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是不是非

正文_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是不是非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48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她怎麼會跟你在一起呢?」雲清忍不住問道。

「噢,神仙姐姐讓我送她去個地方。」夏天很快就轉移話題,「雲清姐姐,別說她了,我們繼續做我們喜歡做的事情吧!」

想到今後可能有幾個月時間都沒老婆陪,夏天便覺得今晚絕對不能浪費,所以他很快就又在雲清身上孜孜不倦的耕耘起來。

************

第二天中午。

當夏天和夜玉媚退房的時候,不少人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他們倆,因為到現在,幾乎整個酒店都知道,昨晚夏天居然讓夜玉媚這大美女整個晚上站在門外,而他自己居然和一個美女在裡面狂歡。

「就算是3p也比這正常啊!」每個人都是這麼想,夏天居然把夜玉媚這麼一個大美女扔在門外整晚,實在是太不正常了。

「夏天就是夏天啊,身邊一直都是美女如雲。」也有人感嘆,這個時候,之前那些不知道夏天來頭的人,都已經從別人口中打聽到了夏天的事迹,他們這會兒也已經知道,這是個逆天強人啊。

「老公。」雲清這時候也還在,不過她剛剛從電梯里走出來,「要不要我用車送你一程?」

「不用了,我走路更快。」夏天順手摟過雲清,吻住了她的紅唇,過了一會,才把她鬆開,「雲清姐姐,我先走了。」

夏天朝酒店外面走去,同時還招呼了夜玉媚一句:「大饅頭,該上路了!」

聽到這稱呼,夜玉媚又咬緊了銀牙,天可憐見,若是她能打得過夏天,肯定馬上要把這小混蛋狠狠揍一頓,然後折磨七七四十九天,即便是那樣,恐怕都未必能解恨。

恨歸恨,夜玉媚還是跟著夏天出了酒店,讓一群人對夏天羨慕不已,這傢伙不光艷福不淺,女人還都這麼死心塌地,被他那麼欺負,居然還死心塌地的跟著他,真是太沒天理了啊,別人要是有個這樣的女人,肯定要死命寵著,哪有這傢伙這麼糟蹋的呢?

雲清站在酒店門口,目送夏天和夜玉媚離去,心裡不知為何有點擔憂,夏天並沒有跟她說為什麼和夜玉媚在一起,可她總覺得,這兩個本來有仇的人待在一起,肯定不是好事。

「老公現在那麼厲害,應該不會有事的。」很快,雲清便開始安慰自己。

揉了揉隱隱有點酸疼的纖腰,雲清想起昨晚的瘋狂,俏臉微微發熱,暗自嘀咕了一句:「還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這老公真是太折騰人了。」

走向停在酒店門口的車子,拿出車鑰匙按了按,然後開門走了進去,正準備開車離開,卻有人敲了敲車門。

雲清轉頭看了一眼,便看到一個三十來歲的英俊男人,丹鳳眼微微一眼,眉頭微蹙:「有事嗎?」

看到雲清的模樣,英俊男人愣了愣,似乎沒料到雲清也是如此美麗。

不過,英俊男人很快便回過神來,然後微微一笑:「這位小姐,我想和你談筆生意。」

雲清眉頭再次蹙了起來,這個男人的聲音其實挺好聽,帶著一股磁性,也正因為如此,他的聲音也更容易讓人記住,也讓她很快就想起,昨晚自己聽過這個聲音,即便當時她正在全力迎合她的男人,但門外的聲音,依然傳入了她的耳里,沒辦法,在老公為她洗髓之後,她的聽力,也比普通人好了很多倍。

事實上,雖然沒有親眼所見,但她其實知道昨天晚上門口發生過的事情,所以這讓她一下子就明白過來,這個人恐怕來意不善。

一時間,雲清心裡有種很荒唐的感覺,這人真是不知死活啊,居然看上了夜玉媚?所謂銫膽包天,此話還真是半點也不假,這人昨晚吃了夜玉媚的虧,現在居然還沒死心!

不過,轉念想想,雲清卻又覺得正常,這個人並不知道夜玉媚的真正身份和來歷,也不知道夜玉媚的可怕之處,他所看到的,只是夜玉媚那足以讓男人瘋狂的容貌和身段,因此他為夜玉媚而瘋狂,其實也不稀奇。

「什麼生意?」雲清搖下車窗,淡淡的問了一句,她雖然已經知道這個男人是為了夜玉媚而來,但她確實還想不明白,這男人到底找她做什麼,難道他知道她和夏天的關係?

「我叫曹中天,來自新加坡,這是我的名片。」英俊男人說著從車窗里遞進來一張名片,「小姐怎麼稱呼呢?」

雲清接過名片,隨便掃了一眼,同時淡淡回答:「我叫雲清。」

對於曹中天來自哪裡,雲清其實興趣不大,至於名片上那什麼總裁的後綴,她也不在意,不過她現在至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這個人根本不知道她,對她和夏天的關係肯定也不清楚,他找她,或許只是因為剛才看到她和夏天在一起。

「雲小姐,我也不拐彎抹角了,你可以告訴我,夏天一個月給你多少錢嗎?」曹中天開口問道。

「什麼?」雲清一愣。

「雲小姐,明人不說暗話,你也無需隱瞞你和夏天的關係,我知道昨晚在他房間里的女人就是你,我相信你是夏天的情人,而我更相信,他應該付出了不菲的代價,才能讓雲小姐給他當情人。」曹中天侃侃而談,然後就拋出了自己的條件,「不管他一個月給你多少錢,我都可以出兩倍的價錢,只需要你能告訴我一些事情就行。」

一股怒火猛然從雲清心底竄了起來,但她很快就把怒火壓了下去,她看著曹中天,聲音有些冷:「曹先生,你以為我是被夏天包養的那種情人,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