峰上落了下來,而她現在所處的位置,實際上已經離開了岳南市,來到臨近岳南市的某個山區,而她現在所處的這座山峰,乃是一座無名山峰,在這個快要天黑的時候,這裡自然也不可能有人,而對夜玉媚來說,這個地方,也是她向黃靜怡bi供的好處所。

隨手一扔,夜玉媚把黃靜怡朝地上摔去,同時快速一指點在她身上,黃靜怡摔在地上的同時,也清醒了過來。

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風水輪流轉,只是轉得太快了點,這才短短几天時間,兩人之間的角色便已經徹底轉換,幾天前的晚上,天神峰上,夜玉媚也被這樣扔在地上,猶如待宰羔羊,而現在,這待宰羔羊,卻變成了黃靜怡。

「黃靜怡,你現在也有兩個選擇,第一,痛快點死,第二,慢慢的死,你想死得痛快點,就如實回答我的問題!」夜玉媚冷冷的看著黃靜怡。

「你想知道什麼?」黃靜怡此刻倒是挺平靜。

「飄渺仙門這次來了多少人?」夜玉媚冷聲問道。

「十二個。」黃靜怡回答得很乾脆。

「其他人在哪?」夜玉媚繼續問道。

「不知道。」黃靜怡依然回答得很乾脆,似乎根本沒想隱瞞。

「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夜玉媚冷哼一聲,「你最好別非要等我用手段!」

「夜玉媚,你用什麼手段都沒用,我們十二個人分成了四組,在從法陣出來之前,誰也不知道會到什麼地方。」黃靜怡淡淡的說道:「我倒是希望知道他們在哪,那樣的話,你又哪有活命的機會?」

「四組?」

夜玉媚臉色微微一變,「這麼說,在岳南市,你們有三個人?」

「我可沒說過每組都是三個人。」黃靜怡淡淡的說道:「不過你倒是沒說錯,岳南市確實有三個人,我相信,他們會很快找到你的。」

「除了白雲山,還有誰?」夜玉媚冷聲問道。

黃靜怡沒有說話,臉上卻露出一絲古怪的神情,夜玉媚突有所感,黑色絲帶快速射出,把黃靜怡從地上卷了起來,然後驀然轉身,看向不遠處的空中,一個影子正快速朝這飛來。

一瞬之後,一個青袍男子便出現在山峰上,站在離夜玉媚十米之外。

這是一個身形有些瘦削的青袍男子,看起來三十來歲的樣子,容貌平平,完全算不上英俊,但他站在那裡,卻自有一股特別的氣質,一股能讓普通人下意識就要頂禮膜拜的氣質,而他最讓人容易注意到的,卻是他的眼睛,那雙異常深邃的眼睛,似乎能夠看穿世間一切。

不過,現在他的眼睛裡,卻多了一絲很奇特的味道,他看著夜玉媚,有些驚訝,但更多的,似乎是驚喜,驚喜之中,似乎還夾雜著一絲的傾慕。

「二十年不見,夜仙子風采更勝往昔,真是可喜可賀。」青袍男子終於開口,語氣里確實有著明顯的欣喜,還有,更多的感慨。

「韓明飛,原來是你!」夜玉媚語氣依然冷漠,同樣還有著一絲難以掩飾的驚訝,顯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