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黑心女

正文_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黑心女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271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柳夢口中的小清,自然就是雲清,聽說雲清在這,夏天自是馬上停下了腳步,迅速掃了人群一眼,然後他便馬上就發現了雲清的身影。

雲清依然穿著一身深色職業套裝,將她完美的身段很好的襯托起來,多日不見,她的身材顯得更加豐滿更加成熟,不過,此刻她那雙最為誘人的丹鳳眼,顯露的光彩並不是魅惑,而是有些生氣,顯然,她正遇到一些不順心的事情。

此刻雲清身邊倒也還有不少人,其中也有夏天認識的,也就是雲清那表弟雲志光,還有一個就是石長庚,其實現在的情況就是兩幫人正在對峙,其中一幫人就是雲清為首,而另一幫人,卻是一個死人為首,唔,具體點說,是一具棺材為首。

雲清等人的對面,也站著十幾個人,這些人男女老少都有,還都拿著各種工具呢,而這幫人都圍著一口棺材,這棺材此刻被直接橫放在路中間,和這些人一起,把這條路完全給擋了起來。

這場面有點詭異,而且,還頗為詭異的是,雲清等人腳下踩著的,剛好是新修好的水泥路,而那些用棺材擋路的人,卻正好站在水泥路盡頭的前面,那些已經經過整修但還沒鋪上水泥的路面上。

「小清,小清,你們在幹嘛?要打架嗎?讓我來吧!」柳夢這時已經頗為興奮的跑到雲清旁邊,雖然她剛剛和夏天在一棵樹上做了劇烈運動,消耗了不少體力,但現在一看到有架可打,她就馬上又覺得渾身都是使不完的力氣了。

「雲清姐姐,誰惹你生氣了嗎?」夏天也來到雲清的身邊。

「老公,夢姐,你們怎麼來了?」雲清這時才發現夏天和柳夢的到來,眼眸中的不滿頓時消失,代之以一種柔媚的表情,那美麗的臉蛋上,也滿是驚喜。

「姐夫!」雲志光也是一臉興奮。

「夏天,你來了。」石長庚也馬上和夏天打著招呼。

「小清,這裡到底在做什麼啊?那棺材裡有死人嗎?還有,那個條幅上說的黑心老闆是誰啊?」柳夢又問道。

而柳夢所說的條幅,乃是那些棺材旁邊的人舉著的一塊紅字白條幅:「苦命農民工因工死亡,黑心女老闆草菅人命!」

「那黑心女老闆自然就是我了。」雲清頓時又有點生氣起來,「這些人真是一點道理也不講!」

「雲清姐姐,那棺材裡的死人,是你打死的嗎?」夏天隨口問了一句。

「當然不是我啦!」雲清有點無奈,「算了,老公,你也別管這事了,你難得回來,我陪你們回縣城吧,他們喜歡堵路,就讓他們繼續堵著算了,我還懶得理他們了呢!」

「姐,可是這樣的話,我們這路沒法修啊!」雲志光忍不住說道。

「不能修就不修吧,讓大家回家休息去,這幾天工資照發!」雲清忿忿的哼了一聲,「既然他們不講理,我也不講理了,我就看他們能一直把棺材放在路上不!」

也不等雲志光說話,雲清轉過頭,看了大家一眼,抬高聲音:「好了,今天大家收工,帶好工具,這幾天放假,工資照發,現在都回去吧!」

「是,雲總!」大家轟然應道,聽說可以回家休息還工資照發,這些人自然是求之不得,這個世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不做事也有錢拿,現在這種幸福降臨到他們頭上了,他們能不高興嗎?

工人們很快離開,只剩下雲清等幾個人。

「石叔叔,小光,我們也都回去吧,這些人就讓他們鬧去吧!」雲清又對石長庚和雲志光說道。

「好吧,這些人確實不能慣著,簡直就是貪心不足!」石長庚點了點頭。

一行五人很快開車離去,等那些用棺材擋路的人發現雲清等人居然走了想要追趕時,卻已經晚了一點,車子一下子就跑得沒影了。

這次石長庚的司機石小虎並沒有跟來,開車的是石長庚,雲志光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至於夏天,則當然是和雲清柳夢一起坐在後面,左擁右抱的享受著呢。

當然,前面有人,他倒也沒太過分,也僅僅就是左擁右抱而已,沒有做進一步的事情。

「老公,你什麼時候來的這邊?」雲清這時輕聲問道。

「小壞蛋今天上午剛來的呢。」柳夢接上話,「是我打電話催他來的哦,不然他還不知道躲哪裡不來呢。」

「夢姐,就是你沒打電話我也準備今天就來的。」夏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騙人,我才不信你呢。」柳夢撇撇嘴,「我要不給你打電話,你肯定還要過幾天才來。」

夏天決定不跟柳夢繼續爭論這個問題,因為就是爭贏了也沒好處,所以他就很乾脆的轉移了話題:「雲清姐姐,剛剛路上那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棺材裡的人叫雲慶國,也是雲家村的人。」雲清說起這事,心情就有些不好,「說起來,雲慶國其實也蠻可憐的,他身體一直不好,可一家子人里,老婆兒子都好吃懶做,結果儘管他身體不好,可一家子人卻都指望著他賺錢,這次修路,雲慶國找到小光,說想進施工隊,本來他的身體不怎麼好,小光不想要他的,可小光終究沒耐住雲慶國的求情,又想到他家確實蠻難的,便還是讓他進了施工隊,而且特別找了最輕鬆的活給他做,就是每天在路面上洒洒水,而且給他的工錢,也不比別人少,可誰也沒料到,前天晚上,他在家裡突然得了腦溢血,死在家裡了。」

「他死在家裡,怎麼怪到雲清姐姐你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