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修仙還

正文_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修仙還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481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剛剛回到精ju的陶志澤現在心情並不好,儘管剛剛給汪ju長打電話彙報情況之後,汪ju長已經表示他這次做得很好,還說這次民精西牲的責任不在他頭上,但陶志澤依然高興不起來。

一直以來,陶志澤都認為,精察是一份工作,但也不僅僅是一份工作,他不能只是擔心工作會不會出問題,他還必須對自己的手下負責,也要對這個城市的安全負責,所以他現在還是難以釋懷,他認為那個jie菲應該受到應有的cheng罰,而不是被上頭派來的神秘人士帶走,然後消失無蹤。

陶志澤到現在都不知道那個jie菲的身份,連名字也不知道,而對於所謂來自京城的夏天,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身份,只不過他已經隱隱覺得,有些傳說可能是真的,傳說這個世上,有些能力超強的人,還有傳說,政府有專門的神秘人士負責監控這些人,一旦這類人士犯罪,就會有專門的部門來處理。

「該怎麼向他們的家人交代呢?」陶志澤露出苦笑,si去的精察也有家人,他們的家人此刻也傷心欲絕,他們的家人也希望能抓到兇手,可現在,難道他去告訴他們的家人,人抓不到?或者告訴他們,人抓到了,不過人家身份特別,不能把人家怎麼樣?

陶志澤覺得,這事情若是傳出去,恐怕精方將會威信掃地,市民也肯定對精方大失信心,市民肯定會想,連殺精察的兇手都抓不到,若是普通市民被殺,兇手就更抓不到了。

「組長,武精和特精還在待命呢,你要不要……」之前那個女精再次走了進來。

陶志澤這才想起,他還沒有讓待命的精察撤回呢。

正想咬咬牙讓待命的精察取消行動,他的手機卻又響了起來,而這一次,打來電話的依然是汪ju長,十分鐘前剛剛通過話的那位汪ju長,這次主動給他打來了電話,顯然又是臨時有什麼事情。

「汪ju。」陶志澤接了電話。

「老陶,準備紙筆,記下幾件事,很重要的事情,不能出錯。」汪ju長顯得很鄭重。

「是,汪ju。」陶志澤雖然有些納悶,但還是馬上拿出紙筆,「已經準備好了,您說吧。」

「高新區天堂花園別墅四十九號,你記住這個地址,在別墅天台有具shi體,就是我們要抓的劫匪,你等會派人過去處理一下,這是第一件事。」汪ju長語速很慢,生怕陶志澤聽不清楚:「要記住,對外宣布是劫匪拒捕被精方擊bi,不能說是上頭派人來殺的,明白嗎?上頭來人的事情,要絕對保密,到時候你先上去,對shi體開兩槍,功勞記在你頭上。」

「是,ju長。」陶志澤一時有些說不出的感覺,那劫匪居然被殺了?

「第二件事,那個劫匪叫諸葛問天,但不要對外公布他的名字,早點火化他的shi體,然後,把他埋葬在青城山上,以諸葛問天的名字立一個墓碑。」汪ju長依然說得很慢,「記住了,是青城山上,選個好的墓地,這些你個人出面處理,如果需要錢買墓地,只管跟我說,都記下了吧?」

「記下了。」陶志澤回答道:「汪ju,還有別的事情嗎?」

「就這兩件事,但務必要記住不能出錯,不然我也擔不起責任。」汪ju長鄭重其事的說道。

「汪ju放心,我會辦妥的。」陶志澤本想問些什麼,但他知道還是不要問比較好,所以最終還是忍住沒問。

「行,那你趕緊去辦,事情辦好了通知我。」汪ju長說著就掛了電話,而陶志澤的心情,也瞬間好了起來。

雖然汪ju的交代有些怪異,但只要那個劫匪死了,什麼都好說。

剛剛回到精ju的陶志澤現在心情並不好,儘管剛剛給汪ju長打電話彙報情況之後,汪ju長已經表示他這次做得很好,還說這次民精西牲的責任不在他頭上,但陶志澤依然高興不起來。

一直以來,陶志澤都認為,精察是一份工作,但也不僅僅是一份工作,他不能只是擔心工作會不會出問題,他還必須對自己的手下負責,也要對這個城市的安全負責,所以他現在還是難以釋懷,他認為那個jie菲應該受到應有的cheng罰,而不是被上頭派來的神秘人士帶走,然後消失無蹤。

夏天和顧含霜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了。

今晚發生的事情,讓兩人的心情變得截然不同,夏天現在心情很好,而顧含霜明顯心情很差,因為平日看起來對什麼都不在乎的她,現在一副鬱鬱寡歡的樣子站在窗前,表面上似乎正在看這個城市的夜景,但她的眼神卻顯得很空洞,明顯什麼也沒看。

「霜丫頭,那個諸葛問天本來就不是好東西,你也別不開心了。」看到顧含霜這個樣子,夏天的好心情也慢慢變得沒那麼好了,他也走到窗戶旁邊,從後面摟住了顧含霜柔軟的腰肢,在她耳邊說道:「不如我們來做點讓人開心的事情吧?」

夏天說著這話,一隻手已經開始在顧含霜身上摸索起來,由下往上,從谷底攀上山峰,感受著那峰巒起伏的美妙。

手感雖然無比美妙,但過了幾分鐘,夏天便停止了動作,因為他發現,儘管顧含霜沒有絲毫的抗拒,可她也沒有任何的反應,她那本應該最為敏感的部位之一被他觸摸,她卻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讓他頓時有些興緻索然的感覺。

「霜丫頭,看來這樣也沒法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