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改名小

正文_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改名小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69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聽到夜玉媚的問題,白衣女子卻是滿臉嘲諷:「夜玉媚,莫非這個世界靈氣缺乏,讓你的腦子也退化了嗎?這麼簡單的問題,你居然也問,我當然希望自己最先找到月師姐,這樣我就能得到更多的獎賞,這有什麼不正常的呢?」

「恐怕,不是獎賞那麼簡單吧!」夜玉媚冷冷說道。

「夜玉媚,你只是我的階下囚,你沒資格問這麼多!」白衣女子顯得有點不耐煩,「我最後警告你一次,不想死的話,就馬上告訴我,月師姐到底在哪?」

感受著白衣女子身上散發出的凜冽殺氣,夜玉媚心裡微微一沉,心思電轉,她突然有了主意:「你真想知道月清雅在哪嗎?那好,我告訴你就是了!」

「快說!」白衣女子嬌叱道。

「想找到月清雅,你就要先找到一個叫夏天的男人吧,他最清楚月清雅的下落。」夜玉媚一字一句的說道,既然她沒什麼希望逃脫,那怎麼也要把夏天那個小混蛋拖下水!

「夏天?」白衣女子冷冷一笑,「就是那個在你身體里下了禁制的男人么?」

「沒錯。」夜玉媚難得說幾次實話,「等你找到他,就能找到月清雅了。」

「他跟月師姐什麼關係?」白衣女子用灼人的眼神直視著夜玉媚,似乎想看透夜玉媚的內心。

「你還是去問月清雅吧。」夜玉媚淡淡的說道,不知為何,她居然沒有說出夏天和月清雅的真正關係。

「很好,那你去死吧!」白衣女子手腕一翻,掌心上方的短劍倏然激she而出,急速朝夜玉媚喉嚨飛去!

夜玉媚沒有躲,事實上,她根本就不可能躲開,這支小小的飛劍,不出意外馬上就會洞穿她的喉嚨,而她,也馬上就會像岳南市那四五個被飛劍she穿喉嚨的人一樣,成為一具死屍。

死亡來得如此突然,突然得讓夜玉媚幾乎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但她卻很平靜,甚至,有種即將解脫的感覺,對這個世界,她真的沒有太多的眷念,她甚至想把這個世界的一切,當作一場噩夢。

飛劍臨近,夜玉媚微微閉上眼睛,她似乎隱隱聽到幾聲呼喚,有喊她小媚的,有喊她媚姨的,還有喊她大饅頭的,而她腦海里,也很自覺的浮現出幾個人的身影,曾經情如姐妹的月清雅,對她一直傾慕尊敬的宋玉媚,還有,那個小混蛋夏天。

「不對,我怎麼會想起那小混蛋呢?」夜玉媚覺得不可思議,她終於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其實還有牽絆,但她卻相信,自己的牽絆里,絕對沒有那個該死的小混蛋!

但很快,夜玉媚便反應過來,她聽到的那個大饅頭,並不是虛的,而是她實實在在的聽到了這個稱呼,也就是說,並不是她想起了夏天,而是因為夏天那小混蛋現在就在旁邊!

「大饅頭,真是不想救你啊!」夏天的聲音,清晰的傳入夜玉媚的耳中,而夜玉媚也倏然發現自己的身體一輕,那纖細的腰肢,再次被一隻有力的手臂摟住,然後,她還聽到一句感嘆,「大饅頭,你這腰真是細啊,你還是改名小細腰吧!」

夜玉媚恨不得一下掐死這小混蛋,人家飄渺仙門的人飛劍還在追著他呢,他還有這心情耍流氓!

儘管夜玉媚功力被封住,但她卻依然很清楚現在的狀況,在飄渺仙門那白衣女子的飛劍即將洞穿她喉嚨的時候,夏天這小混蛋摟著她躲了過去,可對方的飛劍卻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如影飄天文學網,這個時候,不論是她還是夏天,其實都還處於危險之中。

夏天以飛快的速度踏著飄渺步,快速閃避著飛劍的追擊,只是,不論他速度多快,也不論他的飄渺步法多麼精妙,他始終都無法擺脫這支短短的飛劍。

「飄渺步?你是什麼人?」白衣女子突然手腕一翻,收回飛劍,同時嬌聲喝問道。

「廢話,我當然是男人了。」夏天懶洋洋的說道,他其實幾分鐘之前就已經追到了這裡,然後他便隱匿在附近,知道白衣女子準備殺夜玉媚的時候,他才終於出手,救了夜玉媚一命,至於他到底是自己捨不得夜玉媚死掉,還是為了神仙姐姐,連他自己也不清楚。

正因為他提前幾分鐘就到了這裡,所以剛剛夜玉媚和白衣女子的對話,他其實基本上都聽到了,而他也開始發現,事情有點不妙,飄渺仙門似乎來了很多人,這個白衣女子,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而已,當他和這個白衣女子交手之後,更是覺得麻煩大了,因為他發現,這個白衣女子的功力,似乎並不比他差,他想幹掉她有些難度。

「原來你就是夏天!」白衣女子卻瞬間明白過來。

「我果然還是這麼與眾不同啊!」夏天又開始自戀起來。

「你和月師姐是什麼關係?你怎麼會飄渺步?」白衣女子喝問道。

「你很想知道啊?」夏天反問一句,「你誰啊?」

「我叫黃靜怡,月清雅是我師姐,我來這裡,就是為了尋找月師姐的下落。」白衣女子的聲音突然緩和起來,「若是你知道月師姐在哪,麻煩你告訴我一聲,我會感謝你的。」

「噢,你的月師姐讓我告訴你,你們不用找她了,早點回去吧。」夏天懶洋洋的說道:「她在這裡過得很好,就不跟你們一起走了。」

「即便月師姐不想回去,我還是要跟她見一面的。」黃靜怡淡然一笑,「還請你告訴我,月師姐到底在哪裡?」

「這樣啊,我要考慮一下。」夏天一副認真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