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玩物的

正文_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玩物的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68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神仙姐姐一直以我為榮。」夏天卻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我早說了,我是醫生,不光是毒藥還是***,都是我的正當武器,你們能用飛劍啊衣帶啊什麼的,我怎麼就不能用毒藥呢?」

夜玉媚冷哼一聲,卻沒再說什麼。

「走吧,長腿妹,我們回酒店做毒藥去!」夏天提起編織袋,一閃而沒。

「是你做毒藥,跟我無關!」夜玉媚說了一句,同時追了上去。

十來分鐘之後,夏天和夜玉媚便又悄無聲息的回到了酒店房間,然後,夏天開始製作毒藥的偉大事業,而夜玉媚,則在旁邊開始觀賞毒藥製作全過程,而她肯定並不知道,那些發現夏天還沒出門的人,以為夏天正和她在做繁衍人類的偉大事業。

************

離月落湖約有十公里遠的某棟別墅里,那個被人稱作君少的男子,臉色卻是異常陰沉,和昨晚一樣,他現在又坐在泳池旁邊,不同的是,現在並沒有比基尼美女幫他按摩,因為,那個比基尼美女,昨晚已經淹死在這個泳池裡了。

電話急促響起,君少馬上拿過手機,接通了電話:「怎麼樣?還有迴旋餘地嗎?」

「跑吧!」電話那頭,傳來很簡單的一個建議。

「要跑到哪裡去?」君少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去國外,或許還能活命。」電話那頭的建議,依然很簡單。

「我根本沒有準備,現在貿然出國,我會一無所有!」君少顯然不甘心。

「至少,你還有命。」對方說了這麼一句話,就把電話給掛了。

君少臉色一陣變幻,終於從椅子上站起,轉身朝屋裡走去。

只是,才走了幾步,他便停了下來,因為他看到一個成熟美艷的女人正朝他這邊走來,這女人三十多歲,卻是穿著一身旗袍,旗袍將她那相當不錯的身材完美勾勒出來,讓她顯得分外的風情萬種,撩人心魄。

君少眼裡閃過一絲火熱,但很快便將這股火熱壓制下來,雖然他一直都覬覦這個女人,可他卻知道,這個女人乃是那個老頭子的禁臠,是他不能動的,他若是真想動他,也得等那個老頭子死了之後才行,不過,現在,恐怕弄不好他就會在那老頭子前面掛掉了。

「玲姐,你怎麼有空來這呢?」君少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頗為客氣的問道。

「君少你又何必明知故問呢?」美少婦玲姐嫵媚一笑,隨即神情卻是一冷,「老爺子很不高興,你把事情辦砸了!」

「玲姐,我已經解釋過了,酒店的爆炸,跟我真的沒關係。」君少心裡暗罵,表面上卻還堆著笑容。

「君少,你承不承認,都已經沒有意義,夏天很快就會查到你身上來的。」玲姐臉色不再那麼冷,但眼神里,似乎有著那麼一絲嘲弄,「你覺得,他會相信你的解釋嗎?」

「玲姐,你親自來這裡,不會就是跟我說這些的吧?」君少勉強一笑,語氣里卻隱隱帶著幾分惱怒。

「陳少君,還記得五年前,我對你說過的那句話嗎?」玲姐突然笑了,笑得很詭異,「我說過,我會報仇的。」

君少,也就是陳少君,臉色又是一變,語氣更加勉強起來:「玲姐,我不太明白你這話的意思。」

「陳少君,其實,我應該感謝你,當初,你告訴我,其實,女人終究只會是男人的玩物,區別就在於,做誰的玩物,你還說,如果玩我的男人身份高貴,那我這個玩物,也同樣會身份高貴,這話,我一直記得,我也終於讓自己成為了一個高貴的玩物。」玲姐看著陳少君的眼神卻是充滿了仇恨,「可我始終也都還記得,我說過,我會報仇的,你害死了我的丈夫,害死了我的兒子,你以為,我真的會忘記這一切嗎?你以為,我真的會甘心做那個老頭子的玩物?我百般討好他,為的,就是今天罷了!」

「程玲,你是來落井下石的嗎?」陳少君也終於不再客氣,他冷哼一聲,「可我還必須告訴你,玩物終究是玩物,再高貴的玩物,也只是玩物而已,沒法翻身做人,不要以為你身上有那個死老頭子壓著,你就能在我面前興風作浪!」

「你錯了,我不是來落井下石,我只是乘勝追擊而已。」程玲輕輕一笑,「陳少君,你真以為,酒店的爆炸,是你手下的人弄錯了你的意思嗎?」

「是你做的?」陳少君頓時就明白過來,怒視著程玲,「你這**故意害我?」

「沒錯,我就是故意害你的,我說過,我會報復的,而這,就是我的報復,你完了,那死老頭,也很快會完。」程玲臉上露出冷酷的神情,「因為,你們惹上了一個惹不起的人,那個叫夏天的男人,很快就會把你們這見不得光的陰暗組織一網打盡,連根拔起!」

「想要借刀殺人嗎?」陳少君冷笑一聲,「程玲,沒你想的那麼容易,夏天也未必就知道我!」

「陳少君,你還真是沒腦子呢!」程玲搖搖頭,「你真以為,現在想殺你的,就只有夏天嗎?你以為,那死老頭,會願意讓你活著?」

陳少君頓時心裡一沉,一股不妙的感覺從心底升起。

「陳少君,你是想自己了結呢還是要我動手?」程玲看著陳少君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死人。

「**,我先了結你!」陳少君一時惱羞成怒,突然就朝程玲撲了過去。

但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倏然撲了過來,一個高大的黑衣男子,擋在了程玲的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