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真是賺

正文_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真是賺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346

人都活下來了,夏天卻鬱悶了,不是心疼飛機,而是,他看了看四周,發現他現在所處的位置,乃是在某個不知名的山區,他,又迷路了!

迷路還不是最大的問題,問題是,他拿出手機,發現這地方連手機信號都沒有,也不知道是哪個旮旯,看看四周遍地青山,還有一片片森林,夏天差點就懷疑自己來到了某處原始森林之中。

「組長,我們接下來怎麼辦?」韓蘭蘭依然驚魂未定,雖然她也是出自暗組,受過訓練,但遇到這種事情,任誰都會驚慌的,就是那兩個駕駛員,此刻都還坐在地上,還沒完全冷靜下來。

夏天想了想,突然想起戴在手腕上的那個手錶,心情頓時好了起來,他記得這個東西是不論在什麼地方都能跟老婆聯繫的。

不過,就在他準備主動跟沐晗聯絡的時候,手腕卻突然傳來一陣震動,卻是沐晗已經主動開始聯繫他。

「老婆,我又迷路了,你知道我現在在哪裡嗎?」通訊接通,夏天便馬上問道。

「老公,你沒事吧?」沐晗的聲音卻充滿焦急。

「我沒事,不知道哪個白痴想用戰鬥機把我們的飛機幹掉,我就跳了下來,順便也把那戰鬥機幹掉了,只不過我們的飛機也被導彈打中了,現在也掉下來了。」夏天輕描淡寫的說了一下這邊的情況,「我和霜丫頭都沒事,他們三個也都挺好,只是他們膽子似乎小了點,都被嚇著了。」

「老公,你沒事就好,你現在的位置,離蜀都市還有將近四百公里,我會馬上派人去接你們。」沐晗稍稍鬆了口氣,這件事發生得很突然,沒有任何徵兆,也完全超出了她的預料,本來她以為已經準備得很妥當,飛機起飛之前,飛機檢查了幾遍,飛行員和空姐都是確認不會有問題的暗組成員,她本以為萬無一失,可她怎麼也料不到,會出現一架戰機對這架飛機進行攻擊。

沐晗心裡一陣後怕,若不是老公的能力實在太強,這一次恐怕真是在劫難逃。

想到這,沐晗又說道:「老公你放心,我會查出是誰在幕後搗鬼的,這一次,不論是誰,我都不會放過他!」

「唔,找到了記得告訴我,我去幹掉他們。」夏天隨口說道。

「嗯。」沐晗應了一聲,「老公,先不說了,你在那裡等一等,大概需要一個小時。」

「好吧,我就在這裡玩會就是了。」夏天答應下來。

************

京城,暗組基地。

沐晗連續打了數十個電話之後,才終於停了下來,只是那張美艷的臉龐,此刻卻帶著明顯的怒氣。

「他沒事吧?」背後傳來一個聲音。

沐晗轉過身,看著出現在房間里的魅兒,臉色稍稍緩和了一些:「老公沒事,別擔心,他不但自己沒事,飛機上的其他人也都被他救了下來,那架該死的戰鬥機也被他打下來了。」

「戰機的飛行員還活著嗎?」魅兒開口問道。

「對了,我忘了這件事,我跟老公說一下,看他能不能把那個飛行員找到。」沐晗頓時反應過來,戰機出事,飛行員未必會死,畢竟戰機上有彈射系統,能讓飛行員瞬間離開戰機,然後安全降落。

沐晗又跟夏天聯繫了一次,等再次結束通訊之後,她才又看向魅兒,開口問道:「你有查到什麼嗎?」

「蜀都軍區那邊說那是進行遠程轟炸訓練的戰機之一,但對於戰機為什麼突然做訓練計劃之外的事情,他們也不知道,他們認為這是飛行員個人違反規定。」魅兒語氣也有些不滿,「有戰機突然進行計劃外的飛行,他們不可能發現不了,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老公乘坐專機離開京城前往蜀都這件事,也只有少數人知道,整個飛行時間才一個多小時,就遇到戰機襲擊,也就是說,對方僅僅就在這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就安排了這件事,可想而知,對方在軍方有著強大的勢力。」沐晗語氣有點冷,「跟老公有仇,而且能在這麼短時間之內做出這種大動作的人並不多,實際上,我只能想到一個人!」

「岳之風?」魅兒輕輕吐出一個名字。

沐晗點了點頭:「除了他,我想不到別人。」

「可惜我們現在沒有證據。」魅兒顯然也認為是岳之風,她也知道岳之風最近在找夏天的麻煩,前幾天還差點把特別審查組也弄來了。

「我會再查查,只要我能確定是他,不管有沒證據,我都不會放過他的!」沐晗咬著牙說道:「老公的專機是我安排的,我居然差點就把自己老公送上了死路!」

「以他的能力,沒那麼容易死的,就算飛機真被導彈擊中,他也能活下來。」魅兒稍稍遲疑了一下說道。

沐晗沒有說話,她知道魅兒說得沒錯,但她還是無法接受有人居然用導彈來對付她老公,不過,也正因為對方用這種手段,她也才確定這次事件絕對不是偶然,對方絕對就是沖著夏天來的,因為對方明顯知道,用普通的方式,想要殺掉夏天根本不可能。

************

夏天拉著顧含霜正在森林之上飛奔,沒錯,確實是森林之上,因為他們正踩著一顆顆樹的樹梢前進,同時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當然,他們不是看風景,而是為了找那架戰鬥機的飛行員。

「少爺,那邊。」顧含霜突然指了指不遠處,那裡似乎有個降落傘。

夏天飛撲過去,然後,他就看到了一個人,只可惜,他馬上就鬱悶了,因為這個人,已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