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那一場

正文_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那一場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08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好,就那裡。」石長庚點點頭,說話間,車子已經駛入木陽縣城,幾分鐘之後,車子便已經在貴賓酒家門口停了下來。

午餐波瀾不驚,夏天和柳夢像是在比賽吃東西一樣,兩人之中的任何一個,都遠遠要比另外三個人加一起吃得還多,論吃東西,柳夢永遠都是跟夏天最為相配的那一個,或許是因為他們倆都是冰火靈體的緣故吧。

雖然沒有人研究過冰火靈體到底有什麼副作用,但現在看來,冰火靈體最大的副作用之一就是會變成吃貨,冰火靈體的人生在富人家還好,要是生在窮人家裡,就算不會被那些不受控制的冰火靈氣折磨死,也會直接被餓死。

吃完這頓午餐,已經快到下午兩點,夏天帶著雲清柳夢來到了石長庚那棟別墅,倒是石長庚自己,卻跟雲志光一起去了建築公司的辦公地,他們倆都很識趣,知道要留給夏天和雲清單獨相處的空間。

「小壞蛋,我去洗裙子啦,你們倆先玩哦!」發現這別墅里再無他人之後,柳夢便開始想著去洗她的裙子,她找雲清要了件睡衣換上之後,便拿著裙子消失在夏天和雲清面前。

夏天摟住雲清,隨口問了一句:「雲清姐姐,你那整天纏著你的妹妹,現在不纏你了嗎?」

夏天對此確實有些好奇,今天居然一直都沒看到石純那小丫頭,實在是太不正常了。

「純純讀書去了。」雲清的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一絲寵溺的表情,「她以前身體不好,一直都沒去學校,現在她也該像個正常孩子一樣上學了。」

「其實我覺得正常的小孩也可以不上學的。」夏天很認真的說道:「你看我就沒上學,我也很正常的。」

「好吧,我就當老公你也很正常。」雲清頗有些無語,他正常?他怎麼都不能歸到正常人那一類之中吧。

「雲清姐姐,你這裡好像變大了呢。」夏天這時卻盯著雲清那高聳的部位。

「哪有,明明跟以前一樣大。」雲清馬上否認。

「是嗎?」夏天嘻嘻一笑,一隻手已經落在她衣服的扣子那裡,一邊解開一邊說道:「那我仔細看看。」

「你啊!」雲清輕聲低語,「你想看就直接說嘛,我又不是不給你看,非要找這麼個借口。」

夏天沒有說話,只是慢慢解開雲清的胸衣,然後,直接就埋下頭,啃了過去。

************

青峰山。

雖然是山上,山風很大,但現在的氣溫已經比較高,現在又是中午,所以青峰山上此刻其實也很暖和,而對一個有著金丹修為的修仙者來說,此刻也本不應該感覺到任何的涼意,只是,宋玉媚此刻,卻只覺一陣陣涼意從心中掠過。

幾個小時前,她走進了石屋,那間媚姨所在的石屋,她當時很高興,很激動,然而,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里,她過得卻並不愉快,她和媚姨之間,也沒有那種重逢的喜悅,她一直在做的,就是解釋,解釋她和夏天現在的關係,解釋夏天其實比媚姨所了解的那個夏天要更好,解釋她真正喜歡夏天的原因,她希望能得到媚姨的諒解,更希望媚姨能夠和夏天和解。

可惜的是,她的一切解釋都是徒勞,她的一切努力也都是白費,媚姨依然仇恨著夏天,甚至,比當初更加的仇恨夏天,以至於,現在媚姨居然連她也不想見了。

她還記得半小時前,媚姨把她趕出石屋之前所說的那句話:「離開夏天,否則,不要再來見我!」

她在這裡已經站了半個小時,她和石屋的距離只有幾十米,和石屋裡的媚姨,距離也只有幾十米,然後,雖然隔得這麼近,可咫尺之遙,卻遠若天涯,她和媚姨的距離看似更近了,但她卻知道,實際上,她們之間的距離,變得遠了很多很多。

「媚姨,我們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嗎?」看著那個石屋,宋玉媚淚眼朦朧,突然之間,她很想大哭一場,她不想離開夏天,也希望能跟媚姨在一起,可是,為什麼,這件事就這麼難做到呢?

「媚姨,你為什麼非要我在你們之間選一個呢?」宋玉媚心裡有些悲苦,來這之前的興奮和期待,此刻已經蕩然無存,她甚至已經有些後悔來到這裡,其實,她早就知道的,她早就知道媚姨不可能這麼快就原諒夏天,她只是以為,以為她能讓媚姨做出一些讓步,可她卻怎麼也沒料到,她的出現,只是讓事情更加的惡化。

「玉媚,不要難過,小媚就是這種性格,想要讓她改變主意,很難很難。」輕柔的聲音傳來,卻是月清雅不知何時已經來到宋玉媚身邊,「走吧,我們先離開這裡,有些事,我也想和你商量一下。」

宋玉媚輕輕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深深的看了石屋一眼,然後就跟著月清雅一起離去。

「玉媚,小媚有跟你提起過以前的事情嗎?」月清雅輕聲問道。

宋玉媚輕輕點頭:「媚姨跟我說過一些,不過說得並不多,她只是說,她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她也沒跟說具體是哪個世界,不過我現在覺得,或許,她應該是從修仙界來的吧?在這個普通的世界上面,是不是還有另一個修仙的世界?」

「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面是否還有一個修仙的世界,但我知道,除了這個世界之外,還有其他的世界存在。」月清雅緩緩說道:「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該用哪個詞語來形容我的到來,不過最近,夢夢跟我說了不少事情,特別是她說到一些電影和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