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連環暗

正文_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連環暗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52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花姐,這個胡菲菲,聽說來頭不小,會有麻煩的。」另一個女警把房門關了起來,小聲說道。

「怕什麼,不就是有個遠房叔叔在省廳里嗎?」那叫花姐的女警卻是一點也不在乎,「這裡可是岳南市,在這地方,沒人能惹我們,她要是不多管閑事,我們自然不會主動惹她,可她既然要多管閑事,我們就得讓她知道多管閑事的下場!」

看了另外那女警一眼,花姐又說道:「桃子,你這人膽子似乎越來越小了啊,以前你膽兒挺肥的,連省長的女兒你都差點去綁了。」

「花姐,我不就是吃了那次虧,然後就謹慎了嗎?」那叫桃子的女警搖搖頭,「君少說了,我們一定要小心,鎮得住的,我們就要讓他們永遠不能翻身,鎮不住的,我們就根本不要惹他們,這個胡菲菲,我們未必鎮得住啊!」

「桃子,這就是你不懂了,正是因為未必鎮得住,我們就必須把她鎮住,不然的話,她去省里亂說怎麼辦?」花姐看了看地上的胡菲菲,「要對付女人很簡單的,來,先把她衣服脫了,拍幾張照片再說,等會再把她弄走。」

這兩個女警似乎絲毫也不擔心有人會撞破她們的事情,居然就想在這房間開始給胡菲菲拍裸照,似乎這種事情,她們平時也沒少做。

「花姐,不是說還有個男的嗎?」桃子這時候問道。

「先解決女的再說,那男的等會再去搞定。」花姐一邊說著一邊開始給胡菲菲脫衣服。

就在這時,門口又傳來敲門聲。

花姐起身走向門口,打開一條門縫,遞出一個證件:「**辦案,別來打擾……呃!」

門突然被推開,花姐直接被門撞倒在地,發出一聲慘叫。

另外那個叫桃子的女警頓時臉色一變,一手伸向腰間,還真拔出一把槍來,只可惜,她剛剛拔下搶,就覺得腹部傳來一陣劇痛。

夏天一腳把這個叫桃子的女警踹倒,然後拿出銀針,在胡菲菲和沈雲身上分別扎了兩針,剛剛被迷昏過去的胡菲菲和沈雲,也馬上就清醒過來。

「啊……夏組長,這……」醒過來的胡菲菲甚是吃驚,不過他倒是很快就冷靜下來,看看地上那兩個女警,她就能猜出發生了什麼事情,而那邊沈雲,卻鎮定得多,似乎這對她來說,都已經算是小事了。

「你們也太容易被人綁架了吧?」夏天有點不悅,他剛接到柳雲櫻的電話,電話那頭,柳雲櫻一口一個姐夫喊得異常親熱,央求著他幫幫沈雲,夏天自然也只得答應下來,只是,他電話都沒放下,便聽到這邊有動靜,只好馬上過來,救了胡菲菲一次的同時,也再救了沈雲一次。

胡菲菲無言以對,她好歹也是**,居然差點就被人綁了,而且對方明顯是綁架沈雲的那伙人,這也就意味著,她差點就落得沈雲那樣的下場了。

「夏組長,謝謝你。」感激夏天的同時,胡菲菲又感覺到異常憤怒,這些人簡直就是無法無天,連她這個女警都敢綁架,他們還有什麼不敢做的?

「真想謝我的話,把門關緊,別放任何人進來,你們也別出去,我只想今天晚上睡個好覺,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明白嗎?」夏天打了個哈欠,說完就走出了房間,顯然,他並沒有繼續追究這件事的打算,至少不是現在就去追究。

夏天很快離去,胡菲菲關上房門,先把地上那兩個女警都綁了起來,然後就拿起手機撥打電話,這次並不是打給田博峰,而是直接打給了省廳。

「叔,那些人簡直無法無天,不但想綁架我,居然還那麼對付夏天的朋友,若是夏天生氣的話,恐怕我們誰也擔待不起的。」胡菲菲是個聰明的女人,她直接就把這件事扯到了夏天身上,她知道省廳那邊相當在乎夏天這個人,生怕得罪他,只要把這件事跟夏天扯到一起,那省廳那方面肯定會相當重視的。

胡菲菲的做法很明智也很有效,不到半小時後,岳南市警局局長田浩便親自帶著一群人來到月落大酒店,然後帶走了那兩個據說是假冒身份的女警,他們也想帶走沈雲去錄口供,不過卻被胡菲菲用夏天的名義把沈雲留了下來,雖然她知道田浩接到了省廳的命令,但她總還是覺得,暫時把沈雲留在跟夏天更近的地方安全一點。

這邊動靜很大,那邊夏天依然在睡大覺,他睡得很香,但在這座城市的某棟別墅里,有個年輕男子直到深夜依然沒有入睡。

這個看起來明顯不到三十歲的男子正穿著睡衣,坐在別墅的泳池旁邊,在他身後,有個穿著比基尼的美女,正在為他按摩著肩部。

手機突然響了,那個比基尼美女停止了按摩,接了電話,幾分鐘之後,她又放下電話,然後輕聲說道:「君少,查清楚了,省廳的副廳長鬍鴻光是胡菲菲的遠方親戚,輩份上是她的叔叔,對胡菲菲很照顧,胡菲菲年紀輕輕就能當上宣傳處的科長,就是胡鴻光的功勞,而胡菲菲的父母都是普通的職工,沒有特別的背景。」

「花姐和桃子,現在在哪?」那叫君少的年輕男人開口問道,聲音有些沙啞,還有些冷漠。

「暫時還在警局,就等君少你的命令了。」比基尼美女回答道。

「胡菲菲和那個沈雲呢?」君少又問道。

「還在月落湖酒店,原來的房間,她們似乎覺得不會有事了,所以根本就沒離開。」比基尼美女依然輕聲回答道。

「那個男人,查出來是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