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誰也不

正文_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誰也不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462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麼說,我們還得主動去找人啊!」夏天有點不爽,這麼大個地方,要找個人可不是那麼容易,特別還是一個能飛的女人,鬼知道她到底住在哪裡,說不定根本就不住在酒店。

「有那麼多**幫你找人,你擔心什麼呢?」夜玉媚語氣裡帶著幾分諷刺的味道。

「我一直都不太相信**的能力。」夏天打了個哈欠,「不過,算了,還是讓他們去找吧,我在這裡也不認識其他人。」

「夏組長,沈雲的事情,你還要不要……」胡菲菲這時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想到這事,夏天心情頓時就有點糟糕起來,這該告訴柳雲櫻才好呢?他本來信誓旦旦的告訴柳雲櫻,一定會把沈雲安全帶回去,現在他若是告訴柳雲櫻,沈雲已經死了,他答應的事情辦不到了,那他還有面子嗎?

「誰讓我沒面子,我就讓誰沒里子,等我找到那群白痴,我就給他們每個人扎幾針,讓他們的心肝脾胃肺都爛掉!」夏天喃喃自語,既然飄渺仙門的黃靜怡不知所終,暫時他也沒法找到黃靜怡,那就先解決這件事吧。

想了想,夏天便帶上自己的行李,一個小旅行包,朝門外走去:「走吧,去警局!」

之所以要去警局,一方面是讓**幫忙找人,另一方面,是因為夏天想去審問一下那兩個幾個小時之前差點把胡菲菲和沈雲綁走的女警,以他的審訊水平,要找出幕後的真正兇手,應該並不難。

************

幾分鐘後,月落湖酒店一樓大廳。

田博峰拿起手機再次撥了胡菲菲的電話,卻意外發現,之前一直提示關機的手機,這回居然打通了,不過,沒等胡菲菲接電話,田博峰就把電話給掛了,因為他已經看到,夏天和胡菲菲正從電梯里走了出來。

「夏組長,胡科長!」田博峰急忙迎了上去,臉上露出欣喜的神情,「你們沒事,真是太好了!」

「廢話,我當然不會有事了。」夏天懶洋洋的說道:「我正要找你呢,你們警局有人會畫像吧?」

關於用電腦畫像這種事情,夏天曾經在京城尋找沐晗的時候做過一次,現在他打算再來做一次。

「有,當然有。」田博峰連忙點頭,然後又忍不住問了一句,「夏組長,你要給誰畫像?」

「當然是那個殺人兇手了,難不成你想畫像啊?」夏天沒好氣的說道。

田博峰先是一呆,然後便是一喜:「夏組長,你已經知道兇手長什麼樣子了嗎?」

「沒錯,我今晚剛和她打了一架,不過她也挺厲害的,雖然我打傷了她,不過還是讓她跑掉了。」夏天不緊不慢的說道。

夜玉媚登時就有戳破這傢伙謊言的衝動,但隨即想想,這似乎也不是謊言啊,黃靜怡倒也確實是夏天這小混蛋打傷的。

胡菲菲也是一呆,怪不得夏天剛剛突然不見了,原來是追那個兇手去了啊。

田博峰則有些興奮,更有些佩服,不愧是上面派來的人啊,這還不到一天時間呢,對方就知道兇手是誰了。

「走了,去警局,我還要順便審問一下那兩個白痴女警,居然敢把我保護的人炸死,簡直就是不知死活!」夏天想起這事就不爽,雖然他其實也沒怎麼刻意去保護沈雲,但不論如何,誰炸死了沈雲,誰就是故意跟他過不去!

田博峰臉上卻閃過一絲奇怪的神情,稍稍猶豫了一下,他終於還是問了出來:「夏組長,你所說的那兩個女警,是不是先前襲擊胡科長和沈雲的那兩個冒牌女警?」

「沒錯,就是她們。」夏天點點頭,順便問了一句,「她們在你們警局吧?」

「在是在,不過……」田博峰有些猶豫。

「田組長,有話就直說吧,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胡菲菲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急忙問道。

「夏組長,胡科長,她們倆,兩個小時之前,就在警局自殺了。」田博峰終於開口說了出來。

「什麼?」胡菲菲臉色一變,「不是有人看著的嗎?怎麼會自殺了呢?」

「胡ke長,我也不清楚,那個an子,並不是我負責的,看守她們的,也不是我的手下。」田博峰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看來沈雲沒說錯,警ju里果然有那些人的同夥!「胡菲菲有些氣憤。

田博峰繼續苦笑,卻沒有說什麼,顯然,他對此時,也是知道一些的。

「我就知道jc不可靠。」夏天很不爽,那兩個女精死了,他一下子就沒了審問對象,那要找到綁架沈雲的那些人,恐怕就又有些麻煩了。

「既然覺得jc不可靠,有事就別來找我們jc!」旁邊卻突然接過一句話,卻是某個聽到夏天這句話的jc在表示他的不滿。

「我本來就沒想找你們這些白痴jc!」夏天瞪了那jc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他心情正不好呢,這破jc居然還要惹他。

「你罵誰呢?啊?你罵誰白痴呢?」那jc頓時就火了,這麼大半夜的被叫出來做事,心裡本來就不爽呢,現在還被罵了,自然就不爽了。

不光他不爽,其他聽到夏天說話的jc也很不爽,甚至連田博峰和重an組裡那些jc,也都感覺怪怪的,因為夏天剛剛那句話,似乎把所有jc都罵了。

「自己人,自己人,別傷了和氣……」田博峰雖然感覺怪異,但還是急忙出面打圓場。

「我可跟你們不是自己人。」夏天沒好氣的說道:「我算是發現了,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