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挨打冠

正文_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挨打冠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41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聽到姜峰的話,夏天二話沒說,直接就去了二樓。

二樓的人,卻比一樓更多,一樓的人,除了那些打籃球的,大部分還都是在健身的,而二樓,此刻卻正有人在進行拳擊比賽呢,擂台四周,圍了至少幾百人,正在為擂台上的兩個人加油。

台上的拳擊似乎挺激烈,至少在大多數觀眾的眼裡是很激烈的,他們一邊揮舞著拳頭一邊吶喊,看上去還真有點電視上那拳擊賽場的味道。

夏天對此卻沒什麼興趣,這拳擊比賽在他眼中,就跟小孩子過家家沒啥區別,他掃了一眼,便馬上搜尋到舒靜的位置,她正站在一個最方便觀察的位置,看著擂台上的表演,她的神情頗為專註,以至於夏天到了她旁邊,她都沒有發現。

直到夏天摟住了舒靜那柔軟的腰肢,舒靜才突然驚醒過來,身體突然繃緊,拳頭也揮了出來,一副想要揍人的樣子,不過很快,她便又恢復正常,因為她已經發現,抱住她的不是別人,正是曾經抱過她無數次的夏天。

其實,她在動手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想到了是夏天,因為除了夏天,沒有別人能這麼悄無聲息的接近她還非禮她,而她的動作,更多的只不過是一種條件反射而已。

「你怎麼現在跑來了?」看到夏天,舒靜並不是很奇怪,因為夏天前兩天給她打過電話,只是她倒是沒料到夏天會在這個時間過來,她總覺得,這男人要找女人,通常要麼就是早上起床就出門去找,要不就是等晚上去找,這傢伙怎麼就不早不晚,這中午剛過就來了呢?

舒靜自然不知道,夏天其實也剛起床沒多久,不然的話,他也有可能早點過來的。

而夏天也沒回答舒靜的問題,只是隨口問了一句:「靜靜老婆,那兩個傢伙有仇嗎?打得很拚命的樣子啊,是不是在搶老婆呢?」

舒靜不由得白了夏天一眼:「你就知道搶老婆,你以為大家都跟你一樣啊?」

「靜靜老婆,男人和別人搶老婆很正常的,不和別人搶老婆的男人才不正常。」夏天卻是理直氣壯,然後頗為好奇的看了台上還在激斗的兩人一眼,「咦,難道他們不是男人?」

「你才不是男人呢!」舒靜沒好氣的說道。

夏天頓時不高興了:「靜靜老婆,你居然這麼說你老公,是不是想欠揍?」

「你要打我,就更不是男人了。」舒靜嬌哼一聲,「我可聽人說了,男人不會打老婆的。」

「老婆不聽話,那就是要打屁股的。」夏天卻對此表示不同意,「不過靜靜老婆你不想被打的話,我還有個辦法向你證明我是男人的。」

「我可沒要你證明。」舒靜俏臉微紅,她也不是三歲小孩,更不是什麼不諳世事的天真少女,有些事就算沒做過也聽說過,通常男人說要向一個女人證明他是男人,多半就是用那種事來證明的。

「靜靜老婆,我今晚就會向你證明的。」夏天一副很認真的樣子,他覺得再不證明不行了,這靜靜老婆居然懷疑他不是男人,簡直是不能忍啊,今晚一定得讓她下不了床,不然她還真以為他不是男人呢。

夏天說這話的時候,攬在舒靜腰間的右手往下滑了滑,覆在了她那挺翹的臀部,頗有節奏的輕輕撫摸起來。

舒靜一反手,抓住夏天那隻不老實的手掌,在他手背上用力掐了一下,有點羞惱的瞪了他一眼,小聲嬌叱道:「你幹嘛?很多人看著呢!」

「看到也沒關係啊,再說他們都在看擂台呢。」夏天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不過倒也老實下來,那隻手重新回到了舒靜的腰上,說起來,舒靜這腰肢似乎越來越柔軟,摟著感覺也是相當好。

「你看看擂台上的那兩個人,你覺得誰會贏?紅褲子的還是藍褲子的?」舒靜的注意力也重新轉移到擂台上,她也知道自己必須把注意力轉移,不然的話,這傢伙說不準等會就會拉著她去開房,向她證明他是真正的男人了。

「靜靜老婆,你這都看不出來嗎?」夏天有點奇怪,「當然是那個穿紅褲子的傢伙啊……咦,我怎麼覺得那傢伙有點眼熟呢?」

「你見過他,當然眼熟了。」舒靜沒好氣的說道:「他是江師兄,江振坤,你上次來這的時候見過他的。」

「噢,就是那個經常被人揍的散打冠軍啊!」夏天終於想了起來,隨後又說了一句,「這傢伙好像還是經常被人揍啊,還散打冠軍呢,我看他都快成挨打冠軍了。」

舒靜又白了夏天一眼:「你說話能別那麼難聽嗎?什麼叫挨打冠軍,那些整天比賽的,誰不是經常挨打的呢?」

「靜靜老婆,那傢伙怎麼還在這裡啊?哎,他是不是對你有不良企圖?」夏天這時卻問道。

「你腦子裡就不能想點別的事情嗎?」舒靜沒好氣的說道:「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見到美女都有不良企圖呢?他現在是我們健身館的教練,當然還會在這裡。」

「他是健身教練幹嘛不去教人健身,自己跑來這裡和人比賽呢?」夏天依然一臉懷疑,「我看那傢伙有問題,我應該把他趕走才對。」

舒靜登時就有把夏天扔出健身館的衝動,這啥人啊,整天就想些完全不著邊際的事情,人家好端端的沒惹他,他就想把人家趕出去,她還想把他趕出去呢!

只是她知道沒法把夏天趕出去,除非她跟著他一起出去,可她現在卻還有事,不能跟這傢伙走。

「江師兄不是在比賽,他其實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