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一介武夫

正文_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一介武夫 (1/2)

小說名稱《護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時間:2016-12-05 22:57  字數:3250

「岳先生,你對夏天缺乏一些必要的了解。」趙公梓卻是直言不諱,「也正因為如此,岳先生才覺得夏天不適合擔任暗組組長,可事實上,我可以說,這個世上,恐怕沒人比他更適合那個位置。」

岳之風眼神里頓時就多了幾分冷意,語氣也似乎冷漠了幾分,還帶著明顯的不悅:「原來,公梓你這次來,依然是給夏天當說客的。」

「岳先生,你真的有些先入為主了。」趙公梓搖搖頭,「我從沒想過要給夏天當說客,並不是說,我不想給他當說客,只是他根本不需要我來當說客,我只是不希望你們兩個人衝突導致京城出現一些不必要的**。」

趙公梓端起茶杯,一口飲盡,然後繼續說道:「岳先生,你應該很清楚,站在我們趙家的角度,我們希望京城能夠更加安穩,而京城若是亂了,其實不光是對我們趙家沒好處,對岳先生你來說,也同樣沒好處。」

「夏天只不過是一介武夫而已,還不足以攪動京城。」岳之風的語氣裡帶著幾分輕蔑的味道:「若是沒有公梓你在旁邊幫忙,夏天又豈能倖存到現在?」

「岳先生,你確實對夏天的了解不夠。」趙公梓不禁搖頭,「我看,我還是直接告訴岳先生幾件事情吧。」

岳之風聲音有些漠然:「我正聽著。」

「岳先生或許以為夏天現在已經跟廢人沒什麼區別,可我要告訴岳先生的是,自始自終,夏天根本就沒受傷,他只不過是故意詐傷,想把他的敵人都引出來而已,而事實上,也有很多人上當了。」趙公梓不緊不慢的說道:「比如袁家和程家,還有中情局,以及京城其他一些人。」

「詐傷?」岳之風抬頭看著趙公梓,似乎有些難以置信,「他這種人也會玩詐傷這種把戲?」

「岳先生,這就是你不了解夏天的另一個方面了。」趙公梓淡淡一笑,「很多人都覺得夏天只會暴力,根本不用腦子,可事實上,夏天遠遠比我們想像中更聰明,他很多事情直接用暴力,只是因為他覺得那樣能更快解決問題而已,其實,這也很正常,一個不聰明的人,或許能練就高強的武功,但不可能學會那麼神奇的醫術。」

「公梓,看來你還真是了解夏天,堪稱他的知己啊!」岳之風語氣里隱隱帶著嘲諷的味道。

趙公梓搖搖頭:「岳先生,你誤會我了,我可不敢以他的知己自居,我之所以比較了解他,只是因為我一直在關注他的一切,更重要的是,我那兩個寶貝妹妹都被夏天搶了去,我自然也就能得到一些更為隱秘的信息,一些只有和夏天關係親密的女人才有可能知道的信息。」

稍稍停頓了一下,趙公梓繼續說道:「或許我還該告訴岳先生一件事,那就是夏天已經不再詐傷了,所以,這些天里,找過他麻煩的人,恐怕就得開始準備迎接夏天的報復了,不論是袁家還是程家,恐怕下場都不會太好,若是岳先生相信我的話,還是最好早點抽身事外。」

岳之風的神情變得更加難看起來,他冷眼看著趙公梓,沉聲緩緩問道:「公梓,我若是沒聽錯的話,你這是在警告我?」

「岳先生,我只是提醒你,我還是那句話,我不希望你和夏天之間起衝突。」趙公梓一臉平靜,然後話鋒一轉,「岳先生,我們還是談談夏天的暗組組長資格問題吧,你不覺得,在夏天根本沒有受傷的情況下,沒人比他更適合擔任暗組組長嗎?」

「既然你要談這個問題,那好,我就跟你好好談談!」岳之風沉哼一聲,「就算他是詐傷,就算他武功高強醫術高超,但暗組組長,並不是誰更強就由誰擔任,這個人必須認真履行他的職責,還必須忠誠於這個國家,而這兩點,夏天能做到嗎?」

「夏天正式加入暗組的時間才幾個月,我也承認,在這幾個月時間裡,夏天幾乎沒有執行過暗組的任務。」趙公梓不慌不忙的說道:「可即便如此,夏天對暗組的貢獻,依然超過現在暗組中的任何一個人。」

「是嗎?」岳之風輕哼一聲,「我倒是想知道,他到底有什麼貢獻!」

「他詐傷期間,引出了中情局的特工,然後就直接導致中情局在京城的情報點徹底覆滅,而中情局在全世界範圍內,也因此損失了至少三位數的特工,單單是這一點,恐怕就已經沒人能比得上。」趙公梓緩緩敘述著,「而在這幾個月里,夏天還幾次為外國情報組織里奪取了金額巨大的資金,其中有一筆,就是十億歐元,岳先生,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這意味著,以後至少幾十年里,暗組都不用為資金問題而發愁了。」

沒等岳之風說話,趙公梓繼續說道:「其實這還不是他最大的貢獻,他對暗組最大的貢獻就是,培養出了兩個人才,也就是現在天組的組長魅兒和地組組長沐晗,她們的強大,能讓暗組一直保持世界第一特工組織的地位。」

「她們是夏天的女人吧?」岳之風輕哼一聲。

「沒錯,她們確實是夏天的女人,但她們同樣是暗組的成員,而事實上,夏天現在正在培養的並不只是她們兩個,夏天還是暗組的總教官,今天他其實已經開始在訓練暗組其他成員,我相信,暗組的整體實力,很快就會上升一個台階。」趙公梓搖搖頭,「岳先生,你覺得暗組沒人對夏天服氣,但我可以告訴你,事實上,夏天僅僅只用了幾個小時,就讓暗組那些人對他心悅誠服。」

岳之風的神情不自覺的已經變得陰沉起來,