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神奇的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神奇的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62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夏天不想吃虧,即便今晚沒法讓夜玉媚變成他老婆,也沒法把夜玉媚變成丫鬟,至少也要看夠這死女人的好身材,所以,他馬上又有了主意:「我要先用逆天第四針幫你伐毛洗髓,這個需要脫衣服的。」

「你以為這就能騙到我嗎?」夜玉媚看著夏天的眼神裡帶著譏諷,「你若是願意幫我修復金丹,就快點,不然就乾脆點,殺掉我好了,別指望我會求你,我寧願變成凡人,也不會求你,更不會受你要挾。」

「喂,不要總以為我是想占你便宜,你那破衣服不脫下來,我的銀針根本扎不進去,怎麼施展逆天八針呢?」夏天有點不滿的說道。

頓了頓,夏天又補充了一句:「別再讓我說什麼穴道名字,施展逆天八針需要用到很多穴道。」

夜玉媚沉默了一會,然後淡淡的說道:「我現在身上不論是哪個穴位,你都可以施針了。」

「好吧,那你躺床上,我先幫你伐毛洗髓。」夏天決定不再去想著占這個死女人便宜,畢竟神仙姐姐才是最重要的,他不能冒著失去神仙姐姐的風險來貪這些小便宜。

更何況,其實在夜玉媚身上施展逆天八針,並不只是對夜玉媚有好處,對夏天自身來說,也有極大的好處,他的功力,肯定又會因此上升許多,那樣的話,他下一次面對白雲山那種級別的高手,勝算也就會更大一些。

這一次,夜玉媚倒是很配合的躺在了床上,夏天也不再猶豫,拿出銀針,直接就朝她身上扎了過去。

逆天第四針,洗髓!

洗髓對夏天來說,自然已經是異常簡單,他也很快發現,夜玉媚倒是沒說錯,她現在這間衣服,每個穴位都是可以刺入的,但若是刺在學位旁邊的其它位置,這件衣服便又成了刀槍不入一般,這讓夏天覺得很神奇,這到底是什麼神奇的衣服呢?

而一會後,夏天便發現這件衣服更神奇了,和以前的每次洗髓一樣,夜玉媚體內自然也是滲出無數的黑色淤泥,讓夏天驚奇的是,這些黑色淤泥,居然在滲出皮膚之後,又直接從夜玉媚那奇怪的黑色緊身衣里滲出!

本來還想著夜玉媚等會肯定要脫衣服洗掉這些黑色淤泥的夏天,頓時便發現,他的猜測應該又沒法成為現實了。

又過幾分鐘,洗髓結束,只見夜玉媚雙手一搓,接著手掌在臉上拂過,她手上臉上以及所有的黑色淤泥,突然間花費粉塵,消失得無影無蹤。

呆了呆,夏天便有點鬱悶的說道:「我繼續施針第五針吧。」

************

第二天上午。

月落湖附近的一間咖啡店。

角落裡,正坐著一對男女,男的四十來歲,打扮得很普通,長相也比較普通,而那女的卻是成熟美艷,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嫵媚風情。

「程小姐,謝謝你答應跟我見面。」中年男子看著嫵媚女子,眼神有些奇異,似乎有同情,又似乎還帶著傾慕的味道。

「田組長,當初你對我照顧有加,我一直銘記於心。」嫵媚女子淡淡一笑,她的笑容也是分外嫵媚。

這兩人,卻正是田博峰和程玲。

田博峰和程玲相識於五年前,五年前的田博峰,就已經是岳南市警局重案組組長,五年前的岳南市,曾經發生了一起交通肇事案,一對父子在這場事故中當場身亡,肇事司機逃逸,一個原本美滿幸福的三口之家,就只剩下了一個人,而那個人,就是程玲。

交通肇事逃逸這種案子,自然是用不著重案組來查,田博峰之所以會知道這個案子,正是因為程玲到警局報案,說她丈夫和兒子是被故意謀殺的。

毫無疑問,程玲是個很有魅力的女人,也正因為如此,當時田博峰鬼使神差的接了這個案子,親自跑去調查,哪知道這不調查還好,一調查就發現,這案子真的有問題,真的不是交通肇事,而是有人故意開車撞死了那對父子。

但詭異的是,田博峰調查沒幾天,就被上頭調到了一個臨時的專案組裡,去調查另一個案子,而這個案子,也交給了其他人,而當他從專案組回來之後,卻發現,案子已經被定**通肇事,肇事司機也已經自首,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而程玲也很詭異的不再上告,似乎接受了這個結果。

但田博峰卻還在調查,這一次,他是暗中調查,而這一調查,讓他發現了很多驚天隱秘,發現了一個叫百花樓的組織,還發現了一個叫君少的男人,更發現岳南市不少案件,都跟這個組織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可正當他打算進一步深挖的時候,他受到來自上頭的壓力,還受到不知名的威脅,最終,他不得不放棄,因為,他只是個無權勢無背景的普通**,特別是當他那個上中學的兒子放學路上被人莫名其妙打了一個悶棍之後,田博峰便再也不敢去調查這件事。

但他從未忘記這些事情,從未忘記這個叫百花樓的組織,而現在,當被夏天催眠的他開始重新調查這個案件時,他便想起了程玲,他覺得,程玲應該還知道很多內情,不然的話,當初她不會那麼肯定的認定丈夫是被謀殺。

五年不見,程玲似乎更加成熟美麗,讓田博峰有些恍惚,恍惚想起五年前,程玲那一副凄楚驚慌的神情,不過,現在的程玲,臉上看不到凄楚,也看不到驚慌,她現在很鎮定,笑容也很甜美,看上去,她這幾年的日子,過得相當不錯。

「田組長,你昨天在電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