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到天上

正文_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到天上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432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公,我可能真有辦法了。」葉夢瑩頗為興奮,「走,我們先去公司!」

葉夢瑩拉著夏天就朝對面的海江大廈走去,夏天對此自然是沒意見的,其實他對什麼假貨之類的也不是很上心,只是這些假貨讓他老婆心煩,他才對假貨不爽而已。

「老公,我打算真的停產一段時間,然後好好整頓一下,雖然現在會有點損失,但為了以後,現在這點小損失是可以承受的。」回辦公室的路上,葉夢瑩飛快敘述著自己的構想,「停產不光是為了打擊假貨,還是為了做另一件事,我們要建立完全屬於自己的銷售渠道,以前我們的這些產品都是通過商場和藥店等地方銷售出去的,一些商場和藥店現在也是真貨假貨一起賣,我們也沒法管,但要是我們完全自己銷售,那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

說到這,電梯門開了,兩人走進電梯,葉夢瑩繼續說道:「我會在這段時間在各個大小城市收購一些店面,作為神醫集團產品的專賣店,以後我們的產品只從專賣店裡出售,不論什麼產品都這麼做,我們會明確告訴所有人,只有專賣店裡的產品才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而且每個地方,只設一家專賣店,這樣的話,消費者也就不太可能再上當了。」

「美女姐姐,你覺得這樣可以,那就這樣吧。」夏天對此依然沒啥意見。

「不過這樣的話,前期投入可能會比較大,要建立一個完整的銷售網路,並不是那麼容易,好在我們的產品很有名,銷售問題倒也不用擔心,另外也還需要不少的廣告宣傳,不是宣傳產品,是要告訴大家哪裡有正品,避免有人買到假貨……唔!」葉夢瑩說到這裡的時候,便發現嘴巴已經被堵住了,因為她這個時候已經回到了辦公室,然後夏天就不想讓她繼續說這些事情了,他剛把這個肚子餓的老婆餵飽了,現在該是讓這老婆餵飽他的時候了。

葉夢瑩先是愣了愣,然後便馬上開始熱烈的回應起來,她再次發現,這個男人總是給她帶來幸運,他一回來,她的煩惱就解決了,所以,她現在也決定不再去管神醫集團的事情,她現在要做的,就是盡量餵飽這個男人。

只可惜,夏天是個真正的吃貨,不論是吃飯還是吃老婆,他都相當能吃,於是,儘管葉夢瑩使出渾身解數,可直到她把中午吃的那些飯菜都消耗完時,她都還是沒能餵飽夏天,而她自己倒是連出去吃飯的力氣也沒有了,只是軟軟的趴在夏天身上,微微的喘息,連說話的力氣似乎都沒有了。

「老公,好像很晚了,我們還回家嗎?」歇了好大一會,恢復了一點力氣之後,葉夢瑩才用嬌膩的語氣輕聲問道。

「美女姐姐,你想回去嗎?你想回去的話,我就帶你回去。」夏天隨口說道,他雖然沒吃飽,但精神卻挺好。

「我不想動呢,不過我又有點想回去啦。」葉夢瑩開始撒起嬌來。

「你不用動,我就能送你回去,美女姐姐,你先閉上眼睛吧……」夏天嘻嘻一笑。

「好。」葉夢瑩真的閉上了眼睛。

夏天一揮手,把兩人的衣服都卷了過來,接著扯過被子把兩人裹在了一起,然後,兩人倏然就這麼飛了起來,以極快的速度出了休息間,然後就離開了海江大廈,幾分鐘之後,兩人就這麼出現在葉夢瑩卧室的床上。

「美女姐姐,現在可以睜開眼睛了。」夏天這時也開口說道。

葉夢瑩睜開眼睛,然後啊的嬌呼一聲:「我們真的回來啦?我都感覺我們沒動呢!」

「美女姐姐,我說你不用動,就能回來的。」夏天頗有些得意的味道。

葉夢瑩抬起頭,看了看四周,看著屋內熟悉的擺設,也馬上就確定,這裡確實就是她的卧室,這讓她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她明明一直趴他身上沒動的啊,他們自始至終都還保持著負距離的接觸呢!

「我們到底怎麼回來的啊?」葉夢瑩有些好奇。

「飛回來的。」夏天也沒隱瞞。

「啊?那我們這樣子,會不會被人看到啊?」葉夢瑩頓時擔心起這個問題起來。

「美女姐姐你放心好了,不會有人看到的。」夏天對此卻是信心十足,雙手卻又開始在她身上撫摸起來。

「別……」葉夢瑩輕輕低吟了一聲,「我真的不行了啦,我要睡了,你,你要真還沒飽,就去找別人啦!」

「好吧,美女姐姐那我們一起睡,等你睡醒了,我再繼續吃你。」夏天卻沒有離開的打算。

「隨你啦。」葉夢瑩呢喃了一句,然後就趴在夏天身上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上午,天南集團。

朱琴走進葉夢瑩的辦公室,頓時啊的一聲驚呼出來:「葉總,你,你在這裡啊?」

朱琴的驚訝也不是沒有原因的,之前她就進來幾次,都沒看到葉夢瑩在裡面,可她明明在外面沒看到葉夢瑩進來,怎麼葉夢瑩突然出現在這裡了呢?

想到這,朱琴下意識的看了一下休息間,然後鬼使神差的問了出來:「葉總,你昨晚沒回去?」

葉夢瑩想說什麼,卻最終沒說出來,只是反問了一句:「有事嗎?」

葉夢瑩本來想說自己回去了的,只是她發現說出來的話反而更不好解釋,那還乾脆不說,反正她即便沒回去,別人也不能說她什麼。

「那個,葉總,那個叫張信的記者,今天又打來電話了,你剛才有接到他的電話嗎?」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