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給你演

正文_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給你演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443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張明佗頓時一臉警惕的看著夏天:「你小子想做什麼呢?你老婆那麼多了,還都那麼飄飄,別禍害我孫女啊,說起來,她算是你師侄女呢!」

「大師傅,我就算品味再差也不會看上你孫女的。」夏天隨口說道:「我只是聽說微博上有個傢伙在罵我,我打算罵回去,不過我不太會上網,所以找個會上網的幫我而已。」

「你去網上罵人?」張明佗一臉懷疑的看著夏天,「你小子什麼時候有這閑心了?」

「因為我今天比較無聊。」夏天懶洋洋的說道:「喂,我說大師傅,你到底叫不叫你那孫女來啊?」

「讓她來沒問題,不過她男朋友還有她那個叫馬婷的同學都一起來,我也會在這裡,你要是覺得可以的話,我就給她打電話,這會兒她應該辦好出院手續了,我可以直接讓她過來。」張明佗回答道。

「沒問題,反正總統套房很大,你可以多叫幾個人來。」夏天一口答應。

張明佗倒也有點相信夏天不會真打他寶貝孫女主意,所以也就馬上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什麼?別急,我馬上過來!」電話一接通,聽到那邊說話,張明佗便急了,然後飛快說了一句,掛斷電話。

「醫院那邊出了點事,我先過去,你在這裡等著吧,我等會就帶倩倩過來。」張明佗跟夏天說了一聲,然後就匆匆朝外面走去。

「哎,大師傅,我跟你一起去!」夏天一拉顧含霜,就追了上去。

************

對於許倩倩來說,今天是個大日子,早上起床的時候,當她照著鏡子,再也看不到臉上的疤痕時,她幾乎有種身處夢中的感覺,但她知道,這不是夢,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發生的奇蹟,那個叫夏天的神醫,讓她從被毀容的噩夢中醒了過來,現在,她額頭上,手上,也都看不到半點曾經被硫酸燒傷過的痕迹。

昨晚醫院連夜給她做了全面檢查,今天一大早,醫生已經過來告訴她,根絕檢查,她現在的身體相當好,沒有任何問題,於是許倩倩便迫不及待的要求出院。

為了迎接許倩倩出院,她全家都來了,她父母,她奶奶,都來了醫院,她大學裡的男友也在,連她同學馬婷也帶著男友方誌軒出現了。

辦好出院手續,許倩倩便在眾人的擁蹙之下走出了醫院,只是,剛剛一出院,她們這群人,就被另一群人圍住了。

「不要臉的小**,你誣陷我們家新傑,你會不得好死……」本來很開心的許倩倩,被一個中年婦女的劈頭大罵罵得有些發懵。

「快來看,快來看,你們來看這家人的無恥面目,說什麼我家新傑對她潑了硫酸,你們誰見過被潑硫酸的這麼好,一點事都沒有嗎?快,拍她手上的照片,公布到網上去,讓大家看清楚……」另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則是直接朝還在發愣的許倩倩撲了過來,一把抓住她,把她的袖子給拉了起來,讓她那隻已經恢復完好的手臂露在了大家的視線之中。

「咔嚓咔嚓……」拍照聲響個不停,居然有十來個記者!

許家眾人一下子都被這場面給搞蒙了,一時間居然也都沒反應過來,最先反應過來的反倒是馬婷,或許是因為幾個月前她也曾經經歷過一場生死大事的緣故,現在這場面對她來說,反倒算是比較小了。

「喂,你們做什麼?快放開許倩倩,不然我報警了!」馬婷一把將那個女人推開,把許倩倩護在身後,然後朝那個中年婦女罵了起來,「有你這麼不要臉的嗎?你兒子姚新傑對著許倩倩潑硫酸的時候,很多人都看著呢,你好意思說她誣陷?」

「什麼硫酸?那是水,我們家新傑只是給這個水性楊花的小**潑點水而已!」那中年婦女冷笑一聲,「你要報警?好啊,你快報警啊,我正好讓**來給她做過傷勢鑒定,看看她身上到底有沒被硫酸潑過!」

「許倩倩的傷勢只是被一個神醫治好了而已!」馬婷憤憤的說道。

「哈哈,你覺得誰信?你信嗎?你信嗎?

這位記者,你信嗎?各位記者同志,你們相信有人被硫酸傷好之後,能被什麼神醫治好,就跟完全沒傷過一樣嗎?」那中年婦女到最後,還朝四周大嚷了一句,「你們都說說,你們有誰相信?」

一時間,眾人議論紛紛,那些記者也都搖頭,很顯然,真沒人相信。

「我信。」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了過來,把所有人的聲音都壓了下去。

眾人不由得都轉頭看了過去,最先進入他們視線的,卻是一個異常美艷的道姑,更讓大家驚奇的是,這道姑背上還背著一把長劍,那些記者,更是下意識的拿起相機就朝這美艷道姑拍了起來,而這一拍照,自然也把美艷道姑旁邊那個跟他手牽手的年輕男人拍了進去。

「多拍幾張吧。」那年輕男人卻是絲毫也不介意他們拍照,順手攬住了美艷道姑的腰肢,還在她臉上親了一下,那些記者雖然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是誰,但也不客氣,不停按動快門,單單是這個絕美道姑,就有資格上新聞了。

「你信?你腦子有問題吧?」那中年婦女卻罵了起來。

「你才腦子有問題呢!」年輕男人正是夏天,他瞪著中年婦女,「許倩倩的傷就是我治好的,我就是那個神醫,你不信是吧?不信我就給你演示一下!」

「你是神醫?哈哈哈,笑死我了,我看你是神經還差不多!」中年婦女大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