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一塊錢都

正文_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一塊錢都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423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按理說,夏天也是東升大酒店的常客,這裡的服務員和保安都應該認識他的,只不過,前段時期,東升大酒店剛好幾乎把服務員和保安換掉了一半,據說因為現在外面來的客人越來越多,很多前往青峰山的遊客,都會先選擇住在木陽縣,而木陽縣最好的酒店就是東升大酒店,所以大家都會優先選擇住這裡,這酒店的老闆就覺得,這客人的素質似乎比以前高了,那服務員的素質也得提高才行,於是就換掉了一大批人,以至於現在不論是這個前台服務員還是én口的保安,都不認識夏天。

事實上,看到長ti細腰美yàn非凡的夜yu媚,他們已經下意識的把夏天和夜yu媚當成是從外地來的遊客了。

見夜yu媚不再表示反對,那服務員也開始幫夏天辦理入住手續,然後她又問了一句:「您要單間還是標間?」

「單間,我喜歡睡大áng。」夏天隨口說道。

服務員下意識的看了夜yu媚一眼,發現她沒反對,也就沒說什麼,心裡卻暗自嘀咕,這多半是一對正在慪氣的情侶吧。

就在夏天拿著房卡準備上樓的時候,夜yu媚卻又開口了:「給我再開個房間。」

「呃,好的。」那服務員呆了呆,看了夏天一眼,還是點了點頭,然後又說道:「您的身份證,還有,需要五百塊押金。」

「我跟他一起的,記在他賬上。」夜yu媚沒錢,身份證也沒有,她現在除了身上穿著的衣服,可謂是真正的一無所有。

服務員有點頭疼了,她轉頭看著還沒離開的夏天,正想問什麼,夏天卻已經先說話了:「我跟她不熟,別記在我賬上。」

夜yu媚狠狠的看著夏天,想要發火,可終於還是忍了下來,看了那服務員一眼:「我不要房間了!」

「這才乖嘛。」夏天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故意抬高聲音,「走吧,陪本少爺睡覺去!」

夏天倒不是真想讓夜yu媚陪他睡覺,只是存心要讓她難堪而已,既然不能揍她,不能直接給她帶來身體上的傷害,那來點心理上的傷害也行啊,不然的話,他總覺得太便宜她了。

那服務員甚是無語,這看著怎麼就像是哪個紈絝少爺在欺負良家美nv呢?

看著紈絝少爺夏天朝夏天走去,而那被欺負的絕色美nv雖然不情願的樣子,但也還是移動步伐跟過去,服務員心裡有點同情起夜yu媚起來,這漂亮一個nv人啊,身材也那麼好,怎麼就被這麼個不良少爺給欺負成這樣呢?

「服務員,那位小姐的開銷,記到我賬上吧。」就在這時,突然傳來個聲音。

服務員一時有點驚喜的感覺,終於有人看不過去,要拯救被無良少爺欺負的美nv了啊!

說話的是個高大英俊的男人,三十來歲,西裝革履,風度翩翩,簡直就是懷un少nv心目中最理想的情人,跟他一起的還有兩個人,同樣的西裝革履,不過看他們那種恭敬的樣子,應該是這個英俊男人的隨從。

這英俊男人說話時,已經走到服務台前,拿出身份證和信用卡:「麻煩你,給我開個商務套房。」

「好的,先生。」服務員點點頭,臉蛋不自覺的紅了紅,心跳似乎正在加速,她一邊給這人辦理入住手續,一邊在心裡比較著這個人和夏天,頓時就覺得這兩人一個是天上,一個是地下,跟夏天相比,這個身份證顯示名字叫曹中天的英俊男人,不光比那個叫夏天的傢伙長得帥多了,也有風度多了。

飛快辦好手續,服務員遞給曹中天兩張房卡:「曹先生,這是您的商務套房,這是那位小姐的單間,就在您的對面。」

「謝謝。」曹中天接過房卡,然後走向夜yu媚,把房卡遞給她,「小姐,這是你的房卡,若是你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直說。」

夜yu媚冷冷的看著曹中天,沒有接過房卡,卻也沒有說什麼。

感覺到夜yu媚身上散發出的冷意,曹中天微微一笑:「別誤會,我並沒有其他意思,出én在外,誰都會有遇到不方便的時候,這也只是舉手之勞,並不是希望從小姐你這裡得到什麼回報的。」

「騙誰啊,你不就是看上她了嗎?」夏天懶洋洋的接上話,他走到曹中天前面,有點不滿的樣子,「喂,你覺得自己很有錢是不是?」

「先生,我看你誤會了,我沒覺得自己有錢,只不過,我不忍心見到一位漂亮的小姐因為沒錢而露宿街頭而已。」曹中天不緊不慢的說道。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虛偽的人了,你不就是看上她了嗎?你看上她就直說嘛,你有錢就拿出來,我把她讓給你就是了。」夏天瞪著曹中天,「喂,給我一塊錢,我就把她賣給你了。」

「什麼?」曹中天微微皺眉,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而酒店的服務員和其他人也都覺得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這傢伙居然就當著這麼多人,要把他nv朋友給賣掉了?

賣掉還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匪夷所思的事情就是,這麼一個大美nv,他居然只賣一塊錢?這不是糟蹋人家nv孩子嗎?

夜yu媚也是雙眼噴火,銀牙緊咬,這小un蛋,居然這麼來羞辱她!

一股冰寒的氣息,從她身體里散發而出,剎那間,她周圍幾乎所有人,都有種如墜冰窖的感覺,唯一覺得正常的就是夏天,他並不怕她的這種冰寒之氣。

「喂,你一塊錢都不想要啊?」夏天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