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我相信

正文_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我相信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420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才不給你做早餐……」喬鳳兒氣呼呼的回了一句,突然卻發現不對,「喂,你喊我什麼?我不是你的丫頭,也不是什麼鳳丫頭!」

「我沒喊你鳳丫頭啊。」夏天一副很無辜的樣子。

「你明明喊了!」喬鳳兒忿忿的說道:「凰兒,你聽到了吧?你給我作證,他剛是不是喊我鳳丫頭?」

「這個,鳳兒,夏天好像真的不是喊你鳳丫頭。」喬凰兒小心翼翼的說道。

「怎麼可能?我明明聽到了!」喬鳳兒很不滿,「我說凰兒,你不會就因為昨天被他看到**了,就開始向著他了吧?」

「鳳兒你胡說什麼呢?」喬凰兒頓時羞惱不已,「我看夏天沒喊錯,你真是瘋丫頭!」

「就是嘛,我明明是喊的瘋丫頭,你也本來就像個瘋丫頭,連凰兒都覺得對呢。」夏天笑嘻嘻的說道:「還有,你別誣衊我啊,我可沒看到凰兒的**,她明明穿了內褲的,只是沒戴胸罩而已。」

可憐喬凰兒覺得自己實在是太無辜了,連著兩個早上,都是躺著也中槍啊,這會兒,她簡直就有找個地洞鑽進去的衝動。

「你!」喬鳳兒登時氣壞了,叫她鳳丫頭,她還能勉強接受,叫她瘋丫頭,實在是忍不了,於是她就朝夏天吼了起來,「你才是個瘋子,得了瘋牛病的流氓!」

「老公,鳳兒,你們倆就別鬧了。」喬小喬終於忍不住來打圓場,她有點無奈,「你們倆怎麼每次見面都要吵架呢!」

「這叫歡喜冤家。」喬凰兒小聲嘀咕了一句。

「你才跟他歡喜冤家呢!」喬鳳兒瞪了喬凰兒一眼。

「好啦,別爭啦,凰兒,你出去買點早餐回來,鳳兒,你也不用去做早餐了,洗嗽一下,等會一起吃早餐吧。」喬小喬再次開口。

「好的,喬小姐。」喬凰兒巴不得趕緊離開,所以她馬上就出了門。

喬鳳兒氣鼓鼓的瞪了夏天一眼,也沒再說什麼,直接去了洗手間。

「老公,我要去洗個澡,你先自己坐一下吧。」喬小喬說著就想離開,神仙島上的新房畢竟是臨時弄好的,所以設施終究不是那麼齊全,比如浴室,就還沒弄好。

「老婆,我和你一起去吧。」夏天嘻嘻一笑。

「不要啦,我,我真的有點……」喬小喬俏臉發紅,不好意思繼續說下去。

看到喬小喬這樣,夏天只好點頭:「好吧,那我就在這裡等你吧。」

喬小喬的身體雖然已經好了,但她的身體卻還是有點不同,她的身體出奇的敏感,在這方面的戰鬥力之差,絕對是夏天老婆里最弱的一個,以至於昨晚的絕大部分時間,他們倆都是在真正的睡覺中度過的,而今天早上雖然做了幾分鐘的晨間運動,可這卻並不能讓夏天解渴,反倒讓夏天被吊著不上不下的,到現在都有點難受呢。

喬小喬上了樓,而幾分鐘之後,喬鳳兒卻從洗手間出來,看到夏天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她便走了過來。

「喂,死流氓,你昨晚和喬小姐去哪裡了?」喬鳳兒壓低聲音問道。

「關你什麼事?」夏天懶得回答她。

「我關心喬小姐不行嗎?」喬鳳兒忿忿的說道。

「她是我老婆,有我關心就是了。」夏天沒好氣的說著,眼睛卻盯在喬鳳兒那雄偉的部位,有點捨不得鬆開。

喬鳳兒的打扮一向都很清涼,在家裡的時候就更加的清涼,而她那部位變大之後,布料比較少的上衣,總是難以完全擋住她那個部位,而現在,她剛好前傾著身體,讓胸口那裡露出得更多了一些,也讓那個部位變得更加誘人。

其實夏天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喬鳳兒這裡,他也曾經不只一次的觸摸甚至把玩過,若是平時,喬鳳兒現在這地方對他也沒這麼大誘惑力,可現在情況不一樣,他從昨晚到今天早上,被喬小喬弄得不上不下的慾望,現在一看到喬鳳兒這特別豪華的美胸大餐,頓時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死流氓,你看什麼呢?」喬鳳兒馬上就抓到了夏天的偷窺。

「看你的胸啊,不然你以為我看你衣服嗎?」夏天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喬鳳兒一時氣結,這流氓敢情不是偷窺,是肆無忌憚的用眼神非禮她呢!

「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流氓,你昨晚才欺負了喬小姐,現在居然又來……」喬鳳兒咬著牙,狠狠瞪著夏天。

「喂,我才沒欺負小喬!」夏天打斷了喬鳳兒話,「她是我老婆,我只是和她做我們該做也喜歡做的事情而已,還有,你別老喊我流氓,我不介意別人喊我流氓,可前提是我對她耍過流氓才行,以前警花姐姐老喊我流氓,我就不介意的,可你再喊我流氓,我就真對你做流氓該做的事情了!」

「死流氓,你別威脅我,我才不怕你呢,我就喊你流氓……啊……你……別……」喬鳳兒有事沒事就罵夏天是色狼或者流氓,從第一次見到夏天到現在,她對夏天這稱呼似乎就沒怎麼改過,而以前夏天也沒把她怎麼樣,讓她也習慣了這稱呼,以至於現在,聽說夏天不讓她喊流氓了,她自然就不樂意,她也不相信夏天真會把她怎樣,然而,現在她終於明白,夏天這傢伙的威脅,還真的不能不當真啊。

當夏天一隻手把她拉倒在他身上,然後把頭埋進她胸口時,喬鳳兒下意識的驚呼出聲,然後便想把夏天推開,只是她卻發現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居然全身發軟,似乎一點力氣都沒有,她不想覺得這是自己的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