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我把自

正文_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我把自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486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壞蛋,你幹嘛老讓我輸啊?」柳夢卻有點不開心,「我都輸了一個晚上啦,我不想玩啦!」

柳夢剛開始玩得開心,可一直輸一直輸13800100,她也終於不樂意了。

「那就不玩吧,我們現在回去就是了。」夏天求之不得,他本來就不怎麼想在這裡玩。

「好哇,我才不要把錢在這裡輸光啦,小壞蛋,我覺得這個賭場故意跟我過不去,不如你幫我把他們的錢都贏光吧,讓這個破賭場倒掉!」柳夢開始對這家賭場不滿了。

「算啦,這破賭場也沒幾個錢,懶得贏他們的了。」夏天隨口說了一句,指了指柳夢面前一大堆鈔票,「夢姐,這裡也有幾十萬,你拿走就是啦,就當是你贏的。」

「嘻嘻,沒錯,是我從你這裡贏來的。」柳夢把錢都抱進懷裡,然後開心的嚷了起來,「我贏錢咯,回家去咯!」

柳夢說完還真抱著錢就朝外面走去,而那meshiq邊戴金和翟媛自然也已經不玩了,那禿頭男子此刻卻很是惱火,他本還指望柳夢把這幾十萬都輸掉呢,哪知道她居然直接給抱走了。

惱火歸惱火,他現在也不能做什麼,不過毫無疑問,柳夢和夏天,已經被他給記住了。

************

現在時間其實還算比較早,加上劇組今晚出了事,大家此刻心情還沒完全平復,所以到現在,大家也都在堂屋裡坐著,他們其實都是在等夏天回來,因為他們現在都不知道屋裡到底是什麼東西被下了毒,現在大家連水都不敢喝呢。

看到柳夢抱著一大堆鈔票回來,眾人也都有點驚訝,這幫人倒也不是沒見過錢,不少人都算得上是有錢人,可現在這時代,大部分消費都是刷卡,身上雖然也都有現金,但很少一次帶這麼多的,就算有人帶了幾十上百萬現金,也肯定是放在包里,絕對沒人像柳夢這樣直接摟抱著一大堆的鈔票。

更讓大家佩服的是,柳夢抱著這麼多錢,按理說根本抱不穩的,可偏偏這些錢都乖乖的待在柳夢手裡,硬是連一張飄落的都沒有,還真是有點神奇。

「分錢咯!」柳夢嚷了一句,然後就隨手抓錢給每個人都塞一點,「媛媛,這是你的,還有你,這個是你的,每個人都有哦……」

沒一會,柳夢便把她那一大把錢給分了個精光,幾十個人多少都分了點,運氣好的一萬多,運氣稍稍差點的也分了幾千塊。

「這個是我的,唔,好像還有一萬多呢。」柳夢給自己也留了點,最後朝夏天嘻嘻一笑,「小壞蛋,沒你的份哦,不過,我把自己分給你啦!」

話音未落,柳夢便把自己掛到了夏天身上:「走啦,我們睡覺去!」

「夢夢姐,等等!」翟媛急忙喊了一聲。

「媛媛,幹嘛啊?」柳夢轉頭看著翟媛,有點奇怪,「是不是你的錢太少啦?沒關係,我再分你一半吧!」

「夢夢姐,不是錢的問題啦!」翟媛連忙說道:「大家都等著夏天回來找到毒藥在哪呢!」

「是哦,我忘記這件事了呢。」柳夢終於想了起來,然後便從夏天身上跳了下來,「小壞蛋,那你快找找吧!」

夏天這次倒也沒推遲,很快就行動起來,他在屋裡轉了一圈,接著去了廚房,片刻之後,他就回到了堂屋。

「菜沒毒,水裡有農藥。」夏天很快告訴了大家結論。

「啊?」有人驚呼起來,「是有人下了農藥在水缸里嗎?」

這屋子裡有個水缸,用來儲水的。

「不是,是有人倒了農藥在後面那水井裡。」夏天懶洋洋的說道:「你們暫時就不要用那裡的水了,不然的話,你們還有可能再次中毒的。」

「這到底是誰下的毒啊?」翟媛有些氣憤。

「誰知道啊,又沒人看到,這裡也沒什麼監控錄像之類的東西,根本就查不出來的。」戴金搖搖頭,「我看這事懸了,很難查出來的。」

「那個叫陸潛的白痴死了嗎?」夏天這時冒出來一句話。

「對啊,陸潛呢?」夏天這一問,其他人也突然反應過來。

「我下午還看到過他呢!」

「是啊,我也看到過他,對了,我記得他去過廚房後面!」

「啊……我想起來了,我上廁所的時候,見到他從水井那裡回來!」

「原來是那小子想害死我們!」

「走,找他去!」

「對,找他去!」

一群人都顯得很氣憤,然後就都衝出了屋子,開始去尋找陸潛的下落。

夏天則抱著柳夢進了屋,在他看來,這已經沒他的事情了,夢姐不分錢給他,把她自己分給了他,那他當然要好好享用。

************

青峰山。

石屋之外,靜靜站著一個風華絕代的白袍仙子,正是月清雅。

而石屋之內,坐著一個同樣風華絕代的黑衣魔女,卻是夜玉媚。

「小媚,我能進去嗎?」月清雅終於開口了,語氣輕柔,帶著一絲懇求。

「有話就說,我能聽到。」夜玉媚語氣依然冷漠,顯然,她在此生活了幾個月,依然沒有放下對月清雅的怨恨。

「小媚,我讓你留在這裡,並不是想關著你,我只是希望,你能養好身體,也希望你我之間消除誤會,只是,幾個月過去,我發現,我們之間的誤會,似乎反而越來越深了。」月清雅聲音裡帶著深深的無奈和失落,「這些日子,我一直在仔細考慮你的話,我想,或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